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摧邪显正】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

斷無明 2018-11-17 07:54 PM

【摧邪显正】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

[size=4][/size]
[align=center][size=4][color=Blue][b][font=黑体][size=5]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

[b][size=4]又  名[/size][/b]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size][/font][/b][/color]


[color=Blue][b][font=微软雅黑]悲    智[/font][/b][/color][/size]


[color=Blue][size=4][font=黑体][b]目    录[/b][/font][/size][/color]

[b][size=4](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
一、萧邪瞎说“外识”
二、萧邪错认“识界”
三、萧邪错认“识神”
四、萧邪错认“本识”
五、萧邪错认“本心”
六、萧邪瞎扯“不系识”
七、萧邪瞎扯“取阴俱识”
八、萧邪错认“阿赖耶”
九、萧邪讹传“第八识”
十、萧邪错解“异我”
十一、萧邪错认“如来藏”
十二、萧邪妄想“第一因”
十三、萧邪瞎扯“十因缘”
十四、萧邪乱谤“假号法”
十五、萧邪错认“常法”
十六、萧邪讹传“意识夜夜断灭”
十七、萧邪讹传“正死位”
十八、萧邪瞎扯“入住出胎”
十九、萧邪讹传“入胎意识断灭”
二十、萧邪讹传“法身”
二十一、萧邪讹传“真我”
二十二、萧邪谤佛受后有“报身”
二十三、萧邪讹传魔词“本住法”
二十四、萧邪亦为“无想外道”
二十五、萧邪编造魔词“本际识”
二十六、萧邪谎说“诸法本母”
二十七、萧邪瞎说“无为界”
二十八、萧邪胡诌“涅槃”
二十九、萧邪讹传“转识成智”
三十、萧邪讹传魔说“四依法”
(亦名《佛说“四大教法”VS魔说“四依法”》)[/size][/b][/align]
[align=center][b][size=4][/size][/b][/align]
[b][img]http://www.tianjian.org/static/image/filetype/msoffice.gif[/img][url=http://www.tianjian.org/forum.php?mod=attachment&aid=NDgyNXwxMTdmNTRhMnwxNTQyNDU1NTQ0fDB8MTM1MzM%3D]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doc[/url][i](613.34 KB, 下载次数: 7187)[/i][/b]


[i][i]原文转自:[/i][/i][table][tr][td]
[/td][td] [color=#2B65B7][b][url=http://www.tianjian.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33&extra=page%3D1]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url][/b][/color][img=8,16]http://www.tianjian.org/static/image/filetype/common.gif[/img][img=21,14]http://www.tianjian.org/static/image/common/digest_1.gif[/img][/td][/tr][/table]
[url=http://www.tianjian.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33]http://www.tianjian.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33[/url]

[[i] 本帖最後由 斷無明 於 2018-11-17 08:35 PM 編輯 [/i]]

斷無明 2018-11-17 08:02 PM

CHM电子书格式:
[img]http://www.tianjian.org/static/image/filetype/text.gif[/img][url=http://www.tianjian.org/forum.php?mod=attachment&aid=NDgyOHw1ODU3OWJiNHwxNTQyNDU1ODQ1fDB8MTM1MzM%3D]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chm[/url][i](359.84 KB, 下载次数: 5072)[/i]

CHM+RAR压缩格式(免解锁):
[img]http://www.tianjian.org/static/image/filetype/rar.gif[/img][url=http://www.tianjian.org/forum.php?mod=attachment&aid=NDg1OXxjZjljNTU4MHwxNTQyNDU1ODQ1fDB8MTM1MzM%3D]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rar[/url][i](353.46 KB, 下载次数: 3829)[/i]


本贴网址二维码:
[img]http://www.tianjian.org/data/attachment/forum/201308/21/151922z71t6zihmhulbuo1.png.thumb.jpg[/img]

斷無明 2018-11-17 08:33 PM

[size=5][b][color=blue][font=宋体]     三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魔说“四依法”[/font][/color]       [/b][/size]                                                                                                         [b] [color=blue][font=宋体]亦名[/font][/color][/b]
[size=5][color=Blue][b]                佛说“四大教法”VS[color=Red]魔说“四依法”[/color][/b][/color][/size]

[b] “智慧所知,即是识所识,是故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b]——《中阿含经》

