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原創] 愛情 第十篇 《譚仔特辣》

pooh1989821 2017-7-12 09:02 AM

[原創] 愛情 第十篇 《譚仔特辣》

寫了《土匪的雞翼》,讓我想到用譚仔的米線作第二個題材,又酸又辣的湯底正好符合愛情的味道,所以我又寫起來。

《譚仔特辣》

  他轉了工,到了陌生的地區上班,跟同事還未熟稔,只好一個人吃午飯。一來他不吃米飯,喜歡湯粉類的食物,二來他是個嗜辣狂徒,所以就經常到譚仔吃米線。有些人認為有「三哥」商標的較好吃,怎樣也都不肯去「普通」的譚仔,十分執著,但他卻有研究,無論有沒有「三哥」的商標,只要在公司附近的,他總會作了它們的常客。

  「墨丸、腩肉,特辣,走芽菜,麻煩你。」天氣終於肯冷一點,愛辣的「大汗怪」終於可以吃特辣而不至於蒙古皇帝打仔。不一會,耳邊傳來大媽的叫聲:「襪毽、懶欲,戴肋。」他一隻手繼續翻動手機,另一隻手示意大媽放下,但卻有把女仕的聲音說是她的。他抬起頭來,往那個方向看,是一個跟他差不多的白領女仕舉起手。大媽拿起我的單看:「禮叫的是沒有芽菜,這碗有芽菜的,是靚女的,不是禮的。」他看一看面前細小瘦削的女子,想不到她跟自己一樣愛吃腩肉,更想不到她是個這麼吃得辣的人,唯一不同的是她會吃芽菜。其實他也會吃芽菜,不是吃了會敏感,也不是討厭至嘔,只是不太愛吃而已。

  過了一陣子,他也嘗試過跟同事吃飯,有些同事午飯只吃沙律或是一杯星星咖啡,有些同事只會到幾間茶餐廳吃一些多而廉的碟頭飯,還有一些總愛到格調昂貴的西餐廳用饍,大概跟他的口味格格不入,所以他不久之後又回復一個人譚仔的日子。重回這間譚仔,重叫那個叫人垂涎三尺的紅湯,意想不到的是重遇那個相同口味的鄰座女孩。四目接上,他跟她微笑,她又向他點頭,她竟然對他留有印象。

  不知道出自什麼心態,他們就像相約好的每天坐同一個位置,吃同一樣的午餐,對方稍稍來遲,就生怕對方厭倦了,死怕對方遇上什麼意外。同枱慢慢變成了同行,他們發現大家都有很多共同的嗜好:吃辣、喝咖啡、喝酒、聽的音樂。很快他們就一起了,到處去吃辣,學沖咖啡,飲不同的酒,看搖滾的演唱會。由冬天的特辣吃到夏天的酸辣,由各自一碗吃到共享套餐,譚仔就像他們的飯堂,星期六的早午餐、平日的午餐和晚餐,甚至星期日的下午茶,說話也快要有譚仔的鄉音了。但蜜月期總會過去,真面目很快就露出來了。

  吃辣的女生不知是否特別潑辣,跟她溫柔弱小的外表完全不相襯,情緒亦很波動,經常為一些小事而大發脾氣。他跟她住得很近,大概是二十分鐘的步程,所以即使約會後送她回家也是很方便的事。同樣因為住得近,所以他經常也以街坊裝束視人,背心和運動短褲,加上她最討厭的拖鞋,她試過因為他穿拖鞋來跟她食早餐而三天不睬他。

  也許,每位女仕一個月總有幾天心情欠佳,但也不至於幾天就來一次月事吧!而且這個辣妹還帶點攻擊性,不管是趕不到巴士,還是找不到想穿的襪子,她就會向他發洩,輕則用作道別的臂肉被捏,重則前臂的肌肉被狠狠的噬嗑一下。其實間中用作發洩或調情的輕輕攻擊,男生一般是不會介意的,她卻不分時間、地點和力量,想到就去做。有次他們跟他的家人吃飯,三十多人的大家族在酒家吃小菜。有很多她都不愛的菜,她就突然往他腰間的囤肉大力一抽,痛得他跳了起來,其他人當然很好奇,他就訛說要往洗手間去,回來後就請了她食一頓「黑面飯」。

  重新過一個人的日子不是容易適應,慶幸他轉了工,到了別的地區工作,免得連譚仔也不能吃。過了些日子,他也再踏上神秘的愛情路,遇上的女孩吃不到辣的,一起到譚仔也只能吃侮辱性的十小「清湯」套餐,所以他很珍惜午飯獨個兒到譚仔吃辣的時間。滿頭大汗的刺激,脹大發麻的舌頭,澎湃跳動的血液,畢竟找一個飲食喜好也志同道合的另一半確是困難,味蕾上的刺激只能待偷跳吧。

  時間過去,他的生活回復色彩,炎熱的夏日,他約了幾個朋友到沙灘消暑。有好些人圍在一角,他猜想是邀請了性感女模的產品推廣活動吧。他浸在冰涼的海水中看著人群漸漸散開,只見一對情侶深深相擁,旁邊友人都捧著好幾個英文大字。原來又是一場土氣的求婚,千篇一律的沙灘、氫氣球情節,他心裡暗笑著自己曾經設計過的心思。然而,這個長髮女孩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他再定焦細看,不就是當日跟他為了吃而汗流浹背的辣妹嗎?看著昔日牽手的女孩抱著另一個人,譚仔酸辣的味道就擁上眉頭。過了兩秒,想到「蔫豬頭有盲鼻菩薩」,她能找到一個更愛吃辣的人,祝福就擊退所有其他感受了。

  辣,不易吃,但總有愛吃的人。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原創] 愛情 第十篇 《譚仔特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