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著名人類學家胡家奇:致26位人類領袖的公開信

地球講解員 2019-1-8 03:22 PM

著名人類學家胡家奇:致26位人類領袖的公開信

致:
中國國家主席、美國總統、俄羅斯總統、英國首相、法國總統、聯合國秘書長、日本首相、印度總理、德國總理、加拿大總理、巴西總統、義大利總理、澳大利亞總理、墨西哥總統、西班牙首相、印尼總統、韓國總統、沙烏地阿拉伯國王、巴基斯坦總統、土耳其總統、荷蘭首相、阿根廷總統、伊朗總統、南非總統、瑞典首相、波蘭總統。
尊敬的各位領袖:
  這封信,以及這本書,是在一種強烈的憂患意識的驅使下完成的。
  雖然我今年才45歲,但這本書卻傾注了我近28年的心血,28年來,除了為生活奔波之外,幾乎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這本書的研究與寫作上,且有6年多的時間是幾乎全脫產的。之所以如此,因為固執的我堅定地相信,這本書所研究的問題從根本上關係著人類的命運與前途。
  茫茫宇宙,星空浩瀚,在無數億的星球中,能夠孕育生命者只是極其少數,能夠孕育智慧生命乃至文明者更是少之又少,我們生存的這顆藍色星球就是這樣的一個十分難得的佼佼者。
  但是,萬物都有生有滅,儘管今天地球上的物種達數千萬,但卻不及曾有物種的百分之一,而那絕大多數的物種則都已滅絕,相信我們人類也總會有那麼一天。
  任何物種的滅絕都源於對自然環境的不適應,人類是地球生物史上唯一的智慧生命,今天的我們再也不用赤身裸體應對氣候的變化,再也不用赤手空拳與猛獸搏鬥,我們的食物再也不是單一地靠大自然的簡單賜予,而是主要靠創造性地獲得。有了這一切,又有怎樣的自然環境不能適應呢?人類會不會走一條完全不同的滅絕之路?恐龍生存達1.6億年,這是因為它的強大所致,人類比恐龍還要強大得多,人類又能生存多少年?
  我的一切研究與思考最初正是從人類的滅絕問題開始的。
  人類完成進化之後,其創造力推動世界發生著前所未有的改變,如果說從蠻荒直到農業文明末期,世界的改變速度已是足夠快的了,那麼,變化的突然加速則是起始於200多年前的工業革命。在這個時間點上,人們似乎如夢方醒地突然意識到科學技術在物質財富的創造方面有著決定性的作用,於是,從此之後便將自己最大的熱情投入到了科學的研究與技術的發明上,並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依靠科學技術的力量創造了自人類完成其進化5萬年來所創造財富總和的無數倍。
  然而,科學技術卻是一把雙刃劍,人類向它索取多少財富,它便會給人類帶來等量的毀滅危險,它造福人類的能力越強其毀滅人類的威力也就越大。今天的一枚氫彈的爆發力量達5600萬噸TNT當量,相當一列繞地球一圈的火車所載烈性炸藥爆發威力的總和,且頃刻間便可摧毀一座大的城市,因此,相對人類早期的殺戮手段,科學技術已將其毀滅力提高了百萬倍以上。可是,採用轉基因技術改造的生物毒素對人類的殺傷力比這還要大,且這樣的殺戮手段由一個高水準的生物學家在自己的實驗室便可私下研製出來,這說明毀滅手段正在由集團獲得向由個人獲得轉移,這是非常可怕的事。
  但理性考慮,這種毀滅力的提高絕沒有達到頂峰。18世紀中葉工業革命開始之時人類的科學技術水準還幾乎為零,發展到今天如此高的程度僅用了200多年,按理人類的生存還有許多的200多年,且相對過去,如今科學的起點高得多,對科學的投入大得多,科學研究的方法與手段也先進得多,可見科學技術的力量最終必然可以滅絕人類,而且其時間肯定不是論千年、萬年計,而是就在前方不遠。
  人類社會的任何時期都存在一批妄圖報復全社會的變態者和亡命徒,他們會千方百計尋求最具殺傷力的手段並會毫不猶豫地使用。滅絕手段只要出現便必然是他們的首選,且總有一天會被他們所獲得。人類的滅絕並不僅在於此,由於科學技術具有不可確定性,當科學技術發展到相當高的層級後,科技產品的不慎使用以及科學實驗的不慎都可以滅絕人類,正如氟利昂的不慎使用導致臭氧層破壞,以及許多科學實驗的不慎都導致了人員傷亡一樣。這就告訴我們,當科學技術發展到相當高的層級後,人類的滅絕將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而不可避免,因此要避免人類的滅絕便只能限制科學技術,使之不進一步向更高層級發展。