[b]  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佛陀圣言开示的四大教法,就是佛陀建立作为判断佛教经典真伪的标准。首先,佛陀将经典的来源作了四种分类:1、躬从佛闻、躬受是教;2、和合众僧、多闻耆旧;3、众多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4、一比丘持法、持律、持律仪者……佛陀特别圣言明确开示,即使是一位比丘所持而未入结集的经典,亦应承认其真正经典的合法性。”(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b] [color=Blue] 第一,佛说“四大教法”VS魔说“四依法”。[/color][/b]
四大教法,实质是佛陀对同等告诫反复宣说四次:依法不依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世尊面前听受之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和合僧团听受之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众多长老听受之人;
依经依律,不依自称亲从某一比丘听受之人;
更且,无论谁自称从哪里亲闻某教言,都要依经依律、到经律中搜,若经律中有,则判其为正解,若经律中无,则判其为误解、谬说。总而言之,四大教法实质就是依法不依人,无论任何人之所说,都务必依经依律辨别正邪。
佛说四大教法的具体经文,详见《长部·大般涅槃经》、《长阿含·游行经》等,佛陀如是重复告诫的还有《增支部·故思品》中的“四大处”、《增一阿含经》中的“四大广演”等。
伪大乘经中的魔说“四依法”,则完全是绑架、颠覆佛说四大教法的流变伪说。
比如:
“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
伪经,为达到以假乱真的目的,或使用与《阿含经》中真经雷同的经名予以包装,或种种魔说杂以某一佛说为幌子予以伪装,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与《长部·大般涅槃经》名字雷同、内容却截然不同就是典型案例之一,恰似豺狼披上羊皮一般似是而非,如此则轻易骗倒了一干眼盲众生。
“四依”之中,只有依法是佛所说,而随后三条,都是魔王为了绑架、颠覆第一条而私设。比如,在《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转识成智”》中,悲智已经明确指出,智就是识,依智必是依识,根本不存在“依智不依识”!
对真大乘《阿含经》如聋如盲的伪菩萨,几无例外地讹传魔说“四依法”。
比如:
[b]  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什么是四依?即依法不依人、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念佛三昧修学次第》)
[b]  [color=Blue]第二,邪师萧平实刻意颠倒佛说四大教法。[/color][/b]
[b]  (一)邪师萧平实胡说四大教法指出了经典有四种来源。[/b]
★邪师萧平实:“佛陀将经典的来源作了四种分类”。
这完全是栽赃诽谤佛陀的颠倒说,萧邪对如此简单的佛说经文都可以瞪着眼睛瞎说,真是明火执仗啊,但凡智商不是个位数的人看一下经典原文,马上就能看清楚萧邪假冒菩萨的真面目了。
佛说四大教法,根本就不是指出了经典有四种来源[b],[/b]反倒是明确指出:对自称四种来源的任何说法,都要依经典判其正邪,是否违背经律、误解佛说。
[b]  (二)邪师萧平实胡说要承认“未入结集的经典”的合法性。[/b]
★邪师萧平实:“佛陀特别圣言明确开示,即使是一位比丘所持而未入结集的经典,亦应承认其真正经典的合法性。”
这又是在诽谤佛陀!佛陀明确指出:自称来源于某一位比丘的说法,亦要依经典判其正邪,是否违背经律、误解佛说。
萧邪之所以如此丧心病狂地颠倒佛说,就是意欲为其编造的邪说正名,妄想全世界愚痴者都能信受其所传邪法为“未入结集的经典”,属于应该承认合法性的“真正经典”。
[b]  (三)邪师萧平实诽谤四大教法为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b]
若众生皆能严格依经依律辨别真伪、判断正邪,魔子邪师将无所遁形,故而,魔子邪师皆极其痛恨依经依律,邪师萧平实亦复如是,反复诽谤悲智依佛说四大教法、比对经律破斥其邪说,为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比如:“悲智先生完全采用幼儿般的文字比对方法”、“悲智先生所采用文字比对的方法是极幼稚不堪的”。(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依经依律的比对、对照方法,是佛陀反复教诫的最简单有效的辨别正邪之法,更是唯一之法。“入经中、律中搜”、“与经、律相比较、相对照”“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等,任何同样的话,佛陀都不厌其烦、反反复复地宣说了四遍——四大教法。
比如:
“若此等相比较、相对照经、律而不相合经、律者,则其结论为:此确实非彼世尊之教言,是彼长老之误解。”(《长部·大般涅槃经》)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法.依律究其本末。若其所言非经.非律.非法。当语彼言。佛不说此。汝谬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诸经.依律.依法。汝先所言。与法相违。贤士。汝莫受持。莫为人说。当捐舍之。”(《长阿含·游行经》)
“应入经中,应于律中搜。若其文句得入经中、律中搜,于经中若不入,于律中亦不见,当于此处须断定,谓:此确实非世尊、应供、正自觉者语,是此比丘所误解。”(《增支部·故思品》)
“入经中、律中搜”,是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
“与经、律相比较、相对照”,是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
“当于诸经推其虚实。依律.依法究其本末”,是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
下面,悲智将再一次演示如何依“极幼稚不堪的文字比对法”,现出萧邪魔子原形。
[b]  (四)邪师萧平实倒说《蜜丸喻经》,颠覆佛说四大教法。[/b]
[b]  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悲智只信文字比对的幼儿法,不信佛说蜜丸经的实证性批判方法(悲智注:此为萧邪所立标题之一)……从《蜜丸喻经》的教示可以得知,佛陀对于研究佛教教法的方法论是以实证为方法的,并不是采用文献学的文字比对法。”(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若说《中阿含·蜜丸喻经》与实证有关,唯有一句“随彼所食而得其味”,即任何人只要依经依律去实证,都可以亲尝法味、完全证得经律所说之法。佛陀劝勉众生依经依律实证并亲证佛陀所说不谬,却根本不存在萧邪所独家妄想的不依经律的“实证性批判方法”。
任何人只有依经律实证才可能亲证佛说不谬,然而,某人若自称其所说为其实证所得,则任何人都应依四大教法辨其真伪。任何所谓的实证经验都是属于个人的知见,若不依经律而“依实证”辨别正邪,本质就是“依人”不依法。
若加上萧邪独创的“依实证而不依经律”,则魔说“四依法”将成为魔说“五依法”。
现在,悲智就依佛说四大教法的经律比对法——萧邪所言“文献学的文字比对法”,把萧邪自称其依“实证”而说之法,与《蜜丸喻经》进行比对,辨其“实证”之真伪。
《蜜丸喻经》中反复说:识,唯缘根、尘而生!触,才是根、尘、识三事和合而生!
比如:
“缘眼及色。生眼识。三事共会。便有更触。”(《蜜丸喻经》)
“如是耳.鼻.舌.身缘意及法。生意识。三事共会。便有更触。”(《蜜丸喻经》)
“除意.除法.除意识。有更触施设更触者。是处不然。”(《蜜丸喻经》)
萧邪却反复颠倒说:识,是根、尘、触三事和合而生!触,缘根、尘即生!
比如:
★邪师萧平实:“识阴是指‘根、尘、触,三法和合而生’的六识心……眼根与色尘接触时,眼识就出生了;”(《阿含正义》P1833)
★邪师萧平实:“阿含解脱道对识阴的定义是很清楚的:根、尘、触,三和合生。”(《阿含正义》P1834)
★邪师萧平实:“佛在声闻佛法及大乘经典中都说:‘意根、法尘相触为缘出生意识。’”(《阿含正义》P2077)
详见《1-15、邪师萧平实谬说唯凡夫入之无想定,无六识却有触食》。
根、尘、触三法和合生六识,这就是萧邪依“实证”得出的颠倒邪说,严重违背《蜜丸喻经》之教证!
“信邪倒见。身坏命终。堕三恶道。”(《长阿含经》)
血的教训,再次证明依经依律之必要,无论谁自诩其“实证”多么高深,其“实证”都要经得住经律的检验,绝不可凌驾或背离经律,任何人都应依佛说四大教法辨别之。
萧邪独创“依实证而不依法”的本末倒置之魔说可以休矣!
[b]  (五)邪师萧平实妄言不依经律而依萧邪。[/b]
所有邪师都会编造种种理由,劝人远离佛说经律、仅依其邪说。
比如:
★邪师萧平实:“今时人已经普遍难以读懂古时经文中的言句了,所以应当以真善知识所教导的正确法义作为真实依止”。(《阿含正义》P1315)
那么,谁是“唯一”可以依止的“真善知识”呢?轮子李“主佛”、净空邪师等所有邪师都自诩是“唯一”可以依止的,萧邪亦复如是,自诩他才是可以依止的全世界“唯一”开悟的“真善知识”。详见《0、引言:造“大妄语”之邪师萧平实撒谎成性》。
所有邪师都不希望人们去直接读经学律,都在编造种种邪说,以诳惑众生远离佛说经律,若不如此,其诸多邪见将会原形毕露,更无法聚拢徒众骗取名利。邪师们即使颠倒解释佛经,也只是伪证其正真无伪的幌子,以其邪见对信徒洗脑,诳骗众生都皈投其门下,这才是其真实目的。
[color=Blue][b]  第三,邪师萧平实不知“依智不依识”乃魔王之指鹿为马计。[/b][/color]
智,完全就是识,根本不存在不是识的智,若“不依识”,于经律必无解了之智。
[b]  (一)智,必是想与知,若离分别想与知,则无智可言。[/b]
比如:
“佛言。先有想生然后智。由想有智。”(《长阿含经》)
智,必是想与知,故而,正智与正知往往作为同义词互相替代。正智,就是正知。
比如:
“彼正知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彼正智者、正见者、应供者、正等觉者之世尊”。(《长部》)
“行住坐卧.眠寤语默皆正知之。”(《中阿含经》)
“行住坐卧。眠觉语默。皆随正智住。”(《杂阿含经》)
[b]  (二)智,亦属于识,智识不可分别施设。[/b]
智与想俱,想皆识想,智就是识!
比如:
“都无识想。不起想念。”(《增一阿含经》)
“复问曰:‘贤者拘絺罗,智慧及识,此二法为合为别,此二法可得别施设耶?’尊者大拘絺罗答曰:‘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所以者何?智慧所知,即是识所识,是故此二法合不别,此二法不可别施设。’……复问曰:‘贤者拘絺罗,知者汝以何等知?’尊者大拘絺罗答曰:‘知者我以智慧知。’”(《中阿含经》)
智与识丝毫不可分割,且经中往往互相替代,乃至“智识”作为一个词连用。
比如:
“愚冥无智,不识善恶。”(《长阿含经》)
“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
“智识广博,名闻甚高。”(《长部》)
[b]  (三)唯萧邪般之愚痴凡夫,才会割裂智识,当做并列、不同、对立之法。[/b]
比如:
★邪师萧平实:“‘分别是识’是指了别识、转识、也就是前七识。‘不分别是智’这是指真心——阿赖耶识没有分别”。(《正法眼藏》)
“智虽非识而依识转。”(《成唯识论》)
“为劝有情依智舍识故说转八识而得此四智。”(《成唯识论》)
“依智者。智能筹量分别善恶。识常求乐不入正要。是故言不应依识。”(龙树伪菩萨之《大智度论》)
萧邪与龙树等伪菩萨,对魔说“依智不依识”胡乱解说时,既相互矛盾,又都是错误的,皆因“依智不依识”之说本来错谬故。
[b]  (四)分别是智,无分别是愚痴。[/b]
首先,唯有分别,方有智慧;唯有智者,才有分别;诸如此类的佛陀教诲,数不胜数。
比如:
“不逸分别者,当得于智慧。”(《相应部》)
“修行正见。亦能分别善恶之法。”(《增一阿含经》)
“得如此智。圣慧明达。分别晓了。以正尽苦。”(《中阿含经》)
“智者所觉知。能分别义理。”(《增一阿含经》)
“得法眼净。得法.见法.分别诸法。”(《增一阿含经》)
“有智明目士夫谛观思惟分别。”(《杂阿含经》)
其次,若无分别,则愚痴无智犹如禽兽,此非比丘。
比如:
“无智不能分别正理。”(《增一阿含经》)
“无正念正智。无定无慧。其心狂惑。不护诸根。不修沙门。无所分别。”(《中阿含经》)
“世人所贵。所谓有惭.有愧。若当无此二事者。则父母.兄弟.宗族五亲。尊卑高下则不可分别。如今有鸡.犬.猪.羊.驴.骡之属。皆共同类无有尊卑。”(《增一阿含经》)
“愚冥无识,犹如禽兽。”(《长阿含经》)(注:识,指智慧、分别。)
“云何比丘知入大众。于是。比丘分别大众。此是刹利种。此是婆罗门众。此是长者众。此是沙门众。我当以此法。宜则适彼众中。可语可默。皆悉知之。若有比丘不知入众。此非比丘。”(《增一阿含经》)
关于萧邪等诸多伪菩萨误以为分别心就是执著心,详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转识成智”》,此不赘述。
智就是识,依智必是依识,魔王割裂智识,以“依智”为幌子,“不依识”才是其根本目的,就如下文“不依语”、“不依不了义”一样,“不依XX”才是魔王杂入以颠覆佛说的私货。
若“不依识”,则无分别,于经律必无解了之智。“依智不依识”乃魔王之指鹿为马计!
[b]  [color=Blue]第四,邪师萧平实不知“依义不依语”乃魔王之釜底抽薪计。[/color][/b]
魔王割裂语、义,以“依义”为幌子,“不依语”才是其根本目的。而所谓的“不依语”,即不依佛语、不依佛说经律,此乃公然颠覆佛说四大教法之魔说,一干眼盲众生却无知无觉,乃至编造种种邪说予以胡乱解释护持。
比如:
“如来所演八万四千法藏声教。皆名为文。诸离一切言音文字。理不可说是名为义。”(《大宝积经》)
佛说经律文字皆不可依,魔王此说何其歹毒!  
魔说“依义不依语”,必有无量过失,简述如下:
[b]  (一)佛说经律,言必有义,语与义如水与波,不可分割。[/b]
佛所说法,文义具足,语即为义,义依语显,不可分割!
比如:
“如此说者,当知是义。”(《中阿含经》)
“世尊说初善、中善、后亦善,文义具足之法”。(《长部》)
“师与弟子,于最胜句,义与义、文与文,相合相会而不违背也。”(《增支部》)
佛语为法义之所依,法义依佛语而记说。
比如:
“世尊亦如具寿舍利弗,以如是之句、如是之文,记如是之义。”(《增支部》)
佛语与义相应,故而,佛子必以同句同义:正述字句、正解义理。
“师及弟子一切同法.同义.同句.同味。”(《杂阿含经》)
“若有同梵行者,于僧伽中说法,若汝等判断:‘此具寿,正解义理,正述字句’时,应言:‘善哉!’”(《长部》)
佛陀经律与法义皆依语言文字而存在,若背离经律、不依佛语,则断法义之根,佛法必灭矣!
[b]  (二)信受“不依语”者,必谤佛陀:言不及义。[/b]
佛语与义相应,语即为义,依语即依义,故而,信受“不依语”者,必谤佛陀:言不及义、词不达意、语义不合……,乃至诽谤佛所说法不是真正佛法。
比如:
★邪师萧平实:“因为凡有所说,言不及义,都不是真正佛教的法……统统言不及义,都是二乘法;”(《邪见与佛法》)
而萧邪口中所言“二乘法”,恰是伪菩萨们极力颠覆的四阿含了义真大乘法。不依佛语者,必已依于魔语。
[b]  (三)“依义不依语”者,必“依人”不依法。[/b]
正解法义与否,皆属个人知见。
比如:
“或有痴人。颠倒受解义及文也。”(《中阿含经》)
萧邪等伪菩萨亦复如是,皆处处于佛说经律,颠倒受解义及文。
不依佛语,而依他人所解之义,无论他人所解是义非义,实质皆为“依人”。故而,信受“依义不依语”者,必“依人”不依法。萧邪痴迷信徒,皆为依萧邪(所说义)而不依佛语者。
正确做法:于任何他人所说义,必依佛说四大教法、依佛语辨其是义、非义。
[b]  (四)不依佛语,必生缠缚诤讼。[/b]
佛所说语,与义相应,同句同义,故而无诤。
比如:
“道说真实、不虚妄与义相应,此法无诤。”(《中阿含经》)
“师及弟子一切同法.同义.同句.同味。”(《杂阿含经》)
佛语凿凿自然无诤,若不依佛语,能令多众起于非义,必生缠缚诤讼。
若于义与非义诤讼不休,则依佛说四大教法、依经依律镇之,则如明矾投于浊水,浊水不得不清。
[b]  (五)不依经解义,必三世佛冤。[/b]
佛语与义相应,依文而记义,依文而释义,佛子亦应依文而解义。
比如:
“世尊亦如具寿舍利弗,以如是之句、如是之文,记如是之义。”(《增支部》)
“彼大姊亦为余与世尊同是以此句此文,说明此义。”(《相应部》)
佛说四大教法反复强调,依经依律辨别义与非义,而“依经解义,三世佛冤”乃颠覆四大教法之流变魔说。不依佛语而解义,必文、义俱失,那才真的三世佛冤呢!
[b]  (六)“依义”不依佛语者,必依魔说之非义。[/b]
信受“依义”而不依佛语者,必不依佛说正真法义,相反,所依恰为魔说之所谓“了义”。

[b][color=Blue]   第五,邪师萧平实不知“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乃魔王之李代桃僵计。[/color][/b]
[b]未完待续![/b]

[[i] 本帖最後由 斷無明 於 2018-11-17 08:35 PM 編輯 [/i]]

