查看完整版本 : 因果故事:偷不走的命運

jonscott 2019-1-17 09:43 PM

因果故事:偷不走的命運

 呂世籍先生,湖南湘西土家族名醫,幾日前隨山東電視台天下父母文化傳播中心來河北,在石家莊一帶義診,老先生德藝雙馨,最多每天義診上百人,分文不收,人多時能雙手號脈,同時診斷兩人,不看病情,不問病歷,無有不驗者,眾皆稱奇。

  先生從行唐義診回來,住我家,我家就成了小醫院,客廳排隊,裡間診病。

  先生開出的都是小藥方,三元五元,有的就是隨處可見的草藥。

  有人給錢,老先生堅辭,老先生說,我出來行醫,就是為了濟世救人的。

  先生家祖上是宋代名醫葉天士的女婿,因此得真傳,幾十代以來,或興或衰,沒有中斷。

  世代以行善救人為樂,先生祖父,曾供養乞丐、殘疾人上百人。

  先生以下,子孫興旺,有5人行醫。

  69歲了,素食四十多年,且過午不食,黎明四點即起,中午不休息,也不勞累,倒是我們在一旁的中青年人疲勞不支。

  也許與先生宿世有緣,先生與我說了許多話。

  先生14歲開始學醫,同時學周易八卦、奇門遁甲,他說,這些不是迷信,是天地萬物的規律,陰陽五行是“力學”。

  看病間隙,給許多人看八字,沒有一個不准的!有半信半疑實驗的,都啧啧稱奇!

  先生說,所謂八字,就是一個人前生的信息,過去造作的結果。

  把脈累了,他就用奇門遁甲看,老人說,結果是一樣的。

  遇到疑難雜症,比如白血病、皮膚癌,他先看八字,有救則救,無救,就不下藥了。

  與老人在一起,受教很多。

  因果不空,這是鐵律!

  先生說,我看過許多人,沒有一個錯的,有錯的,也是他記錯時間了。

  或者是他行了大善,或者大惡。

  早上沒有病號來時,老人給我講了許多故事,都是關於命運、八字的。這些故事,都是他身邊的,或親自經歷,這些故事,都在講述著人生的規律,令人警醒。

  故事一掉包的兩個大學生

  老人講的第一個故事,是兩個大學生的故事。

  在湘西永順縣顆砂鄉,有一個村,村莊老人就不讓透露了,主人公的名字也讓化名。

  1978年,恢復高考的第二年,村裡兩個學生娃高考,一個叫陳向西,一個叫陳向東(化名)。

  陳向西的母親非常聰明,兒子也聰明,陳向西考上了北大。

  村裡的另一個年輕人陳向東考上了吉首大專。

  兩個人都還不知道,通知書沒有下來。

  陳向東的舅舅在教育局工作,偷著給掉包了。

  結果,陳向東上了北大,陳向西上了吉首大專。

  命運看似在此發生了轉折。陳向西一家還蒙在鼓裡,但那個年代,能考上大專也是了不起的事,陳向西就讀吉首大專。

  很快畢業了,陳向西被分配到了當地的煙廠做小職員,管物資。

  陳向東隨後也畢業了,回縣了來工作,北大畢業的人,回縣裡,更是了不得的人才。

  他被組織上安排擔任縣長助理一職,真是眼看前程似錦。

  相比,陳向西的命運就大打折扣了。

  陳向東看起來,偷走了陳向西的命運。

  但誰也沒有想到,陳向東明天上班,頭天突然精神失常,成了瘋子!

  什麼原因,誰也不知道。

  我們能想到的事,掉包上北大這件事,肯定像一塊沉重的石頭一樣壓在他心上,明天要走馬上任了,這塊石頭把他壓垮了!

  當地人講,成了癫子。

  再說陳向西,真是波折重重,後來煙廠垮了,他成了下崗職工。

  沒有辦法,他只好到深圳打工。

  沒有想到,他在深圳時來運轉。

  遇到貴人,成了千萬富翁。

  2008年,成了癫子的陳向東流落到深圳,找同村人(還是同學)陳向西,陳向西還請他吃了一餐上千元的飯。

  這個秘密當時陳向西還不知道。

  陳向西的妹夫叫項某某,在縣交警大隊工作,一次處理車禍,遇到了陳向東的一個親戚。

  酒桌上,這個親戚喝多了,閒聊天,說起縣裡出去的名人,提到了陳向西,也不知道陳向西妹夫的關系,就說出了這個故事,哀歎命運。

  “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啊!

