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情人節的嫖客

ricky_waikit 2017-3-18 01:04 AM

情人節的嫖客

男同事亮出電話,跟阿強細聲道:「喂阿強,比啲野你睇吓,今日情人節一定要用呢個app,可以即時book爆房酒店,咁今晚同條女就唔洗排隊,真係好方便!」阿強只是一笑置之,因為他知道,因為無論多方便,也方便不過情人節沒有情人。

六點半準時收工,阿強走上幾乎全幢都是一樓一鳳的舊式住宅大廈,他發現情人節這個晚上,嫖客的人流明顯減少了,事實或許反映到,平常在大廈遊走的雞蟲,其實是有情人的。

阿強在11樓A室門外拍門,開門的是一位年輕的北姑,阿強問了價,北姑示意四百八十塊,他點了頭,北姑便拉了阿強入房。「為什麼今天那麼有空?沒有女朋友嗎?」她在阿強耳邊問完,便親了阿強的臉頰一下。

七警於今天情人節被判罪成,連監獄裏的同志們都將有七個精壯的新情人了,但阿強自己的感情生活在現在和可預期的未來,也肯定是空白。他禮貌地微笑,擰了一下頭:「全世界今天好像只有我有空啊,就連平常我找的PTGF,今天說要陪真正的男朋友了,可笑嗎?」

「PTGF?」北姑問道,阿強不想解釋太多,只笑而不語。

北姑在浴室幫阿強擦著背,「為什麼情人節今天不約約人啊?你沒有心上人嗎?沒有心中的女神嗎?」

「女神」一詞,原來氾濫到連北姑也懂了。無疑「女神」是一種稱謂通脹,是審美眼光的量化寬鬆,一個二個也是女神的時候,「神」這個字已沒有意義。

「你為什麼那麼好奇?你很想過情人節嗎?」阿強向她反問,她竟然點了點頭,然後道:「我們出街吃飯,過情人節吧。」

事實上,阿強沒有為情人節的孤獨感到過特別傷感,因為反正平常的日子也習慣了沒有人愛自己。究竟已有多少年沒有過真正的情人節?阿強好像忘記了。對於阿強來說,情人節可說是單身人仕的另類宵禁 — 熱情中的情侣在街上卿卿我我的面口、女人之間在擠迫車廂內炫耀花束大細之軍備競賽、向貧窮男人趁火打劫的晚餐最低消費,的確沒有一樣東西會令單身人仕想留戀在街上。

但這個晚上,單身的阿強,竟然和第一次見面的北姑,吃了一頓情人節西餐,然後漫步海旁,他們披著維多利亞的海風時,忽然牽著了手。走著走著,阿強看見一位小販阿姨在路口賣玫瑰花,索價一枝八十元,他竟跑過去買了枝紅玫瑰,來送贈她。

收到花的她,輕輕向花聞了聞,笑得開懷:「謝謝你!但我也差不多了,我要回去工作了。」吃完飯就做愛,從來都是情人節的壓軸環節,正如清明節不能只上山但不燒衣。如果阿強要求一起回到一樓一的房間,是很合情理的事,卻又好像欠缺了一點情侶間的應有的浪漫。阿強想了一想,立刻按了按電話,使用了一個叫247checkin的訂房網,即時預訂了尖沙咀一間較有情調的時鐘酒店 ,阿強捉緊了她的手,茫然地說:「如果我有多一間房,你會唔會同我一齊走?」她沒有拒絕。

在時鐘酒店的床上,那一小時,過得飛快,完事後阿強抱著她睡著了,在濛糊裏,阿強被她輕輕吻醒:「我要走了,情人節快樂。」

她穿上高跟鞋,站起來,拉開房門,她頂著半開了的門邊,轉身默然地望著阿強。在床上赤裸上身的阿強,點起了煙,也情深地望著她的一雙眼。那對望長達四十二秒,這是因為她的不捨,還是自己的心動?

時間一分一秒過,他們也觀察到,對方的嘴巴有些微妙的震動,彷彿有些真心話忍不住要說出來。他們想搶先對方一步,可能是緣份的安排,又或許是心有靈犀,他們最後同時間開口:

「我有啲鐘意咗你!」阿強說。「四百八十塊,你還未給啊!」她說。

靜寂的房間令這局面更尷尬,這一刻阿強反而想隔壁有一些呻吟聲可緩和一下氣氛。阿強默然地從銀包拿出五百元,她接過手上, 找了二十元,便轉身離去。阿強只看著她的背影,沒有再說半句話。

一場以為自己發生了的愛情,其實沒有發生過,這會令人有點傷感,但不能算是失戀,阿強這樣對自己說。

還有半個小時才交房,阿強弄熄了煙蒂,獨個兒躺在床上,他檢起了枕頭,大力捂著自己的臉和耳,他不想聽到隔壁的呻吟聲,也不想聽到自己的哭聲。

作者︰向西村上春樹

kelman1011 2017-3-20 10:44 AM

好好!多謝分享

屎迪哥 2017-3-26 07:35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情人節的嫖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