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我的異國?緣

laolulu 2017-5-30 10:28 AM

我的異國?緣

我本來想寫「我的異國情緣」,但是,從來沒談過「情」,這標題就不真實了。我不知道用什麼字來代替,最後,就決定用個「?」。

想當年,幾個背囊友,有男有女,當然也有我在內,去到內蒙古的呼和浩特,參加local tour,目的地是「小草原」。
其實,小草原並不小,我環顧四周,一望無際,香港沒可能見到那麼大的草原。我們住蒙古包,穿蒙古衣,喝酥油茶,吃手抓羊肉,該像個蒙古人吧。

草原上有人放羊,一大群綿羊從山丘奔跑下來,場面震撼,可以用「倒瀉牛奶」來形容這個畫面。

我用大無畏精神,迎面衝入羊群中。一隻一隻白色的綿羊,擦身而過,卻沒有碰撞到我,十分有趣。

寫到這裡,才想起本文主題,差點變了旅遊記趣。言歸正傳,行程中,除了我們幾個背囊友,還有其他散客,全部被安排一起,成為一個臨時組合旅行團。

這個旅行團有不少外國人,其中包括兩個日本女孩,她們在北京留學,懂普通話。我不會日語,所以只能用普通話和她們溝通。

其中一個普通話較流利的,名叫真由美。她沒有AV女郎的樣貌和身材,即使與另一同行女孩相比,也少了一份活潑和開朗。但是,真由美卻有她的獨特氣質和書卷味,正是吸引我注意之處。

幸好我的普通話也不差,溝通上沒問題,況且,大家都是年輕人,同是求學階段,對於這種普通的男女交往,毫無戒惕。

我和真由美傾談的範圍很廣,中日問題、中日戰爭、遣唐使、唐詩三百首,以至學校生活,等等。還有其他話題,但年月久遠,忘記了。

當時,其他背囊友,都笑我「重色輕友」。我沒理會,因為真由美是我第一個認識的日本朋友,我很珍惜這交流機會。反正小草原旅程也只有這兩天,之後我們繼續出發去絲綢之路,真由美就要返回日本。

我和真由美交換了通信地址,先後寫過幾封信給對方,內容也不算什麼,都是簡單談談學業,談談生活,有時也談及理想。

真由美雖然有機會讀書,有機會留學北京,畢業後也找到工作,但她卻也是傳統日本女性,自知他日婚後只能「相夫教子」,沒其他出路。

她是否向我「訴苦」?也許,這是當代日本女性都要面對的現實。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傾聽吧!我同情她,但愛莫能助。

她是否向我暗示什麼?我當時沒想過,如今也不去回想。對於我,人生經歷過不少起伏,真由美只是一絲漣漪。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的異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