斷無明 2018-11-17 08:33 PM

[b] [color=Blue]第五,邪师萧平实不知“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乃魔王之李代桃僵计。[/color][/b]
于今伪经泛滥之世,魔说炽盛,佛说真大乘了义《阿含经》却被肆意贬低为“小乘、不了义”,非法非义的魔说伪经却被标榜为“大乘、了义”,魔王更有“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大宝积经》)之说,于佛说真经李代桃僵,以致攘攘贪痴众生明知《阿含经》必定为佛说却置若罔闻,伪大乘诸经疑伪重重却趋之若鹜,也正应了佛陀所说“相似像法出世间已。正法则灭”的预言,芸芸眼盲凡夫哪知泛滥于世的正是流变像法伪经、束之高阁的《阿含》恰是正法真经呢。
[b]  (一)《阿含经》才是佛说最胜义、第一义谛、真谛之真大乘经。[/b]
《阿含经》是海内僧俗四众,无论南传、北传,乃至三乘各宗共许、唯一公认是佛陀金口所说之最真实可信之经,为诸上座大比丘众、上首大弟子、耆宿长老核心僧团所护持、所弘传,是佛法的核心和根基。《阿含经》所说四真谛含摄一切善法,是诸佛共同宣说的唯一最胜、第一义之真大乘法义,而八正道为四真谛之道谛,十二因缘法为四真谛之集谛与灭谛——“第一义空法”(《杂阿含经》)。
比如:
“何等为正法.律乘.天乘.婆罗门乘.大乘。能调伏烦恼军者。谓八正道。正见。乃至正定。”(《杂阿含经》)
“诸佛之最胜法义,即:苦、苦之集、苦之灭、苦灭之道。”(《长部》)
“若有无量善法。彼一切法皆四圣谛所摄。来入四圣谛中。谓四圣谛于一切法最为第一。”(《中阿含经》)
四部《阿含经》实为真大乘了义经,“其有轻慢此尊经者。便为堕落为凡夫行。何以故……诸法皆由此生……四阿含义。一偈之中。尽具足诸佛之教。及辟支佛、声闻之教。”(《增一阿含经》)
[b]  (二)阿罗汉乃至诸佛皆依唯一了义四真谛而同证第一义。[/b]
阿罗汉、辟支佛乃至与诸佛,皆依同一了义四真谛而证得第一义,此乃解脱乃至成佛之法——了义大乘法。
比如:
“大师.弟子义同义.句同句.味同味。同第一义。”(《杂阿含经》)
“漏尽阿罗诃成就十支。物主。若有十支。我施设彼成就善.第一善.无上士。得第一义。”(《中阿含经》)
首先,四真谛,又名四圣谛,是唯一解脱乃至诸佛成佛之了义法。
“如是圣弟子见四真谛。得无间等果。”(《杂阿含经》)
“得须陀洹,一切当知四圣谛……阿罗汉,彼一切悉知四圣谛;辟支佛道证,彼一切知四圣谛故;若得无上等正觉,彼一切知四圣谛故。”(《杂阿含经》)
“诸比丘!对此四圣谛如实现等觉故,名为如来、应供、正等觉者。”(《相应部》)
其次,八正道,乃四真谛之道谛,亦唯一解脱乃至诸佛成佛之了义大乘法。
比如:
“诸比丘!过去诸佛所通行之古道,古径者何耶?即此八支圣道。即:正见乃至正定。”(《相应部》)
“若我不得无上正真之道。皆由不得贤圣八品道。以其得贤圣八品道。故成佛道。”(《增一阿含经》)
“正使当来佛,弥勒之等类,亦用八种道,得尽于世界。”(《增一阿含经》)
再次,十二因缘,乃四真谛之集谛与灭谛,亦解脱乃至诸佛成佛之了义法。
比如:
“何为苦集圣谛。由无明之缘而有行……如此而有此纯苦蕴之集。诸比丘!此说为苦集圣谛。诸比丘!何为苦灭圣谛。然则,由无明之无余离贪灭,而有行之灭……如是而有此纯苦蕴之灭。诸比丘!此说为苦灭圣谛。”(《增支部》)
“时仙道王闻商人说十二缘生。无明行等生灭道理……结跏趺坐。端身正念系意现前。思量观察十二缘生生灭道理。所谓此有故彼有……如是纯大苦蕴积集而生。所谓此无故彼无……如是纯大苦蕴积集皆灭……得预流果。”(《律》)
“诸可集法。尽是灭法。观此法已。然后成辟支佛道。”(《增一阿含经》)
“昔者毗婆尸佛未成正觉时。住菩提所。不久成佛。诣菩提树下。敷草为座。结跏趺坐。端坐正念。一坐七日。于十二缘起逆顺观察。所谓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缘无明行。乃至缘生有老死。及纯大苦聚集。纯大苦聚灭。彼毗婆尸佛正坐七日已。从三昧觉……如毗婆尸佛。如是尸弃佛.毗湿波浮佛.迦罗迦孙提佛.迦那迦牟尼佛.迦叶佛。亦如是说。”(《杂阿含经》)
[b]  (三)伪大乘经极力编造邪说,诽谤了义真大乘法。[/b]
皆因发心不同而有三乘行人,却根本不存在伪大乘所谓的“三乘法”。
伪大乘者为了伪证魔说为大乘、了义,极力贬低诸佛唯一最胜、了义、大乘之四真谛为不了义、小乘法、声闻法,并且编造四真谛之外别有更殊胜之十二因缘法为辟支佛法、更有魔说“了义、大乘”为成佛之法,硬生生地错把十二因缘与四真谛割裂开来,误认为二者是两个不同层次、不同智慧的法。
比如:
★邪师萧平实:“声闻菩提者,谓经由四圣谛八正道之修习……缘觉菩提者,谓进修因缘观,具足十因缘与十二因缘之现观,智慧胜妙于阿罗汉”。(《阿含概论》P453)
萧邪还诽谤四真谛“不是真谛”(《阿含概论》P472),其之所以有如此恶见,皆因其浸淫伪大乘相似伪经谬论日久,于原始纯正真大乘法如聋如盲,以致习非成是、不辨真伪正邪。
比如:
“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说应十二因缘法。”(《妙法莲华经》)
“以声闻法化众生故我为声闻。以因缘法化众生故我为辟支佛。”(《维摩诘经》)
“为求辟支佛者说十二因缘及独行法。为求声闻者说众生空及四真谛法。”(《大智度论》)
伪大乘还编造诸佛所证解脱、涅槃比阿罗汉所证涅槃更加殊胜。
比如:
“何因缘故舍利弗等以小涅槃而般涅槃。缘觉之人于中涅槃而般涅槃。菩萨之人于大涅槃而般涅槃。”(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
真大乘法中,佛陀与阿罗汉所证解脱、涅槃无二无别,根本不存在比阿罗汉所证无余涅槃更殊胜、更究竟、更无上的涅槃。
比如:
“如来、无所著、等正觉解脱及慧解脱、(俱解脱)阿罗汉解脱。此三解脱无有差别。亦无胜如。”(《中阿含经》)
“阿难!此俱解脱之外,且无更殊胜之解脱。”(《长部》)
详细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胡诌“涅槃”》。
伪大乘诽谤佛说《阿含经》为不了义经、小乘声闻法,皆为伪证魔说伪大乘经为了义、大乘,实质即为“依魔说不依佛说”。
比如:
“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不了义经者。谓声闻乘……一切无常一切皆苦一切皆空一切无我。是名不了义。何以故。以不能了如是义(悲智注:指不了常、乐、我、净等四倒见)故。令诸众生堕阿鼻狱……了义者了达一切大乘经典。”(伪大乘版《大般涅槃经》)
《阿含经》中佛说的苦、空、无常、无我,可令诸众生堕阿鼻狱?此为伪大乘赤裸裸地诽谤佛陀之魔说,伪大乘者真是胡说造恶无底线啊。
比如:
“戒成就比丘当思惟五盛阴无常.为苦.为恼.为多痛畏。亦当思惟苦.空.无我……便成须陀洹道……便成斯陀含果……便成阿那含果……便成阿罗汉。”(《增一阿含经》)
恰恰相反,伪大乘于涅槃所谓的常、乐、我、净之“了义”知见,正是佛陀反复呵斥为非法非义的四种颠倒见。
佛说习常、乐、我、净之四倒见,才正是堕阿鼻地狱之因。
比如:
“习邪倒见。与邪见共相应。一切不可疗治。以是之故。名为阿鼻地狱。”(《增一阿含经》)
[b]  (四)魔说伪大乘经之“了义”恰为佛陀反复呵斥之非法非义。[/b]
伪大乘经中,对如来、涅槃有汗牛充栋般的描述与记说,无论记说是有、是无、即有即无、非有非无,乃至常、乐、我、净等,诸如此类,此等诸见皆是佛陀所不记说(无记说)的非法非义之颠倒见,生死轮回之因。
唯有依苦、空、无常、无我之法住智,方可证得涅槃并生起解脱知见、涅槃智。此涅槃智唯证者乃知、难可测度,不可记说,不可落于文字言诠,亦不可思议,才有测度言说便堕有为,反成导致生死轮回的戏论倒见。故而,于如来、涅槃的任何记说、分别、议论与观修,都是非法非义、恶不善之虚言、成见、有见,生死轮回之因。
比如:
“如来死后有、如来死后无……如此论者,非义饶益,非法饶益,非梵行饶益,非智、非正觉,非正向涅槃。”(《杂阿含经》)
“勿思惟恶不善之思,谓……如来死后为有,如来死后为无……此等之思不引义利,不达初梵行,不资于厌患、离贪、灭尽、寂止、证智、等觉、涅槃。”(《相应部》)
“有亦不应说。无亦不应说。有无亦不应说。非有非无亦不应说……有余耶。此则虚言。无余耶。此则虚言。有余无余耶。此则虚言。非有余非无余耶。此则虚言。”(《杂阿含经》)
“于色无知故……生如是种种之成见。谓……如来死后有,如来死后无……”(《相应部》)
“摩罗迦子!于有见‘如来死后为有’之时,或于有见‘如来死后为无’之时,有生、有老、有死,正有愁、悲、苦、忧、恼也。”(《阿含经》)
“不离爱者,始有‘如来死后存在’,有‘如来死后不存在,’……离爱者,则无有‘如来死后存在’,无有‘如来死后不存在’……此为如来所不记说之因、之缘。”(《相应部》)
“‘如来死后存在’……‘如来死后不存在’……等等,凡此等六十二见……有己身见者,则存此等之诸见;无己身见者,此等诸见则不存在。”(《相应部》)
佛陀一再强调说法、修行必须按部就班、依着次第,若失次第,皆不成就。若依次第,依四真谛如实知而生法住智,再依之观修才可自证唯证乃知的完全智、涅槃智。
比如:
“彼先知法住,后知涅槃。”(《杂阿含经》)
“由次第学,次第作、次第实践,而有完全智之成就也。”(《中部》)
若不依法住智,而依伪大乘所谓第一义、大乘空性乃至常、乐、我、净等四倒见分别、议论与观修,反倒成为轮回之因,个中道理是于解脱境界茫无所知的伪大乘者很难理解的。
无数铁的事实证明,魔说“四依法”之危害无穷乃至说不能尽。悲智十五年来破斥诸多邪师,在悲智以佛说经律为证破斥种种邪说之时,魔说“四依法”之“不依语、不依识、不依不了义”,已成习非成是之邪教信徒拒闻佛语、不依佛说经律的常用借口与护身符了。
此文亦名《佛说“四大教法”VS魔说“四依法”》。
暑期到来,悲智拟从六月十六日起三月禅观,此间将以禅修为主,处理包括邪教“正觉同修会”在内的各种邪教之事为辅,本《萧邪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系列也暂告一段。萧邪及其信徒若再编造新说继续胡扯“入胎识”,悲智将撰文再予补充。
佛说诸法因缘生故无主,既非唯心,亦非唯识。若有唯“一”,即非众缘而有主宰,必属神我外道。故而,本系列又名《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

斷無明 2018-11-18 05:30 AM

[table][tr][td]
[/td][td] [b][size=5][url=http://www.tianjian.cc/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955&extra=page%3D1]拣魔辨异之邪师萧平实2+1=7婴愚系列[/url]
[url]http://www.tianjian.cc/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2955&extra=page%3D1[/url][/size][/b][/td][/tr][/table]

斷無明 2018-11-18 04:27 PM

[size=5][color=Blue][b]                 一、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说“外识”[/b][/color][/size]

[b]“若诸沙门、婆罗门见有我者,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见我。”[/b]——释迦佛陀

[b]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四阿含诸经中佛所说的本识、入胎识”、“阿含中早已说过有这个本际识(入胎识)的存在了”。(《阿含正义》P817、1800)
★邪师萧平实:“阿罗汉证得涅盘以后,他有一天起了一个念:‘那我入了涅盘以后,十八界统统灭尽了,是不是变成断灭?’他就去问佛,佛说:‘不然!你入了涅盘以后,涅盘之中有本际常住不灭。’这个本际也就是‘识缘名色’的‘识’,就是‘名色缘识’的‘识’,也就是入胎识。”(《我与无我》)

“知见悉已度”的阿罗汉竟生起连初果都已断除的二十种萨迦耶见?这是愚痴凡夫萧平实的妄想法,不仅诽谤阿罗汉、祸乱佛法,还栽赃了佛陀!
悲智在《0-3、栽赃佛陀,邪师萧平实伪造、讹传“魔法名词”》中,之所以说“入胎识”是邪师萧平实独创的魔法名词,属于诽谤佛陀、栽赃《阿含经》,主要原因有三:
一是,别说四部《阿含经》,甚至整部《大藏经》中所有真经、相似伪经中也都找不到“入胎识”这三个字,属于前无古人的萧氏独门邪说。即使萧邪师徒编造诸如有“外识”入胎故名为“入胎识”等种种邪说,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入胎识”一词是萧邪所编造的。
二是,萧邪所编造的“入胎识”一词实在不伦不类,若萧邪师徒破僧坏法等恶业成熟、当来堕入卵生等畜生道乃至无间地狱时,此“入胎识”是不是又该被其改名为“入卵识”、“畜生识”、“无间识”呢?改为“无间识”多恰当啊,还能应和萧邪错解“无间等”一词,参见《邪师萧平实胡扯“无间等”、独创魔词“有间等”》。
三是,之所以说萧邪所独创“入胎识”为魔法名词,关键在于根本不存在一个常住不坏的“识”入胎。