  當然,自然的力量終將也可以滅絕人類,但一系列的研究結果表明,按目前我們已具備的防範能力,人類因自然的滅絕是論億萬年計的,而因科技的滅絕僅僅只是論百年計的,甚至可能更短,可見人類的滅絕將會源於“自殺”,而非“他殺”。尤其是科學技術成果常常會在無意中獲得,加之人類的未來極其漫長,所以那些無意的科學發現必定會很多,它們的累積也極有可能導致人類的滅絕。因此,我們對人類滅絕因素重視的方向不僅應該是科學技術,而且必須得儘快地行動起來,嚴格地限制科學技術的發展,因為即使現在就採取行動都為時較晚。
  嚴格地限制科學技術的發展不是否定科學技術對人類的正面作用,更不是拒絕它造福於人類的方面,對於確定無疑安全,且又可很大地造福於人類的少數科學課題還應加強研究,尤其是對於現有的安全、成熟的科學技術成果更是要廣泛地推廣應用到全球每一個地區,如果能做到這樣,足可以保證全人類的豐衣足食。正是因為有了這一點,便可以提出在整體上我們能夠嚴格地限制科學技術的發展而不會對人類的物質需求產生大的影響。當然,一定的影響肯定是會有的,但是,人類的整體生存高於一切,為了應對滅絕的危險,作出一些其他方面的必要犧牲是理所應當的。
  要嚴格地限制科學技術的發展在目前的國家社會是實現不了的。人類有一個固有特性,即有永恆的爭鬥性,競爭、對抗與攀比在任何個體和群體之間都總是存在,而國家社會是多個國家並存,且國家是最高權力體,因此國家之間不僅必然存在競爭,且這種競爭不受約束,常以戰爭的方式作為解決的手段,這便意味著競爭中的失敗者將會亡國滅種。如此高昂的代價誰都不可能輕視,即使人類將會滅絕也是如此,因為人類的滅絕是大家的事,是未來的事,是需要理性思考才能得出的結論,而國家的滅亡是自己的事,是眼前的事,是只需簡單思考便可得出的結論。
  那麼,國家之間的競爭不論是在經濟方面、軍事方面還是綜合國力方面,最重要的著力點則是科學技術。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因此,為了國家和民族的生存,任何國家都不可能單獨放棄科學技術的發展,要限制科學技術的發展只能是在全球範圍內採取統一一致的行動,任何局部的異動都會導致前功盡棄。
  然而,各國的主權獨立性和最高權力體的地位,使得在多個國家並存的狀態下不可能做到全球統一一致的行動,包括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也做不到,因為是大國在左右聯合國,而不是聯合國在左右大國。要實現這樣的目標只能將全人類統一於一個政權,即實現人類的大統一。
  實現人類的大統一在百年甚至幾十年前都是不切實際的空想,那時的通信和交通條件即使治理一個龐大的國家都有很大的困難。而今天一切卻變得很現實,現代的通信、交通和傳媒手段已經將世界縮小為了一個“地球村”,這說明全人類大統一的硬性技術條件已經具備,當今全球化的趨勢以及像聯合國和歷史上的國際聯盟這樣的國際組織,不僅反映了全人類有走向一體的自覺與不自覺的舉動,也反映了各國政府在許多方面都有協調與統一全球行動的願望。這一切客觀上也是在為人類的大統一進行預演和積聚變革的力量。
  大統一社會作為區別於國家社會和過去所有社會的全新的社會形態,在人類歷史上具有開創性意義,在我的研究中提出這一設想的初衷只是為了避免人類不久後將滅絕於科學技術,因為這關係著人類的整體生存這一最重要的價值。但人類作為高度智慧和文明的物種,所需求的不僅僅只是生存,還有幸福、快樂、享受等等的價值追求,既然要建立一個全新的社會,這個社會便理應要立足於人類的整體,使人類的價值實現達到最大化,這一標準也是人類理想社會的標準。
  大統一社會的政治、經濟、文化、道德價值觀等一切社會制度都應按上述標準設計。譬如,今天的物質財富比過去的豐富得多,但今人的幸福感卻普遍比過去差得多,歷史學家甚至認為還不如舊石器時代晚期剛走出山洞的遠古人類,這不僅說明物質財富並不是決定人類幸福感的唯一因素,同時也說明今天人類世界的社會制度有明顯不符合人類理想的原則性缺陷。
  要解決上述問題,大統一社會重點要抓兩點:其一,要把大統一社會打造成一個非競爭的社會,使人們變得平和、友好,因為一個高度競爭的社會人們的心理壓力太大,社會的安全性太差,所以幸福感也就很低。那麼,在沒有了國家之間的對抗與競爭之後,統一的世界政權是最適合弱化社會競爭的。其二,應建立一個均富的社會,因為幸福是在比較中產生的,一個貧富差距太大的社會,不僅不公平,而且多數人都難以獲得足夠的幸福感。那麼,在一個統一的世界政權的領導下,當將現有安全、成熟的科學技術成果普遍地推廣到全球各地後,由於沒有政策和技術上的大的差異,便可確保人類在均富狀態下的豐衣足食。
  因為有上述一切,便可以看出,大統一社會人類將可獲得普遍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因此,大統一社會是一個特別適合打造成符合人類理想原則的社會,而不適合打造成一個競爭與對抗的社會。所以,大統一社會不僅是一個人類避免滅絕必備的社會,而且也是一個人類理想的社會。