  項某某回家,與岳母說起這個事。

  於是這個秘密就傳出來。

  這時,始作甬者——陳向東的舅舅已死去多年了。

  秘密揭開了,陳向西一家也沒有追究。

  他的媽媽與呂大夫很熟,一年重病,是呂大夫醫好的,所以他知道這個故事。

  故事(二):養乞丐與霸占侄媳婦

  1

  也許是累生的緣分,我與呂世籍先生相識。去年春天他隨山東電視台天下父母來河北,我接待他,從此,就與老人家有了密切的聯系。

  老人家在我家住了三天,看了一二百個病人。都是免費,許多還免費贈送自己配的草藥。許多人事後都報喜訊,他們多年的頑疾奇跡般痊愈了。更神奇的是,老人家十四歲通奇門遁甲,許多來看病的往往請老人家批八字、或者搖卦,無論是求官的、求學的、甚至問壽命、婚姻的,後來多應驗了。只是許多孩子的命運還沒有到時候,令人半信半疑,比如,一個孩子學習非常不好,他說,這個孩子當做到處級以上的干部,令人不解、也不好相信。

  老人家私下對我說,八字,就是一個人累生的綜合的信息,自己的命運,都是自己如同身份證上的阿拉伯數字。我看了幾十年八字,還沒有錯過,但有幾種人看不准,學佛的、大孝子、大善人、大惡人、練氣功的,因為,這些人是“出數”的,可以擺脫自己的定數。行大善與大惡,都會改變命運,上一次他來,我寫了一篇《聽呂大夫講故事——偷不走的命運》,許多讀者都意猶未盡,於是就想聽聽老人講幾個故事。

  11月的一天,我去河南漯河參加一個活動,一個當地的企業家找我,請我吃飯,他可能覺得,我能為他的事業出出注意,因為我有一個“河北省傳統文化研究會副會長”的頭銜,他私下認為我可能有些“道”。

  我說,對易經我不懂,但我認識一個大師,就是呂大夫。

  他聽說了他的事,興趣提起來,說,什麼時候我能去拜訪他?

  我看這個人一直熱衷公益,還不錯,就答應給他打個電話,沒有想到,老人家在來往河南的火車上,已經到了洛陽!他是應商丘壽康學會的邀請來義診的。真是奇妙的因緣!

  請老人家在漯河下車,見面格外親,畢竟一年半的時間過去了。

  我說,請老人家能否來石家莊住幾日,好幾個朋友都想見他,有的想看病,有的想看命。

  老人慨然應允: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沒有問題!

  他已經70歲了。在商丘義診了七天,看了500多個病人,坐著火車就來石家莊了。

  老人家感冒了,他說,我是金命,商丘是火地,火神就是那裡出生的,火克金,去一次我就會病一次,下一次,我不進商丘城了。

  對這一些,我不懂,但感動著老人家的慈悲,知道不能去,還是去了,而且呆了近一周,看了500多個病人。

  2

  這一次,因為老人家身體不適,而且又剛剛勞累過,沒有敢聲張,只是通知了幾個比較親近而迫切的朋友。

  他們在客廳看病,看八字,我在裡屋忙。忙完了出去與老人家聊天。

  這一次,與老人家聊得多一些。

  他先說自己家的身世,他是清代名醫葉天士的後人,他的先祖娶了葉天士先生的後人,於是開始了行醫之路,幾百年來,有興有衰。

  呂先生說,一個家族的興衰,原因在德行。他們呂家,祖父當時是遠近有名的財主,當時在鄰近幾個縣都有產業,老人家恤貧救苦,家裡收養了一百多個乞丐!

  就是這些乞丐,改變了呂家的命運。

  老人的家在湘西,那裡的人富有血性,山峻多匪。

  這些乞丐也多有匪性者,與人爭地盤,搶油坊,發生械斗,死了好多人。

  家中養的乞丐出了命案,惹了官司,家裡偌大的產業流水一樣因打官司敗走了!最後一貧如洗,成了窮人家。

  村裡人都笑話:這不是行善養乞丐的結果嗎?

  但上蒼有眼啊!

  過了好些年,湘西剿匪,後來“解放”,許多財主家都遭到了鎮壓,但呂家,當地曾經最大的財主,上百口人都安然無恙。

  3

  呂先生給許多人看了病、看了八字,總不忘勸人念佛、積德行善。

  他說,因果是人間的鐵律,一點都不會差,明白了這個道理,自己一輩子不敢有半步邁錯。

  他很高興我能把這些他經歷的真實的故事寫出來,他說,這可以教育天下人。

  這一次,他給我講的故事很多。

  先記錄一個近年發生的吧。

  呂老現在在吉首住,吉首市裡有一個公共汽車司機,因為老年人有免費卡,不買票,他不願意拉老年人,見到年老的乘客一加油門就走了,但後來出了大事故,都是自己的責任。這是去年的事,吉首許多人都知道。

  4

  下一個故事發生在湖南省永順縣澤家鎮,具體的村莊就不便透露了,因為當事人還活著。

  這個村莊自古民風老實,解放前其他村子的男性許多去當土匪,但這個村莊一個當匪的都沒有。這個村子平地多,日子過得也富裕。

  但就在2005年,發生了一件惡事。

  有一個中年男子,姓宮,非常霸道,竟然霸占了自己堂兄的兒媳婦,堂兄家的侄子在外打工,後來鬧得夫妻離婚。

  堂兄比他大許多,是個老實人,就來找宮某,氣憤不過,質問他:你怎麼可以搞我的兒媳婦?咱們可是一個爺爺的,那是你侄媳婦!