佛陀在经律中苦口婆心地反复强调,一切法无我、无我所,若分别解说就是证初果必须断除的二十种我见、我所见。
佛陀还说:“若诸沙门、婆罗门见有我者,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见我。”(《杂阿含经》)
萧邪自然也逃不出佛陀的预言,其“入胎识”同样是于五受阴见我!
萧邪称“外识”为“入胎识”或“住胎识”,其断章取义地把“外识”混淆为不生不灭“入胎识”以隐瞒真相、欺骗信徒的恶行,在之前已经揭露过了,参见《2-3、邪师萧平实有眼生盲不识舍利子》。邪师萧平实还特意以加括号的方式把外识标注为入胎识,比如:★邪师萧平实:“外识(入胎识……)”。(《阿含概论》P6)
在经律中,佛陀把转世入胎的识,称为外识、欲识或识神。
比如:“然复[b]外识[/b]未应来趣。便不成胎。若复[b]欲识[/b]来趣。父母不集。则非成胎……(中略)若复有时[b]识神[/b]趣胎。父行不在。则非成胎。”(《增一阿含经》)
其实,佛陀在经律中,一直明确地反复说“外识”属识阴,是无常、非我的败坏之法,只是萧邪或刻意篡改经文、或以选择性眼盲视而不见罢了。
举证一,外识为因缘起。
比如:“内外识.更乐.觉.想.思.爱.界。因缘起。”(《中阿含经》)
与萧邪因无知而曲解佛经相比,之前提过的萧邪刻意曲解佛经之恶行才更加可耻呢,而与刻意曲解佛经相比,萧邪刻意篡改佛经又可谓无耻之尤!
邪师萧平实在引用上述佛经经文时,为了规避外识是因缘起这一事实,曾刻意[b]篡改佛经[/b]。
比如:★邪师萧平实:“内[b]、外识,[/b]更乐(触)、觉(受)、想、思、爱、界,因缘起。”(《阿含概论》P5)
顿号,被萧邪刻意篡改为逗号,从而把因缘起的外识与受想等法分割开来,以此颠倒佛说、混淆法义,还有比这更卑鄙无耻的吗?
举证二,外识乃无常之法,非我。
比如:“如是内[b]外识[/b].更乐.觉.想.思.爱.界。[b]因缘起[/b]。阿难。多闻圣弟子此因缘起及因缘起法。思念称量。善观分别[b]无常[/b].苦.空.[b]非我[/b]。”(《中阿含经》)
再比如:“如是观受.想.行.[b]识[/b]。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b]若外[/b].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悉皆[b]无常[/b]。”(《杂阿含经》)
显然,“若外”之外识,也属于五阴之识阴。
举证三,名色因、名色缘而有外识,入胎后亦可能断坏,乃败坏法。
比如:“阿难。若识入胎即出者。名色会精耶。答曰。不会。阿难。若幼童男童女[b]识初断坏[/b]不有者。名色转增长耶。答曰。不也。阿难。是故当知是[b]名色因[/b].名色习.名色本.[b]名色缘[/b]者。谓此识也……(中略)若有问者。识有何缘。当如是答。缘名色也。当知所谓[b]缘名色有识[/b]。”(《中阿含经》)
举证四,外识,即为无常的识阴。
比如:“[b]名色因.名色缘[/b]。是故名为[b]识阴[/b]。所以者何。若[b]所有识[/b]。彼一切名色缘故。”(《杂阿含经》)
外识乃至所有识,皆名色因、名色缘,属于识阴。
举证五,名色无常,无常因、无常缘所生外识亦无常。
比如:“若因.若缘而生识者。彼因.彼缘皆悉无常。复次。彼因.彼缘皆悉无常。彼所生识云何有常。”(《杂阿含经》)
再比如:“若因.若缘生诸识者。彼亦无常。无常因.无常缘所生诸识。云何有常。”(《杂阿含经》)
言而总之,萧邪所妄言的,“名色缘识”的“识”是不生不灭的外识“入胎识”,实属栽赃佛陀。
佛陀强调,不仅要于入胎的外识“善观分别[b]无常[/b].苦.空.[b]非我[/b]。”(《中阿含经》)还当观入胎的外识是魔所作:“诸所有受.想.行.[b]识[/b]。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b]若外[/b]。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当观皆是[b]魔所作[/b]。”(《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却颠倒说:“而佛陀在阿含部诸经中说的真实我却不是意识或识阴六识,而是入胎识;认定入胎识为真实我的见解,却不是应该断除的我见。”(《阿含概论》P408)
邪师萧平实再一次栽赃佛陀,强调不要断除我见——入胎的外识为真实我的这种我见,萧邪信徒从此与圣道无缘,萧邪实在是太歹毒了!
邪师萧平实自创的伪唯识邪法,总是硬把五蕴中的某一法,譬如无常生灭的外识,误认为子虚乌有的不生灭“我”,完全堕入“常见”而不可自拔,是“神我外道”的活标本。但凡有人指出萧邪为堕于“常见”的“神我外道”,萧邪师徒就错认他人必定是堕“断见”者,呜呼!在愚痴凡夫的邪知邪见里,不是“常见”就是“断见”,逃不出二边邪见,却不知初果即已超越了断、常一切邪见——知见悉已度。

[b]附述:[/b]  为便于读者了解萧邪对“入胎识”或编造、或讹传、或曲解经义的种种邪说大意,悲智先用自己的话概述如下:
萧邪妄想“入胎识”不生不灭,并称其为住胎识、外识、不系识、无记识、识界、本识、本际识、本心、阿赖耶识、取阴俱识、第八识、如来藏、真识、真我、真心、真如、如来,等等。
萧邪妄想此“入胎识”:
从来不起念;
不分别、不了别、离六尘见闻觉知而无苦乐感受;
每一位众生身中拥有各自独立的真如;
名色尚不存在时就已经存在;
非三界有却是出生十八界与无明等一切法的第一因;
于无余涅槃中独存乃至诸佛亦不能找到或见到其存在;
是阿罗汉不知、不见亦不证的法;
如来涅槃后有;
识阴与六识夜夜断灭;
死后识阴断灭;
入胎后三个月内唯有意根而无识阴与五色根;
入胎后因六识断灭故而无见闻觉知与苦乐受;
六识世世完全不同不去来生;
入胎时六识断灭,故而此世所生意识对前世之事无有记忆,等等邪说。
而相关萧邪原文,在本《撕下萧邪“神我外道”画皮》系列文中自会适时引用。

斷無明 2018-11-19 10:15 AM

[size=5][color=Blue][b]             二、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识界”[/b][/color][/size]

[b]  “若沙门、婆罗门计有我,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计有我。”[/b]——释迦佛陀

★邪师萧平实:“六界中的识界是十八界以外的法,不能摄在十八界内,所以不是五阴里的任何一法;而十八界中的意识界,是五阴中的识阴所摄法;若将六识身的意识说成是六界中的识界,那就会产生大问题,就会闹笑话了!”(《阿含概论》P140)
★邪师萧平实:“识界,是在六识及意根层次之上的另一个识——入胎识。是依此本住法入胎识永存不灭……”(《阿含正义》P822)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并牵强附会地把入胎的无常生灭“外识”错认为常住不灭的“我”,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说“外识”》。
此外,萧邪还把五阴中无常生灭的识界,硬是错认为子虚乌有的永存不灭“入胎识”,萧邪才真的闹笑话了!
佛陀在经律中苦口婆心地反复强调,一切法无我、无我所,并论断:“若沙门、婆罗门计有我,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计有我。”(《杂阿含经》)
萧邪每每逃不出佛陀的预言,其错认识界为不灭“入胎识”,同样是于此五受阴计有我!
在经律中,佛陀把转世入胎的识,称为识界、外识、欲识或识神。
比如:“以六界合故。便生母胎。”“世尊说六界。地界.水界.火界.风界.空界.识界。”(《中阿含经》)
然而,佛陀在经律中,一直明确地反复说“识界”即属识阴,是无常、非我的败坏之法,只是萧邪选择性眼盲视而不见罢了。
举证一,识界是无常的。
比如:“‘……风界……空界……[b]识界[/b]是常耶?是无常耶?’‘大德!是[b]无常[/b]。’”(《相应部》)
再比如:“……风界……空界……[b]识界[/b]是[b]无常[/b]而变易、变异。”(《相应部》)
举证二,识界,非神、非我。
比如:“如是水.火.风.空.识界。非是我所。我非识界所。[b]识界非是神[/b]……(中略)我如是知.如是见此六界。得知无所受。漏尽心解脱。”(《中阿含经》)
再比如:“地非是我……水、火、风、空、[b]识非是我[/b]”。(《中阿含经》)
“地界。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若细。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b]非我[/b].不异我.不相在如实知。水界.火界.风界.空界.[b]识界[/b]亦复如是。”(《杂阿含经》)
举证三,识界,苦、空、无常、非我。
比如:“十八界五阴[b]六界[/b]。乃至诸法[b]苦空无常非我[/b]亦如是。”(《律》)
举证四,识界是可灭尽、败坏之法。
比如:“诸比丘!若地界灭……乃至……[b]识界灭[/b]……[b]老死没[/b]。”(《相应部》)
可见,识界乃至六界皆灭,才可解脱生死。
举证五,识界,就是[b]识阴[/b]。
比如:“阿难,见四界知如真:[b]觉[/b]界、[b]想[/b]界、[b]行[/b]界、[b]识界[/b]。”(《中阿含经》)
可见,识界恰恰就是色、受、想、行、识这五阴中的最后一阴——识阴,萧邪妄言其不是五阴里的任何一法,纯属眼盲。
言而总之,萧邪独创的伪唯识邪法,硬是把识界错认为永存不灭的“入胎识”,纯属“我见”不断的愚痴凡夫之妄想法。
愚痴凡夫必堕二边,非“常”即“断”,故而,眼盲的“神我外道”萧邪师徒,必会诽谤断除我见者堕于断见,于伪大乘法浸淫日久之邪见凡夫,又如何明白超越一切断、常二见的圣者境界呢?

斷無明 2018-11-21 06:19 AM

[size=5][color=Blue][b]三、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识神”[/b][/color][/size]

“汝谓有众生  此则恶魔见  

唯有空阴聚  无是众生者  

如和合众材  世名之为车  

诸阴因缘合  假名为众生”——《杂阿含经》



拣魔辨异:

★邪师萧平实:“众生各各都有自己的真实常住我,都是完全独立而不相系属的。”(《阿含概论》P395)

★邪师萧平实:“《长阿含经》卷七记载中,经中说由于有识、有寿、有身根,才会成为有情众生,这就是童女迦叶菩萨说法的记录。经中先说到:【……‘婆罗门!汝亦如是无有方便,皮剥死人而求识神……以天眼力,观于众生死此生彼,从彼生此……汝不可以秽浊肉眼……】这段阿含部的经文中,已经说明:五阴灭后,另有不坏的真识(在此经中称为识、神)……正是常住不坏的真识、真神、真我,他就是第八识如来藏”。(《阿含概论》P480)悲智注:括号中为萧邪所注;文中“……”为简明而从略处。



邪师萧平实把经中的鸠摩罗迦叶比丘阿罗汉错认为在家、童女、菩萨,参见《2-6、邪师萧平实于童女迦叶男女不分、僧俗不辨而胡诌乱扯》。

邪师萧平实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并牵强附会地把入胎的无常生灭外识、识界等错认为常住不灭的“我”,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说“外识”》、《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识界”》等文。

此外,萧邪还把人死后再会转生他处或入胎、或生天、或涅槃时灭尽的识神,硬是错认为子虚乌有的永存不灭真我“入胎识”。

佛陀在经律中苦口婆心地反复强调,一切法无我、无我所,并论断:“若沙门、婆罗门计有我,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计有我。”(《杂阿含经》)

萧邪每每逃不出佛陀的预言,其错认识神为不灭“入胎识”,同样是于此五受阴计有我!

在经律中,佛陀把转世入胎的识,称为识神、神识、神我、识界、外识或欲识。

比如:“然复外识未应来趣。便不成胎。若复欲识来趣。父母不集。则非成胎……(中略)若复有时识神趣胎。父行不在。则非成胎。”(《增一阿含经》)

“父母集在一处。父母无患。识神来趣。然复父母俱相有儿。此则成胎。”(《增一阿含经》)

再比如:“识神……死此生彼。从彼生此。”(《长阿含经》)

“众生神我。死此生彼。”(《别译杂阿含经》)

识神、神识,即是无常、非我的外识、识界、识阴,无始劫来不仅入胎的是它,入卵、生天乃至堕无间地狱的也都是它,故而,萧邪独创魔词“入胎识”不仅极不恰当,更非不灭的“我”。

比如:“心意识久远长夜正信所熏。戒.施.闻.慧所熏。神识上升。向安乐处。未来生天。”(《杂阿含经》)

若错把神识或者色身误认为“我”,正是不得解脱的“慢”结。

比如:

“吾者是神识也。我者是形体之具也。于中起识生吾.我者。是名为憍慢结也。”(《增一阿含经》)

若要解脱生死轮回,就要不计、不住、不著识神是我,认清识神无常、非我,才能断慢、止慢无间等。参见《邪师萧平实胡扯“无间等”、独创魔词“有间等”》。

入无余涅槃时,以不住、无著识神故,识神灭尽无有。

比如:

“不计识,不染识,不住识,不乐识是我者,便不复更受当来识。”(《中阿含经》)

“不求识,不著识,不住识,识非是我,识非我有。”(《中阿含经》)

“佛告诸比丘。此是恶魔之像。周匝求觅跋迦梨善男子识神当生何处。佛告诸比丘。跋迦梨善男子不住识神。以刀自杀。尔时。世尊为彼跋迦梨说第一记。”(《杂阿含经》)

“弊魔波旬欲得知尊者婆迦梨神识所在。为在何处。为在人耶。为非人耶。天.龙.鬼神……(中略)世尊告曰。婆迦梨比丘神识永无所著。彼族姓子以般涅槃。”(《增一阿含经》)

“佛告比丘。求慎比丘以入涅槃。无有神识。”(《别译杂阿含经》)

现在,回头再来看★邪师萧平实:“五阴灭后,另有不坏的真识(在此经中称为识、神)”,就知道有多荒谬了。那段经文既没有提到“五阴灭后”识神还存在,也没有说识神是不坏的,纯属栽赃、祸乱正法。

悲智常说,萧邪为了夹入大量邪说,常常采用加括号、加黑体、加注释的方式,几乎到了每加即错的程度,参见《邪师萧平实自作聪明,错认“六根”为“五根”》。

这次,萧邪又以加括号的方式,特意把“识神”一词分成识、神两个字,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规避“识神”一词,混淆视听、欺骗信徒!