  大統一事業作為對於全人類最具意義的偉大事業,理應按最符合全人類利益的方式進行推進,我認為,大統一事業不僅應以和平的方式推進,而且大統一方案應符合可行性、合法性和正義性原則。可行性是指採用的方案能確保大統一事業的順利推進,合法性是指符合國際法的原則,正義性是指應保障全人類各區域和各群體人民的民主和人權。
  據此,我在書中提出了兩個設想性方案,由於聯合國處於當今國際關係的中心地位,《聯合國憲章》處於國際法的核心淵源地位,且聯合國又被普遍認為是人類社會由國際無政府狀態到世界政權之間的中間過渡體制,因此,這兩個方案都是在聯合國框架內考慮的。
  任何一次大的社會變革都有先期的思想鋪墊和伴隨血腥的殺戮,變革越巨大,思想鋪墊所需時間便越長,殺戮便越殘酷。這是因為過去所有的變革都有這樣的特點,即要求變革的一方與反對變革的一方其中你的獲得必然是我的失去,因此他們的對抗是你死我活的。由於科學技術照此發展下去必然很快就會將人類推入滅絕的深淵,這就客觀上要求大統一進程必須儘快推進,那麼,大統一事業的推進能否做到這一點呢?
  認真分析,大統一事業不僅具有可避免人類滅絕這一關係全人類的普遍利益的一致性,而且,在幸福感、安全感等各方面,全人類又都可以獲得普遍的收穫。並且,即使在經濟利益上人類各群體普遍的收穫也多於失去,因為今天的富國之所以富有,是在於它們大量地應用了先進的科學技術,而大統一社會要將現有安全成熟的科學技術成果廣泛地普及到全球各地,世界各地將因此可以普遍達到今天富國的水準,且富國人民也不會由此受到損失;同時,國家社會因國家之間的對抗,所以軍費開支巨大,加之各國處於分治狀態,管理成本高、貿易成本高,但人類實現大統一之後,這一切的成本和費用都將可降至最低,由此產生的利益都將會造福人類的每一個體和每一群體。因此,這次社會變革雖然是人類歷史上空前巨大的變革,但由於全人類都將普遍地受益其中,所以其遇到的阻力相對而言會較小。
  真正在大統一事業中既得利益失去最多的是各個中小國家的政治領袖,而獲得最多的則是大國的政治領袖。因為任何大的政治版圖的改變都是大國力量的主導,大統一事業的推進也自然主要是大國在主導,而大國領袖在這其中則是處於旗手的地位,小國領袖自然較難獲得這種地位。同時,未來的大統一社會將會只有一套最高領導者的位置,這一位置多半可能也只會被大國領袖獲得,小國領袖獲得的可能性很小。
  因此,中小國家的領袖中個別不能以人類大義為重的人可能會出來反對大統一事業,他們是大統一事業最主要的反對力量,而大國領袖則是大統一事業最值得依賴的力量。所以,這裏所致信的各位尊敬的領袖除聯合國秘書長之外,其他便是國家實力排名前25位的國家的領袖(在我的研究中對國家實力設計了一套計算辦法)。
  歷史巨變的時代也是造就偉人的時代,我在本書中對大統一社會對於人類的生存價值、幸福價值和人類社會的正義價值的實現進行了全面的評估,認為大統一事業對於人類的意義是空前的,它的偉大性同樣是空前的,在這一偉大事業中湧現出的偉大領袖其功績也必將會是空前的,以至他們可以稱為曠世巨人,而這些曠世巨人多半會出在大國的政治領袖中。
  尊敬的各位領袖,我們正處於巨變的前夜,這是一個極其危機的時刻,同時又是一個極其光輝的時刻,因為人類最終的命運決定於此。經過我們這一代的努力,人類社會極有可能向大統一社會邁出最關鍵的步伐,於是,我們這一代人必將作為拯救人類的功臣光耀千秋,而在這整整一代功臣中又必將湧現出極少數的曠世巨人,他們是引領我們向大統一社會進發的旗手,而這極少的曠世巨人必將產生於各位尊敬的領袖之中。反之,若是坐視今天的局勢繼續下去,人類便會很快走向滅絕,要真是那樣,我們不僅辜負了萬代子孫,也辜負了茫茫宇宙給予了無比厚愛的地球這顆難得的生命與文明星球,其罪惡之深重用什麼樣的詞句都難以形容。
  尊敬的各位領袖,是選擇千古罪人還是選擇曠世巨人,只有您們才有這種選擇的權力。人類的命運維繫於您們之手,您們的統一行動將可拯救人類於危難,您們避免人類滅絕的曠世功德必將彪炳史冊,千秋萬代永遠銘記在我們後代子孫的心中。為了人類的生生不息,為了我們世代子孫的幸福安寧,無比懇切地請求各位尊敬的領袖能夠靜心理智地研究這一關係人類最根本、最重大的問題,並儘快地行動起來。

[align=right]2007年6月[/align]

[align=right]於北京[/align]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著名人類學家胡家奇:致26位人類領袖的公開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