  宮某很生氣,為了報復,到堂兄的果園裡,將一百多棵梨樹都砍了。

  這些梨樹都在盛果期,每棵樹都可以結幾百斤梨子,對於一個農民的重要,可想而知了。

  老堂兄哭著來找呂老,他喊呂老表叔,問呂老怎麼辦?

  呂老說了一句:不出百日,他必遭報應。

  呂老說,太壞了,霸占了侄媳婦,還砍了人家的梨樹,必遭天災人禍,這不用算的。

  兩個月後,宮某的兩個兒子,大的九歲,小的七歲,去鄰近的保靖縣姥姥家,在酉水河裡玩,一下子都淹死了!

  那個受欺負的老者一家來找呂老,表叔,你嘴上有藥啊!

  呂老說,不是有藥,這是規律。

  我問:一個民風淳樸的村莊為什麼會出這個惡人?呂老說,宮某的外祖父當過土匪,他家陰骘有虧。

  故事(三):三個遭雷劈的奇事

  5

  我還沒有去過湘西,但從沈從文的作品中了解了一點,那是一塊有一些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土地。

  湘西多雷,呂老這一次,講了好幾個與雷電相關的故事。

  呂老認為,雷電是上天對出格的惡人的懲罰,特別是忤逆不孝者。

  在永順顆砂鄉某村,有一惡媳,是被雷電劈死的,當時是青天白日,惡媳頭發被打禿、慘叫了十幾個小時。呂老的朋友,當地的農民企業家龔老板親眼見到。

  這個兒媳,有個八十多歲的公公,公公與她另住,她很嫌棄他,不想養他。

  一天,她找村長告狀,說公爹強奸她。

  村長問,是怎麼回事?她說,公爹夜裡從屋上排口枋爬進來,強奸了她。

  村長呵斥她,你這是什麼話?你公爹老得連門檻都跨不過來,怎麼會從那麼高的排口枋爬進來?

  惡媳看計謀不成,笑嘻嘻地走了,沒有想到,她遇上了雷,在青天白日裡。

  6

  還有兩個被雷劈死的,都是孩子,從這樣的故事裡,看得出,母親是多麼重要啊!

  1993年5月初的一天早晨,在永順縣石堤鎮五官坪,一個十三歲的女孩被雷電劈死了。

  她的母親忤逆婆婆,也影響了女兒,在女兒眼裡,婆婆是累贅是仇人。

  婆婆是個雙目失明的瞎子,一天,女孩來到奶奶屋裡,將大便丟到奶奶的菜鍋裡。

  老人家吃飯時發現是大便,哭了!

  她跪在院子裡,用當地的風俗,喊天。喊天,這是當地流傳很久的一種民俗,就是一個人受了巨大的傷害、冤屈,最後喊老天爺做主。

  天開始晴朗朗的,沒有一絲雲彩,突然間,來了雲,一個炸雷就響了,在屋前玩耍的女孩被雷電擊中!

  這個故事,呂老讓我寫出這個村莊的名字,他說,只要能教育人,打官司我也不怕。

  7

  另外一個孩子被雷劈的故事,是呂老的伯母張清香告訴他的。

  故事發生在1950年,那時湘西正在“解放”。

  永順縣澤家鎮MM721C9壩村。兩個男孩一起去山坡上放牛。遭遇了風雨,兩個人到大杉樹下躲雨,這時,一個炸雷打倒了他們頭上,一個男孩當場劈死。另一個男孩,被提出了三裡遠,安然無恙。

  呂老說,被劈死的男孩,他母親非常忤逆不孝,虐待婆婆,具體的情節就不便講了。

  一個人的善惡,是會影響到子孫的,呂老說。

  8

  “勸君莫借風流債,家中自有代還人;借得快來還得快,你要賴時他不賴。”這是呂老背誦的一首中國古代的《戒淫詩》。

  呂老說,邪淫最傷陰骘,報應最速,一個人欠下風流債,家中必有人還債的。

  這方面的事情,老人家不過多說細節。

  他講了當地一個風流的男子,以此為榮,後來他的妻子、女兒、孫女、媳婦都為他還債。這個男子早早死了,現在債還沒有還完。

dk2288 2019-1-18 10:58 AM

文章教人千萬不要作惡事, 否則他日會受果報, 有警惕作用

但因緣果報如何運作, 因何事而受何報只有佛才知曉了達, 我等夫凡小心不要自以為清楚

《雜阿含經》第684經
復次,[color=#8b0000][b][u]如來於過去、未來、現在業法,受因事報如實知,是名第二如來力[/u][/b][/color]。如來、應、等正覺成就此力,得先佛最勝處智,能轉梵輪,於大眾中作師子吼而吼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因果故事:偷不走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