读过几年佛书的人,只要智商不是负数,大都知道识神、神识是无常妄想心识,即外道所言神我,萧邪智商显然没有低至负数,他对此一样是心知肚明的,只是故意隐瞒真相,刻意欺骗信徒罢了,这也是他不使用佛陀所说神识、识神、神我等既有佛法名词,刻意再编造一个魔法名词“入胎识”,目的就是混淆视听,这也是其蛇蝎之心、歹毒之处!

我们随便列举一下他的自供词吧:

★邪师萧平实:“人死了,神识也跟着消灭”。(《念佛三昧修学次第》)

★邪师萧平实:“能分别的心是神识”。(《正法眼藏》)

★邪师萧平实:“以此能知能看的心作为真心,此是误认识神。”(《生命实相之辨证》)

★邪师萧平实:“误认识神为本心。误认识神故,永远不能出离生死,反将因此以有所得法而诽谤真善知识之无所得法,舍报时地狱有份,佛子务必戒慎恐惧才好。”(《生命实相之辨证》)

★邪师萧平实:“或以凝神摄念、清明无闇之觉照心作为真如心,自以为已证本地风光,殊不知此皆识神,不离妄心妄觉。”(《入不二门》)

★邪师萧平实:“学人须知:观静、观音者,乃是识神作用,是耳识与意识之作用也。”(《入不二门》)

★邪师萧平实:“云何名为恶知识?谓自身未断我见,而又不肯依从已断我见之善知识正法,仍继续反对之者,皆名恶知识也!皆因我见及见取见未断,出生憍慢结使故也!譬如增一阿含所言:【阿那律曰:‘吾者是神识也,我者是形体之具也;于中起识,生吾、我者,是名为憍慢结也。’】(《增一阿含经》卷第七)意谓我见未断之弘法者,难免吾、我之执而生憍慢结使,故意起心造作谤法、谤人恶业;”(《阿含正义》)

愚痴凡夫必堕二边,非“常”即“断”,根本无法理解既非常、又非断、超越断、常二见的圣者境界。

邪师萧平实之所以独创伪唯识魔法名词“入胎识”,根本原因在于其对超越断、常的涅槃境界无知,误以为若无独立的“常”我,涅槃必成断灭,并依此邪见诽谤断除我见者为断见者。萧邪为了掩盖其骨子里对无余涅槃的断灭见,故而独创一个虚妄的“常”——“入胎识”。正如★邪师萧平实所言:“只能另外发明创造新的佛法,来解释自己落入断见之后再建立的常见思想不是常见”。(《阿含正义》P555)所以他就有了独创魔词“入胎识”是常住法,也有了不会断灭的“入胎识”于无余涅槃中独住的邪思出现。

只是可怜了一干痴迷信徒,善恶不分、是非不辨,被骗得不仅与圣道无缘,还将因破僧坏法而堕无间,哀哉!

斷無明 2018-11-22 10:06 AM

[size=5][color=Blue][b]            四、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本识”[/b][/color][/size]

[b] “此形不自造,亦非他所作,[/b]
[b]  因缘会而生,缘散即磨灭。”[/b]——《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四阿含诸经中佛所说的本识、入胎识”。(《阿含正义》P817)
★邪师萧平实:“万法是以四阿含中所说的本识为主体;”(《阿含概论》P68)

转世入胎的识,就是前文中依法依律指出的妄想生灭之识神,又名为外识、识界、识阴等,并非永存不灭的根本识,如果邪师萧平实硬要说入胎的就叫本识,那么这个本识也必定是无常生灭之法。
四部《阿含经》中既没有这个万法主体“本识”,也没有不坏的“本识”入胎识。邪师萧平实只是在假借四阿含真经的公信和权威,讹传晚世相似伪经编造的魔法名词,纯属栽赃佛陀。
四阿含中根本没有“本识”一词,一切法无我,故而没有一个独立的事物可以称为不坏的“本识”。
四阿含中倒是出现过“本识”两个字,而正是唯一出现的这“本识”二字,恰好撕下了萧邪“神我外道”讹传不坏“本识”的画皮。
在《增一阿含经》中,佛陀如是说“老”:
“彼云何为老。所谓彼彼众生。于此身分。齿落发白。气力劣竭。诸根纯熟。寿命日衰。无复本识。是谓为老。”
佛陀说得清楚明白,人老以后,无复本识,不再拥有从前的心智,原本的记忆、认知、感觉、判断等能力,都因衰老而衰退、迟钝,本“识”明显是无常衰败之法。
假若萧邪师徒错认该“本识”二字,就是他们妄想的不坏“本识”一词,则自证“本识”如来藏为无常败坏之法。比如:★邪师萧平实:“万法根源的实相心如来藏——四阿含中所说的本识”。(《阿含正义》P18)
在四阿含中,“识”字,除了或指识阴、或指六识,还常常指心智、智慧、明白、知道、了知、认识等含义。比如:“愚冥无智,不识善恶”、“愚冥无识,犹如禽兽”、“有识之士”、“自识往昔无数劫事”、“了知故名为识”、“为王者所识及众人所知”等等。
四阿含中只出现一次的“本识”二字,根本不是专用的佛法名词,只是“本”和“识”两个字恰巧遇到了一起罢了,并不是独立的一个词。经中“本”字,指原来的、本来的、之前的,如佛教的“本”生故事;识,指心智。
而邪师萧平实所讹传的“本识”一词,乃晚世流变的“神我外道”魔法名词,意谓不坏的根本识。比如:★邪师萧平实:“一切法由此根本识而来”。(《正法眼藏》)★邪师萧平实:“佛所说有情之根本识乃是第八识”。(《狂密与真密》)
本,既有原来、本来义,又有根本、本质义,而邪师萧平实惯于望文生义,故而把本来义错解为根本义,以至于法义完全颠倒错乱,并错认佛说“本识”为外道神我。
萧邪此类一字之差、法义完全颠倒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错解“不会”、“次法”、“预流”等,参见《邪师萧平实因不会而错会、误会“不会”义》、《太次、太差了!邪师萧平实颠倒错解“次法”义》、《愚不可及!邪师萧平实于“预流”独创颠倒错说》等文。
佛陀在经律中苦口婆心地反复强调,一切法无我,无我所,并论断:“若沙门、婆罗门计有我,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计有我。”(《杂阿含经》)萧邪恰恰是每每于此五受阴计有我!
看看萧邪的自供状,就知道什么叫贼喊捉贼了!
★邪师萧平实:“执取见闻觉知心为常不坏心,妄谓此心为轮回之根本识,为一切法之根源,执此心为常不坏心,故名常见外道。如是常见外道法,渗入佛门之中,由来已久;”(《宗通与说通》)
在四部《阿含经》中,既从未提过“本识”入胎,也从未说过有不坏“本识”,萧邪再次自证其愚痴眼盲、撒谎成性。

斷無明 2018-11-23 10:39 PM

[size=5][color=Blue][b]              五、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本心”[/b][/color][/size]

[b] “汝何言众生  汝行于魔见[/b]
[b]  此唯聚诸行  众生不可得[/b]
[b]  犹如诸支集  而起车之名[/b]
[b]  因于有五蕴  而有众生名”[/b]——《相应部》

★邪师萧平实:“‘本心’就是‘本识’”。
★邪师萧平实:“在阿含经中确有本住法‘本心’存在的文献证据。这是所有自称懂得佛法而落入断灭见者,所不愿引用的文献证据。例如《杂阿含经》卷44第1178经:‘时有婆四吒婆罗门尼,有六子相续命终;念子[b]发狂[/b],裸形被发,随路而走,至弥絺罗庵罗园中。尔时,世尊无量大众围绕说法,婆四吒婆罗门尼遥见世尊;见已,[b]即得本心[/b];惭愧羞耻,敛身蹲坐。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取汝郁多罗僧与彼婆四吒婆罗门尼,[b]令着听法[/b]。’尊者阿难即受佛教,取衣令着。时婆罗门尼得衣着已,至于佛前,稽首礼佛,退坐一面。尔时,世尊为其说法,示教照喜已,如佛常法,说法次第,乃至[b]信心清净[/b],受三自归。’”(邪师萧平实《答悲智之质疑》)

邪师萧平实再次曲解经义,硬把《杂阿含经》中“本心”二字说成是不坏“本识”入胎识,遗憾的是,与错认“本识”二字一样,再次错认“本心”二字。
转世入胎的识,就是前文中依法依律指出的妄想生灭之识神,又名为外识、识界、识阴等,并非萧邪妄想的永存不灭之“本心”,如果邪师萧平实硬要说入胎的识神就叫本心,那么这个本心——识神,也必定是无常生灭之法。
比如:
“父母集在一处。父母无患。[b]识神[/b]来趣。然复父母俱相有儿。此则成胎。”(《增一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曾自打嘴巴:“妄心[b]识神[/b]作用,不是[b]本心[/b],不是佛性。”(《正法眼藏》)
邪师萧平实错认无常败坏的识神为不坏“本心”入胎识,再次自证愚痴眼盲。

《杂阿含经》中“本心”这二个字,与前文“本识”二字类似,既非独立佛法名词,也非每位众生各自独有的不坏“本心”,恰好撕下了萧邪“神我外道”讹传不坏“本识”的画皮。
经中说得清楚明白,婆四吒因六子相续命终而失心发狂,即失去原本的心智,而失去本心,正是俗语所说的失心疯。当她见到世尊时,随即得以恢复本来心智——即得本心。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她心智恢复正常时,还没有开始听佛讲法,更谈不上信心清净而证得初果,依然只是凡夫。也就是说,她信心清净而证初果,那是在本来心智得到恢复并听闻佛法之后的事。可见,“本心”二字,并非萧邪所妄想的不坏“本心”一词。
《杂阿含经》中该“本心”二字,根本不是专用的佛法名词,只是“本”和“心”两个字恰巧遇到了一起罢了,并不是独立的一个词。经中“本”字,指原来的、本来的、之前的,如佛教的“本”生故事;心,指心智。
而邪师萧平实所讹传的“本心”即“本识”一词,乃晚世流变的“神我外道”魔法名词,意谓每位众生各自独有的不坏之根本心识。比如:★邪师萧平实:“一切法由此根本识而来”。(《正法眼藏》)★邪师萧平实:“法界之根本心——第八识阿赖耶心”。(《狂密与真密》)
本,既有原来、本来义,又有根本、本质义,而邪师萧平实惯于望文生义,故而把本来义错解为根本义,以至于法义完全颠倒错乱,并错认经中“本心”二字为每个众生各自独有的不坏神我。
萧邪此类一字之差、法义完全颠倒的案例还有很多,比如错解“不会”、“次法”、“预流”、“本识”等,参见《邪师萧平实因不会而错会、误会“不会”义》、《太次、太差了!邪师萧平实颠倒错解“次法”义》、《愚不可及!邪师萧平实于“预流”独创颠倒错说》、《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本识”》等文。
再举几例经文,亦可证明或失去、或得到的“本心”,只是本来的心智,这些都是落入“神我外道”的萧邪师徒,以选择性眼盲所不愿引用的证据。
比如:
“阿难,若有一人狂发而[b]心颠倒[/b],彼狂发心颠倒已,多不净行,非沙门法,不顺法行而说违犯。彼于后时[b]还得本心[/b],诸比丘见已,便语彼曰:‘汝曾狂发而心颠倒,狂发心颠倒已,多不净行,非沙门法,不顺法行而说违犯。贤者于后还得本心,贤者可从众求不痴律,众当共与贤者不痴律。’”(《中阿含经》)
这是说,失去本来心智而心颠倒发狂者,当本来心智得到恢复后,僧团应予其不痴律。
再比如:“居士,犹去村不远,有大火坑,满其中火,而无烟焰。若有人来,不愚不痴,亦[b]不颠倒,自住本心[/b],自由自在,用乐不用苦,甚憎恶苦,用活不用死,甚憎恶死。于居士意云何?此人宁当入火坑耶?”(《中阿含经》)
这是说,如果正常人,在心不颠倒、保持本来正常心智的情况下,是不会主动跳入火坑的。
又比如:
“诸比丘!于此世中,有诸比丘,于在家白衣面前,互相作如是称赞:某比丘是俱分解脱、某是慧解脱、某是身证、某是见至、某是信解、某是随法行、某是随信行、某是具戒善法,并作如是言:某是破戒恶法。由此而得利,彼等是得其利而结缚,[b]失去本心[/b]而耽著、不见过患、无离脱之想而受用,诸比丘!如此之[诸比丘所居]之会众,是谓重财不重正法之会众。”(《增支部》)
这段经文正说明什么叫利令智昏。
“失去本心”四个字绝对是“神我外道”所不喜见者,因为堕入“神我外道”者认为,明心之后是不会再失去本心的。不过,在邪教“正觉同修会”里一切皆有可能,不仅初果乃至阿罗汉被诽谤会退转,即使已经被萧邪印证为[b]不退位[/b]十住菩萨的诸多亲教师,也[b]纷纷退位[/b]并离开邪教正觉会,转而破斥萧邪,参见《邪师萧平实颠倒妄说“初果”会退转》一文。
再举利令智昏而失去原本正常心智的证据一例:
“于是彼即为其施食所结,而[b]失本心[/b],而耽著,不见过患,无离脱之想而受用,彼即于其处起欲寻、起恚寻、起害寻。诸比丘!我说施与如是比丘者,无有大果,何以故?诸比丘!因比丘放逸而住故。”(《增支部》)
此等诸多经证,在在可证萧邪因眼盲而错认“本心”二字为不坏“本识”入胎之识神,恰是于此五受阴计有我!
看看萧邪的自供状,就知道什么叫贼喊捉贼了!
★邪师萧平实:“[b]误认识神为本心[/b]。误认识神故,永远不能出离生死,反将因此以有所得法而诽谤真善知识之无所得法,舍报时[b]地狱有份[/b],佛子务必戒慎恐惧才好。”(《生命实相之辨证》)
愚痴凡夫骨子里透出的都是断、常二见,正如萧邪误以为若无“我”,则涅槃必为断灭,因其骨子里的这种若非“常”必“断”的二边邪见,为免“断”灭之恐惧,故而只能抓住妄想的“常”死死不放。萧邪之所以根本无法想象证得初果即已超越断、常二边邪见的境界,已经不仅仅是智商的问题了,撒谎成性、歹毒之心先改了再说吧。  

[b]  附注小议:[/b]

邪师萧平实独创的伪唯识邪说,不仅完全背离真大乘法,即使与佛灭后各个时代流变佛法相比,亦皆颠倒,乃至与佛灭千年后形成的传统唯识学亦有天壤之别。
比如,佛灭后像法时逐渐形成的[b]本心[/b]、真心、佛性、法身等概念,邪师萧平实完全依凭妄想而予颠倒说:周遍法界无处不在,被颠倒为只在身内;生佛不二同一法身,被颠倒为每位众生各自独有一不坏的“我”;无来无去,被颠倒为有来有去;无形无相,被颠倒为有形有相乃至肉眼可见,诸如此类魔说,不一而足。这正是萧邪被整个当代佛教界一致认定为“神我外道”的根本原因之一。
不过,在依真大乘法破除萧邪魔说的过程中,萧邪对这些晚世大乘佛法的颠倒错解,却不在悲智纠正之列,唯示真实,免得萧邪信徒更加迷徨而难辨真伪。

斷無明 2018-11-24 08:31 PM

[size=5][color=Blue][b]六、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扯“不系识”[/b][/color][/size]

[b]  “有业报而无作者。”[/b]——释迦佛陀

[b]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舍利子尊者在《阿毗达摩集异门足论》卷十一中的说法是和舍利弗尊者(《舍利弗阿毗昙论》卷一)的说法一样的……若观待[b]不系识[/b](不被三界系缚的识——入胎识、如来藏),则无色界识名粗;”(《阿含正义》P1763)

舍利子与舍利弗,竟被误认为是两位不同的尊者,这是眼盲者的愚痴之作,参见《2-3、邪师萧平实有眼生盲不识舍利子》。
邪师萧平实明明眼盲却装作具眼者已经够可耻了,而断章取义地把不系识瞎扯为其独创魔法名词入胎识,刻意隐瞒真相、欺骗信徒,那才更歹毒呢。
请看《集异门足论》的前后原文:
“云何名为诸所有识。答尽所有识。谓[b]六识[/b]身。何等为六。谓眼识耳鼻舌身意识。如是名为诸所有识。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者……若内若外者……[b]若粗若细[/b]者……若观待不系识则无色界识名粗。若观待无色界识。则[b]不系识名细[/b]……若劣若胜者……若观待不系识。则无色界识名劣。若观待无色界识。则不系识名胜……若远若近者……说名[b]识蕴[/b]。”
论中明明是在对识蕴进行细细分别解说,何为识蕴中的粗识、细识,何为识蕴中的劣识、胜识,而无论粗、细、胜、劣之识,皆属于无常、非我的识蕴。
比如:
“如是观受.想.行.[b]识[/b]。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b]若细[/b]。若好.若丑。若远.若近。彼一切悉皆[b]无常[/b]。”(《杂阿含经》)
再比如:
“凡是诸色……受想行[b]识[/b]。若过去若未来若现在。若内若外若粗[b]若细[/b]。若胜若劣若远若近。此等亦[b]非是我[/b]。”(《律》)
邪师萧平实常常以加括号、加黑体、加注释的方式夹杂私货与邪见,参见《邪师萧平实自作聪明,错认“六根”为“五根”》。
本次,论中明明说不系识属于识蕴,是无常生灭之法,萧邪却刻意对不系识加黑体,并以加括号的方式,瞎扯不系识就是不生灭的入胎识,再次自证其“神我外道”的虚妄与邪见。
其实,阿罗汉尚未入涅槃之前,其六根对六尘一样会生起六识,然其六识念念之中不起贪著、不系六尘、离于生死,故而称为不系识,不若凡夫六识念念之中起于贪著、系于六尘、入于生死,正如《杂阿含经》所说:“非眼系色。非色系眼。乃至非意系法。非法系意。中间欲贪。是其系也。”
阿罗汉依然会起于六识,因其所起六识之中无有贪著系缚,故得离苦解脱。比如:“于彼乐觉,离系不系;于彼苦觉,离系不系;于不苦不乐觉,离系不系。于何离系?离于贪欲、瞋恚、愚痴,离于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我说斯等,名为离苦。”(《杂阿含经》)
不系识虽然与无色界识相比可称为细识,但却同样是属于识蕴、六识,皆为无常生灭之法,并非邪师萧平实所编造的、子虚乌有的不生灭入胎识。况且,究竟解脱者的不系识,即使属于识蕴,却必将灭尽无余,“以断胞胎之根。生死永尽。更不复受胞胎。”(《增一阿含经》)不系识又怎么可以称为入胎之识呢?
论中前后都清楚明白地在讲,诸所有识乃至不系识皆属六识、识蕴,邪师萧平实刻意不引前文、切断后文,以隐瞒真相、欺骗信徒,鬼都不会相信他正好没看到紧接着的上一句、下一句论文。如此简单基础的佛法常识,邪师萧平实尚且刻意隐瞒、欺骗,实在是太歹毒、太无良了!

KFC1968 2018-11-24 08:38 PM

癲夠味

斷無明 2018-11-25 08:16 PM

[size=5][color=Blue][b]七、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扯“取阴俱识”[/b][/color][/size]

[b] “若离色.受.想.行。识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b]——释迦佛陀

[b]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在《杂阿含经》卷二第三十九经中……取阴俱识(好比是摄取五阴而与五阴同在的识,具有出生五阴的功能)……出生五阴而摄持五阴的识,当然是另一个识——第八识:取阴俱识。”(《阿含概论》P180)

在附录《杂阿含·三十九经》中,佛陀对五阴简单譬喻:若有地界、水界,种子就会生长。地界、水界、种子这三者:地界,喻色、受、想、行等四阴;水界,喻贪喜;种子,喻会断坏、生长、增广的取阴俱识——识阴。
该经中,因识阴于色、受、想、行等四阴中执取攀缘而住,故名取阴俱识;被识阴执取攀缘而住的四个住处,即色、受、想、行等四阴,名为四识住。

如此简单的佛法名词,竟被萧邪刻意曲解、混淆得面目皆非,绕来绕去、长篇大论、拉拉杂杂,一干眼盲众生早被绕得迷乱颠倒不辨真伪了。擅于狡辩的萧邪,亦惯于用长篇大论并曲解佛经来把人绕晕,悲智就简洁明了地还原真相。

经中明明说,取阴俱识,执取攀缘的是色、受、想、行等四阴,是摄取四阴并与四阴同在的识,并非萧邪刻意以加括号的方式夹杂的私货——摄取五阴而与五阴同在的识。
对经中所说:种子识阴所住的地界,喻为四识住,即识阴执取攀缘的四个住处——色、受、想、行等四阴,萧邪为何刻意选择性眼盲,视而不见呢?太恶毒了!
对经中所说:若离色、受、想、行等四阴,则无有识阴。对此,萧邪还[b]篡改佛经[/b],把取阴俱识或住、或离的“四阴”混淆为“五阴”。
比如:“比丘。若离色.受.想.行[b]。识[/b]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杂阿含经》)
佛陀明明说的是,离开色、受、想、行等四阴这四个识阴的住处,不会存在有来有去的识阴。
★邪师萧平实:“比丘!若离色、受、想、行[b]、识,[/b]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阿含概论》P229)
萧邪篡改佛经后,只能错解为,离开色、受、想、行、识这五阴,不会存在有来有去的“取阴俱识”。如此萧邪则把取阴俱识执取“四阴”,篡改为执取“五阴”,从而否定取阴俱识实质就是执取前四阴的识阴。
特别需要说明,离四阴尚且不存在有来有去的不坏“入胎识”,离五阴又怎么会有不坏的“我”有来有去呢?更何况,有来有去的怎么可能是不生灭法呢?萧邪太擅于自打嘴巴了。
经中还说,识阴若于色、受、想、行四阴离贪,则识阴无所住而灭尽涅槃,“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正如经中常说,入无余涅槃者之神识、识阴,不见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方。
比如:
“弊魔波旬欲得知尊者婆迦梨神识所在……(中略)不见东西南北。四维上下。皆悉周遍而不知神识之处。”(《增一阿含经》)
“佛告比丘。求慎比丘以入涅槃。无有神识。无所至方。”(《别译杂阿含经》)
神识,即无常生灭之识神、识阴,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识神”》。
经中反反复复讲“取阴俱”的这个识,执取攀缘的是色、受、想、行“四阴”——四识住,而非“五阴”,鬼都不会相信萧邪恰好眼盲而没看到。
一切法无我。佛陀曾记说:“若沙门、婆罗门计有我,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计有我。”(《杂阿含经》)萧邪又一次堕入其中,其错认取阴俱识为不灭入胎识,同样是于五阴之识阴计为“我”!
萧邪乃堕于“神我外道”的愚痴凡夫,颠倒妄想必定有个不坏的“我”,以至于疯狂地篡改佛经、曲解经义,其歹毒与恶行令人发指。

[b]附录[/b]——《杂阿含·三十九经》: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五种种子。何等为五。谓根种子.茎种子.节种子.自落种子.实种子。此五种子不断.不坏.不腐.不中风。新熟坚实。有地界而无水界。彼种子不生长增广。若彼种新熟坚实。不断.不坏.不中风。有水界而无地界。彼种子亦不生长增广。若彼种子新熟坚实。不断.不坏.不腐.不中风。[b]有地.水界。彼种子生长增广。[/b]
比丘。[b]彼五种子者。譬取阴俱识。地界者。譬四识住。水界者。譬贪喜。四取攀缘识住[/b]。何等为四。[b]于色中识住[/b]。攀缘色。喜贪润泽。生长增广。[b]于受.想.行中识住。[/b]攀缘受.想.行。贪喜润泽。生长增广。比丘。识于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
比丘。[b]若离[/b]色.受.想.行[b]。识[/b]有若来.若去.若住.若生者。彼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益生痴。以非境界故。[b]色界离贪[/b]。离贪已。于色封滞。意生缚断。于色封滞。意生缚断已。攀缘断。攀缘断已。识无住处。不复生长增广。[b]受.想.行界离贪。[/b]离贪已。于行封滞。意生触断。于行封滞。意生触断已。攀缘断。攀缘断已。彼[b]识无所住。[/b]不复生长增广。不生长故。不作行。不作行已住。住已知足。知足已解脱。解脱已。于诸世间都无所取.无所著。无所取.无所著已。自觉[b]涅槃[/b]。我生已尽。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后有。我说[b]彼识不至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所至趣。[/b]唯见法。欲入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ycjen 2018-11-25 09:05 PM

天鉴悲智是誰 ?
:smile_53:

斷無明 2018-11-25 09:53 PM

[quote]原帖由 [i]ycjen[/i] 於 2018-11-25 09:05 PM 發表 [url=https://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91074797&ptid=27856569][img]https://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天鉴悲智是誰 ?
:smile_53: [/quote]这是悲智办的论坛,法友可以去了解下:
民间反邪论坛:天鉴论坛
[url]http://www.tianjian.cc/forum.php[/url]

斷無明 2018-11-29 01:10 PM

[size=5][color=Blue][b]八、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阿赖耶”[/b][/color][/size]

[b]  “若沙门、婆罗门计有我,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计有我。”[/b]——释迦佛陀

[b]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入胎识、如来藏,就是南传佛法阿含经中所说的阿赖耶识”。(《阿含正义》P1175)

在南传《阿含经》中,根本没有“阿赖耶识”这四个字,就像根本没有入胎识、住胎识、本际识等魔法名词一样,萧邪又一次打着《阿含经》的旗号栽赃佛陀!
真大乘法中唯有“阿赖耶”三字,指愚痴众生所贪爱之无常五阴身,并非“识”,至像法时,于相似伪大乘法中才流变而成子虚乌有的“识”,一干眼盲者于此装模作样地自娱自乐,广造伪经谬论以证必有此龟毛“识”,苦苦争论龟毛长短、黑白等妄想法不休不息,或真或妄、或常无常,云山雾罩、众说纷纭,真笑煞人也。
生灭阿赖耶“识”尚且是龟毛妄想法,萧邪等辈所错认之不坏阿赖耶“识”则更增悖谬,荒唐无稽不可言喻!  
[b]第一,铁的事实:南传《阿含经》中根本没有“阿赖耶识”四字。[/b]
萧邪师徒无论如何旁征博引地诡辩,也无论编造何等理由对悲智予以诽谤、贬损,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南传《阿含经》中阿赖耶三个字后面无“识”字,“识”字唯存于萧邪妄想中。狡辩,纯属栽赃佛陀,却无法改变事实!  
[b]第二,正本清源:阿赖耶非“识”。[/b]
真大乘法中唯有“阿赖耶”三字,指愚痴众生所贪爱之无常五阴身,并非单指六识、识阴等“识”,更非子虚乌有的不坏“识”!
阿赖耶,乃音译,义译为爱执(之处)、住宅、有身等义,佛法中指愚痴众生喜乐贪著的五阴身。
于五阴身或名阿赖耶,愚痴凡夫皆妄计“我”或“我所”而喜乐贪著,此为身见,是初果必断三结之一,“身见.戒取.疑。此三结尽。名须陀洹。”(《杂阿含经》)
如经中说:
“依我所证得此法,甚深难见、难悟。寂静微妙,超越思念之领域。深妙唯贤者始知。又,此诸人等乐阿赖耶,喜阿赖耶,跳跃阿赖耶。诸人依于乐阿赖耶,喜阿赖耶,跳跃阿赖耶,而难见此理。此理者,即所谓依缘、缘起是。此理亦难见。此理者,即一切行之止静,一切依之舍离、爱尽、离、灭、涅槃是。”(《相应部》)
律中也说了同样的道理:
“我证得此法,甚深、难见、难解、寂静、美妙,超寻思境而至微,唯智者所能知焉。然此众生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而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众生,难见此缘依性、缘起处也。亦甚难见一切诸行寂止,一切缘依断舍,渴爱灭尽,离、灭、涅槃处。”(《律》)
可见,于阿赖耶即五阴身,愚痴众生喜乐贪著,故而难见一切皆缘起而非不坏“我”所生,更难见缘灭、涅槃之理。
愚痴凡夫所贪著的阿赖耶只是五阴身。比如:
“何等为有身。谓五受阴。色受阴。受.想.行.识受阴。云何有身集。谓当来有爱.贪.喜俱。于彼彼爱乐。是名有身集。”(《杂阿含经》)
“于色有欲、贪、喜、爱,染着于此,缠绵于此,故说为众生。受……想……行……于识有欲、贪、喜、爱,染着于此,缠绵于此,故说为众生。”(《相应部》)
“比丘!由有色、取色,由现贪于色,而生有身见。由有受……想……行……识,取识,由现贪于识,而起有身见。”(《相应部》)
可见,萧邪师徒即使编造、引用万千邪说,除了栽赃佛陀、更增罪业外,根本无法改变《阿含经》中阿赖耶一词的真义:指的是愚痴凡夫所贪著五阴身,绝非不坏“我”。  
[b]第三,阿赖耶(五阴身)是无常生灭法,灭尽则涅槃。[/b]
众生之所以不能解脱苦,正是由于爱乐有身、于阿赖耶这个五阴身错认为“我”。
比如:
“深爱乐有身,不正尽苦故,名为不断有身。”(《增支部》)
“无闻凡夫,不识圣者,不知圣者之法……观色即是我……观受即我……观想即是我……观行即是我……观识即是我……如是谓自身常住见也。”(《中部》)
若于阿赖耶(五阴身)断贪,阿赖耶(五阴身)则灭尽,涅槃。断绝阿赖耶,是涅槃的另一同义词。
比如:
“于色须断欲、贪、喜、爱……受……想……行……于识须断欲、贪、喜、爱。若如是断彼识者,即如截断多罗树头及根,令归于无,使未来不生。”(《相应部》)
“比丘们!与所有诸有为法或无为法相比,离贪被说为其中之第一,即:憍慢的磨灭、渴望的调伏、[b]阿赖耶的根除[/b]、轮回的断绝、渴爱的灭尽、离贪、灭、涅槃。”(《增支部》)
可见,在《阿含经》中,萧邪所谎称的不坏阿赖耶“识”根本不存在,而存在的阿赖耶一词,又是如萧邪师徒之类的愚痴众生错认、妄计之无常五阴“我”,是需要根除灭尽的。  
[b]第四,魔词阿赖耶识,流变伊始尚保持生灭义,辗转讹变竟为不坏“我”。[/b]
时空轮转,像法时相似伪法喷涌而出,阿赖耶(五阴身)亦随之流变为阿赖耶“识”,流变伊始尚保持无常生灭之义。
比如:
“[b]阿赖耶识体是无常[/b]。”(《瑜伽师地论》)
“阿赖耶识于所缘境念念生灭。当知刹那相续流转非一非常。”(《瑜伽师地论》)
“无余依涅槃界中。是无心地。何以故。于此界中。阿赖耶识亦永灭故。”(《瑜伽师地论》)
“阿赖耶识……此识无始时来念念生灭前后变异。因灭果生非常一故。”(《成唯识论》)
“诸法门中。涅槃最胜。诸离憍慢。息诸渴爱。[b]灭阿赖耶[/b]。断诸径路。爱尽离欲。寂静涅槃。”(《本事经》)
“又彼岸者无阿赖耶。于彼不起阿赖耶心故名为涅槃。”(《大集大虚空藏菩萨所问经》)
“[b]灭阿赖耶[/b]。息除无明乃至老死。息除愁叹忧苦热恼。观察如是十二缘起。”(《说无垢称经》)
这些晚世经、论,还是交给萧邪师徒自娱自乐去吧。
至像法晚时,伪大乘法更增变异,本自子虚之无常阿赖耶“识”,又被附佛“神我外道”广造伪经谬论讹篡为不坏之“识”,生灭虚妄阿赖耶“识”尚且是龟毛妄想法,萧邪等伪菩萨辈所错认之不坏真常阿赖耶“识”则更加荒唐无稽!
然而,此阿赖耶“识”,若真若妄、若常无常,皆龌龊妄想法,于此争论千年不休不息、互相攻讦,最多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龟毛而已。
总而言之,于阿赖耶之后加“识”字之一切经论,皆晚世流变相似伪法,欢迎萧邪信徒据此勤加检索、多多指证伪经、谬论。  

[b]附注小议:[/b]
★邪师萧平实:“六界中的识界绝对不是意识心,也不是意根心,那当然就是入胎识阿赖耶了!”(《阿含正义》P296)
识界,即无常之识阴,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识界”》。又且,在萧邪口中,阿赖耶,即阿赖耶识,二者无别,那些意欲编造二者根本不同以护邪见之萧邪信徒,小心萧邪脸皮更增厚肿。
★邪师萧平实:“佛陀示现在人间时,也说有一个常住不坏的心体,名为识、如、真如、我、如来藏、实际、本际、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等种种名,如是说有常住不坏的精神体”。(《阿含概论》P224)
萧邪刻意曲解爱、乐、欣、喜等字,把含义皆为喜贪义的四个独立动词,硬是与阿赖耶三字栽植到一起,看似“爱阿赖耶”等是一个完整独立的名词,以此混淆视听、欺骗信徒。太歹毒了!
★邪师萧平实:“如今的南传佛法中所谓的阿罗汉,都已经不懂他们的阿含经所说的爱阿赖耶、乐阿赖耶、欣阿赖耶、喜阿赖耶的真义……由此可见这个我慢是极难断除的,除非有真正善知识的教示。”(《阿含正义》1378)
自己我慢不除也就罢了,贼喊捉贼就太令人恶心了。萧邪乃自赞毁他之真贼人,处处忘不了以其颠倒邪见栽赃诽谤《阿含经》、贬低阿罗汉以抬高自己。

斷無明 2018-11-30 08:22 PM

[size=5][color=Blue][b]九、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讹传“第八识”[/b][/color][/size]

[b]  “一切所有皆归于空。无我.无人。无寿.无命。”[/b]——《增一阿含经》

[b]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在四阿含诸经中,意根总是被佛陀说为根而不说为识的;只有本识——第八识入胎识——才会被佛陀同样说为识。”(《阿含概论》P446)
★邪师萧平实:“阿含圣教的八个识”。(《阿含正义》P400)

在四部《阿含经》中,根本没有“第八识”,就像根本没有入胎识、住胎识、本识、本际识、阿赖耶识等魔法名词一样,萧邪又一次打着《阿含经》的旗号栽赃佛陀!
真大乘法中唯有识阴、六识,至像法时,于相似伪大乘法中才流变而出子虚乌有的“第八识”,一干眼盲者于此装模作样地自娱自乐,广造伪经谬论以证必有此龟毛“识”,苦苦争论龟毛长短、黑白等妄想法不休不息,或真或妄、或常无常,云山雾罩、众说纷纭,真笑煞人也。
生灭“第八识”尚且是龟毛妄想法,萧邪等辈所错认之不坏“第八识”则更增悖谬,荒唐无稽不可言喻!
[b]第一,铁的事实:四部《阿含经》中根本没有“第八识”。[/b]
萧邪师徒无论如何旁征博引地诡辩,也无论编造何等理由对悲智予以诽谤、贬损,也改变不了这一事实,四部《阿含经》中任何与“识”相关者,皆非第八识,第八识唯存于萧邪妄想中。狡辩,纯属栽赃佛陀,却无法改变事实!
[b]第二,正本清源:真大乘法中唯有无常之识阴、六识。[/b]
真大乘法中唯有无常之识阴、六识,且诸所有识皆无常、非我。
比如:
“[b]诸所有识[/b]……[b]无常[/b].苦.空.[b]非我[/b]。所以者何。以识无坚实故。”(《杂阿含经》)
历数已经扒下的八张“第八识”的画皮:外识、识界、识神、本识、本心、不系识、取阴俱识和阿赖耶识等等,都非不坏“第八识”,没有一例是超出五阴之外的,正如佛陀所记说,一切法无我,若有人计有我,皆于五阴妄计有我。
萧邪师徒即使编造、引用万千邪说,除了栽赃佛陀、更增罪业外,根本无法改变《阿含经》中绝无第八识的事实。
[b]第三,魔词第八识,流变伊始尚保持生灭义,辗转讹变竟为不坏“我”。[/b]
时空轮转,像法时相似伪法泛如波涛,辗转讹变出“八识”,唯流变伊始,第八识尚保持无常生灭之义。
比如:
“然依生灭八识。”(《宗镜录》)
“以诸种子与第八识俱生灭故。”(《成唯识论了义灯》)
至像法晚时,伪大乘法更增变异,本自子虚之无常“第八识”,又被附佛“神我外道”广造伪经谬论讹篡为不坏之“识”,生灭虚妄“第八识”尚且是龟毛妄想法,萧邪等伪菩萨辈所错认之不坏真常“第八识”则更加荒唐无稽!
然而,此“第八识”,若真若妄、若常无常,皆龌龊妄想法,于此争论千年不休不息、互相攻讦,最多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龟毛而已。
[b]第四,萧邪刻意隐瞒流变之“八识”亦无常、无我。[/b]  
邪师萧平实惯于断章“曲”义,刻意对所引经论掐头去尾,乃至前文、后文正是自打嘴巴的话,却愣是假装看不到,如此无耻之事他干得实在太多了,参见《1-12、邪师萧平实刻意隐瞒、欺骗说无想定中意识断灭》、《2-3、邪师萧平实有眼生盲不识舍利子》、《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瞎扯“不系识”》等文中之案例。若有人为萧邪辩护说,他只是无知+眼瞎,并非撒谎成性+歹毒,鬼都不会相信的。
比如:
★邪师萧平实:“四阿含诸经中,皆未曾说为第八识者;乃至大乘法诸经中,亦少有明说为第八识者,[b]唯有一部[/b]大乘经中曾说为第八识:‘【然彼[b]六界各无有我[/b]】……[b]眼识乃至第八识[/b]此名[b]识界[/b]……【而彼地界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命。非男非女亦无自无他。乃至水火风空识界亦[b]无我[/b]无人无众生无寿命。非男非女亦无自无他。又复若于如是六界。而作一想凡夫想[b]常想[/b]实想久想乐想[b]我想[/b]人想众生想寿命想蠕动想。由[b]无智[/b]故作如是等种种之想。是故说名[b]无明[/b]。】’(《大乘舍黎娑担摩经》)”(《阿含正义》P976)
邪师萧平实刻意不引前文、切断后文,而黑色括号【……】中的文字,就是他刻意断开以隐瞒、欺骗其信徒的,鬼都不会相信他正好没看到前面、后面的那些文字,实在是太歹毒了!
邪师萧平实所言“唯有一部大乘经”提到八识,可此经中明确说:眼识乃至八识皆属无常、无我的识界,若作常想、我想,即是愚痴无智,名为无明。然而,萧邪却明目张胆地隐瞒、欺骗,目的无外乎是为了维护其“神我外道”不坏“八识”之邪见。
关于六界之识界即是无常、无我的识阴,可参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认“识界”》。
[b]第五,流变真相:总别、种属不分而有“八苦”乃至“八识”等魔词。[/b]
愚痴者编造伪经,误把概括总说的“五阴炽盛苦”归于分别细说的诸苦之一而有“八苦”,就像说人有三种:人、男人和女人,都是一样的荒谬,参见《邪师萧平实眼盲讹传“八苦”流变伪说》。
“八识”比“八苦”更加荒唐,在于“八识”邪说中的第七识、第八识皆为妄想伪说:萧邪等伪菩萨们严重混淆根与识的差别,故而妄计意根为“第七识”。然而,意根是根,根本就不是能分别感知的第七识,正如萧邪之自供,“在四阿含诸经中,意根总是被佛陀说为根而不说为识的”。在妄想法第七识基础上,更有眼盲者进而误把概括总说的“识阴”或“五阴”归于分别细说的诸识之一而有“八识”,诸如外识、识界、识神、不系识、取阴俱识、阿赖耶识等皆属此类,实属总别、种属不分的妄想法。
何为总说?比如:
“若所有诸色……彼一切总说色阴。随诸所有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彼一切总说受.想.行.识阴。”(《杂阿含经》)
妄计之第七识意根乃至第八识,于诸法丝毫不能分别感知,唯有意、法缘生意识,有了意识等六识才能分别感知诸法。若六识暂灭,比如入灭尽定者,即使山崩地裂也绝对无知无觉。误以为在灭尽定中有第七识或第八识能时时观察“外法尘是否有大变动”,并在“有特别大的法尘变动,他就一定会唤起意识”,纯属萧邪等辈的妄想法,参见《1-19、邪师萧平实胡诌“灭尽定”之二》。
第七识尚且虚妄,第八识岂非更加荒唐之至!然伪菩萨们擅于辗转相欺,你若编造讹传第七识,我必编造个你不懂的第八识阿赖耶识盖过你;你若编造第八识,他则必头上安头炮制出更“殊胜”的第九阿摩罗识乃至第十识,如是辗转流变。
比如:
“以照识性故。是庵摩罗识。照识如故。是阿赖耶识。亦照亦灭故。是阿陀那识。是名观心中三识。”(《宗镜录》)
又比如:
★邪师萧平实:“仍对根本识(或称第八识,或方便称第九、第十识。详拙著《正法眼藏——护法集》)完全无知”。(《狂密与真密》)
★邪师萧平实:“杨、蔡、莲等人如是主张已,其所说真如纵使不名为第九识,本质仍是第九识心体也,若非心体则无可能出生第八识也,非因其强言为第八识便可不是第九识也。”(《真假开悟》)
再比如:
“阿罗耶识是无常。是有漏法。阿摩罗识是常。是无漏法。”(《决定藏论》)
萧邪妄想有个阿赖耶识是常,《决定藏论》则狠抽之,谓阿摩罗识才是常。
伪菩萨们个个说得玄而又玄、云山雾罩,若不如此,必不能显示出自家之“殊胜”。若不发人所不能发之眩惑“殊胜”法,怎能骗倒他人、妄言自家的龟毛法才是“真大乘法”呢?
言而总之,妄认“八识”之一切经论,皆晚世流变相似伪法,欢迎萧邪信徒据此勤加检索、多多指证伪经、谬论。

[b]附注小议:[/b]
一、萧邪自打嘴巴之一。比如:
★邪师萧平实:“意根是出生识阴六识的助缘六根之一,不属于识阴所摄的识”。(《阿含概论》)
★邪师萧平实:“识阴(意根与眼等六识)”。(《阿含正义》P177)
二、萧邪自打嘴巴之二。比如:
★邪师萧平实:“识阴(意根与眼等六识)”。(《阿含正义》)
★邪师萧平实:“在灭尽定中……十八界只剩下意根存在”。(《阿含概论》) 
★邪师萧平实:“(灭尽)定中没有识阴所含摄的心存在”。(《阿含概论》)
三、萧邪自打嘴巴之三。比如:
★邪师萧平实:“识阴(意根与眼等六识)”。(《阿含正义》)
★邪师萧平实:“六界中的识界绝对不是意识心,也不是意根心,那当然就是入胎识阿赖耶了!”(《阿含概论》)
识界即识阴,是否包含意根与意识,同为萧邪的两句话竟然完全颠倒了,夫复何言!
四、邪师萧平实邪见至深之因由。
邪师萧平实之所以处处颠三倒四、自打嘴巴,皆由其浸淫于伪菩萨们编造的伪经谬论日久,反倒于真大乘法茫然无知所致。
比如:
★邪师萧平实:“第七识意根”。(《阿含正义》)
“及无心二定者。谓无想灭尽定。俱无六识故名无心。”(《成唯识论》)
“意识灭七识亦灭。”(《楞伽经》)
关于无想定中意识未灭,灭尽定中意识等六识灭,然意根、识阴不灭,请参见《1-13、邪师萧平实故意隐瞒佛法正说以护其“二无心定”邪见》、《1-18、邪师萧平实胡诌“灭尽定”之一》等文。

斷無明 2018-12-2 09:50 AM

[size=5][color=Blue][b]十、撕下“神我外道”画皮之萧邪错解“异我”[/b][/color][/size]

[b]  “色是无我、受……想……行……识是无我,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b]——《相应部》

[b]  拣魔辨异:[/b]
★邪师萧平实:“四阿含处处说到的真我……[b]非我、不异我、不相在[/b]……三世的色蕴及五尘也不能说是异于真我,因为都是由真我本识出生的,而且是附属在真我本识之内来运作的,所以又说[b]不异我[/b]……五阴不是真我,所以宣称五阴[b]非我[/b],而不说五阴[b]无我[/b]……佛却说[b]非我[/b]而不说无我,却说[b]不异我[/b]而不说无我;所以在[b]非我[/b]之后接着又说不异我,故绝对不是[b]五蕴无我[/b]的意思。[b]不异我[/b]——与自我不异……‘五阴不是真我,也不异于真我’”(《阿含正义》P843—851)悲智注:黑体是由萧邪特意加注的。

[b]第一,铁的事实:四阿含中根本没有“真我”。[/b]
在四阿含中,就像根本没有入胎识、住胎识、本识、本际识、阿赖耶识、第八识等魔法名词一样,也根本没有“真我”,这一系列名词都是“神我外道”的妄想法,撒谎成性的邪师萧平实,又一次打着《阿含经》的旗号栽赃佛陀!
[b]  第二,正本清源:真大乘法中处处说五蕴无我。[/b]
真大乘法中,明明处处说一切法无我、诸法无我、五蕴无我,这是三法印之一!比如:“色是无我、受……想……行……识是无我,一切行无常,一切法无我。”(《相应部》)
伪大乘“神我外道”之辈,竟然公然否定五蕴无我,妄想五蕴是由不坏“我”所出生,一干眼盲者于此装模作样地自娱自乐,千百年来广造伪经谬论以证必有此龟毛“我”,苦苦争论龟毛长短、黑白等妄想法不休不息,乃至今时萧邪师徒等愚痴辈,竟妄想众生身内皆各自拥有一个独立的“我”,佛法流变若此,其荒唐、悲哀不可言喻!
[b]  第三,异我=我所。[/b]
愚痴凡夫皆妄执五蕴身心有个不坏的“我”,此为我见;妄执有“我”之凡夫,亦必妄执由此子虚之“我”所生起、主宰的五蕴身心为“我所”,此为我所见。
我见、我所见,总名身见,是初果必须断除的三结之一。比如:“尊者优波先那,久已根绝我见、我所见”。(《相应部》)
在南传阿含经中,异于“我”、由“我”所生起的一切,皆译为“我所”。
在北传阿含经中,异于“我”、由“我”所生起的一切,或译为“我所”,或译为“异我”,二者含义完全相同。
我所=异我,这是阿含经中反反复复明确说明的。
比如,在《杂阿含经》中:
“色是我所,是名色异我。”
“受是我所。是名受异我。”
“想是我所。是名想异我。”
“行是我所。是名行异我。”
“识是我所。是名识异我。”
在四阿含中,五蕴不异我、非异我,指的是因五蕴无我故,所以五蕴必不是由“我”所主宰、所生起的“我所”——非我所。
可见,萧邪把五阴不异我、非异我,颠倒错解为:五蕴有个“我”,由这个“我”所出生的五蕴不异于我(根本说不通啊!),以至于法义完全颠倒。
[b]  第四,五蕴无我=非我、非我所、不相在。[/b]
五蕴无我、诸法无我,这是三法印之一!
初果必须破除的身见,指妄计五蕴身心是由“我”所主宰、所出生的我见、我所见——二十种萨迦耶见,全部破除则证初果。
比如:
“时仙道王于缘生理既深晓悟。不起于座以智金刚杵。摧破二十种萨迦耶见山。得预流果。”(《律》)
五蕴无我,展开详细说就是五蕴皆“非我、非我所、不相在”。
比如:
“色[b]无我[/b]。无我者则无常。无常者则是苦。若苦者。彼一切[b]非我.不异我.[/b]不相在。当作是观。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多闻圣弟子于此五受阴观察[b]非我.非我所[/b]。”(《杂阿含经》)
“诸所有色……彼一切[b]非我.非异我[/b].不相在。是名正慧。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杂阿含经》)
愚痴凡夫对每一蕴各有四种邪见产生,五蕴则共计二十种,佛陀则反复通过这二十种情况,全方位地对“我”的存在予以否定。
比如:“愚痴无闻凡夫见色是我.色异我.色中我.我中色。受.想.行.识见是我.识异我.我中识.识中我。长者。是名身见。”(《杂阿含经》)
以色无我为例,“愚痴无闻凡夫见色是我.色异我.色中我.我中色。”,通过如下四种情况,全方位否定“我”。
第一种情况,以色无我故,色本身必不是我——[b]非我[/b];
第二种情况,以色无我故,色必不是由“我”所主宰、所出生——[b]非我所[/b];
正如佛陀所说:“法无有吾我,亦复无我所。我既非当有,我所何由生。”(《杂阿含经》)
第三种情况,以色无我、非我所故,色中必无我,即我不在色中——[b]不相在[/b]。
第四种情况,以色无我、非我所故,色外必无我,即色不在我中——[b]不相在[/b]。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各四种邪见情况,共计二十种萨迦耶见,而“多闻圣弟子不见色是我.异我.相在。不见受.想.行.识。是我.异我.相在。”(《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错解“异我”,皆因其完全堕入“神我外道”而不自知,错认五蕴“是由真我本识出生的”“附属在真我本识之内”,正是上述“异我、相在”的种种“我见、我所见”,十足的愚痴凡夫。

[b]附注小议:[/b]
邪师萧平实颠倒错解“异我”而生起我见、我所见,必然逃不掉堕入“相在”,也必然会错解“相在”。
★邪师萧平实:“真我本识与无我(悲智注:自打嘴巴!)的蕴处界,是同时同处而不相在的,不是真我与蕴处界混合为一不可分离。”(《阿含概论》P476)
即使“真我”与蕴处界可以分离、没有混合为一,只要有“我”也必堕“相在”,而“附属在真我本识之内”即是相在,我中色!萧邪妄言每个众生身内都各自拥有一个独立的“我”,亦是堕入“相在”,色中我!
无论错认“我”在五蕴中、五蕴中有“我”,还是错认五蕴在“我”中、五蕴外有“我”,皆为堕入“相在”之邪见。
比如:
“若诸沙门.婆罗门[b]见有我者。一切皆于此五受阴见我[/b]。诸沙门.婆罗门见色是我.色异我.我在色.色在我。见受.想.行.识是我.识异我.我在识.识在我。愚痴无闻凡夫以无明故。见色是我.异我.相在。[b]言我真实不舍[/b]。”(《杂阿含经》)
邪师萧平实惯于望文生义,既错解“异我”,又错解“相在”,非愚痴凡夫而何?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摧邪显正】千年魔网——“八识”邪说大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