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不可觸碰的愛人

香土真係無得頂 2016-9-10 02:55 PM

不可觸碰的愛人

又是一年夏天,一聲聲蟬鳴卻打擾不到正帶著耳機聽歌的木水。周圍風景,她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正有點木衲的盯著車前面發呆。

突然一個綠色的影子,「嗦」一聲越過山路。嚇的她家司機立馬下車做檢查。
知道沒事以後,才又發動了車。
幾乎每年夏天放暑假她被安排到家裡唯一一處在離深林不遠處的別墅避暑。不過話是這麼說只是因為木水父母非常忙,沒空照顧她,只能到把她托付給住在那裡的爺爺照顧。
不過隨之年齡的增大,木水對來爺爺家的興趣慢慢減淡,更讓她好奇的是離家不遠處那一座穿說之中住著山神的森林,也是爺爺死活都不讓她去的地方。
不過,她木小姐想去的地方,還沒有辦不到的。早在坐車來之前,她便做好了打算。
等到下車,下人們將行李放到木水的房間,她陪爺爺吃了午飯之後。
便早早的洗了澡,將頭髮紮成馬尾,隨意選了一套裙子,穿好鞋。帶上耳機聽著歌,跨過二樓的木窗,自然在此之前她已經為自己準備好了竹梯。
此時正是最熱的時候,木水越過了田間地頭,直走到了森林。
瞬間涼風習習,吹動她手中掛著那鈴鐺,叮叮噹噹直響。
前方有路,應當是常有人走到地方,看來是爺爺騙自己的。一定是害怕自己的獨自來這裡出點什麼事。
他們總是這樣,將木水進行層層保護,卻不知道她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她哼著歌,這裡看看那裡瞧瞧。身處一片碧綠的森林,原來真的可以讓人覺得的心曠神怡,草叢裡的昆蟲,還有樹上的麻雀。這可比書上寫的感覺在親切多了。
不過光是自我享受了,都沒有看眼前的路。木水朝著前路一直走,等到耳機裡沒聲了,一摸手機都關機了,他估摸著現在應該有下午四點的樣子。想著回去,差不多該吃晚飯了。可是沒有想到,轉身居然出現了兩條路。
這下兩難了,只能找老天幫忙了。於是她摸出了一個硬幣朝天上一拋,心想是若向上便是向上便朝著著右走,而向下便朝著左走。
最後向上的,她朝著有著點點微紫的野花鋪就的路飛奔而去。明明還好的大晴天上突然有閃電掠過,一聲巨響的雷,打的大地都在顫抖。
木水只是出來走走,並沒有帶傘。看著天際烏雲堆疊,一場大雨如期而至。打在茂密的森林,有落葉在半空之中婆娑起舞,她跑的飛快,裙子上竟沾上了不少的落葉。
突然之間,覺得越走越遠。原來就不熟悉的一切變的更加陌生。看著天色越來越黑周圍的一切變的有絲絲讓人恐懼。
她終於憋不住另心的害怕,捂著臉哭了出來。
突然之間,她覺得背一陣發癢。轉頭一看,揩了眼角的淚水。笑的說道:「原來這裡有人啊!」
眼前的這個男孩大概二十歲,手裡拿著一根木枝,白皙的臉上鑲嵌著精緻的五官,不過他卻留著長髮,穿的奇怪,白色的中衣外套一件衫綠長衫,腰上有佩環,相擊時聲音清脆響亮。
木水一定反應,這一定是cos哪一個角色的。
看著一個從動漫裡走出了美男子,她忍不住心中的喜悅。就要去抱他,沒想到竟然撲了個空,而後又不死心,卻又讓她躲了過去。
一下子,雨居然停了,冷風吹的她瑟瑟發抖。男孩本想將身上的衣服給她,卻突然之間被樹枝裡竄出的木製的大手阻止他了動作。
「崎骨,離她遠一點,她可是個人類孩子!」
「我知道!」
木水看著大手一下子愣在了原地,突然之間好奇的要觸碰它。手卻一下子化成了濃綠色的煙。
她一驚問到:「它真的妖怪嗎?」
崎骨笑了笑:「你若認為是,那便是吧!」
她突然之間高興的跳了起來,復問到:「那你呢?你是不是?」
「我……」崎骨有一秒鐘的停頓,「我……也算是吧!」
他問木水道:「你是怎麼來這裡的?」
木水一臉沮喪:「我迷路了。」
「那我帶你出去好嗎?」
她點了點頭,剛要摸到他的手,卻被一根樹枝打的生疼。眼淚都快落下來了,她疑惑到:「真的不可以碰你嗎?」
崎骨點了點頭,看著木塊說道:「拿著另一邊我帶你回去。」
在路上的時候,樹叢裡有許多妖怪紛紛出現,也都紛紛警告崎骨,木水是一個人類孩子,可依舊說沒有事情的。
黃昏之下,將他們影子拉的好長。
等到回了家之後,別墅旁多了許多警車。爺爺在門外看著她平安回來,終於長疏了口氣。
那年的木水不過就十三歲,因為對森林的好奇,常常一個人偷偷溜去。
崎骨總是在那條叉路口那裡等著她,帶著她到處參觀。
木水從來都沒有這麼憧憬過夏天的到來,因為夏天這個森林有著她掛念的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從一個黃毛丫頭長成了一個大姑娘,可崎骨一點都沒有變依舊是初見時候那個樣子。
不過這個夏天看到他的時候,木水明顯能夠感覺到他的有心事。
當時他們坐在湖邊,崎骨朝著水裡扔著石子,等到石頭掠過水面,沉入水底的時候,他低頭對木水說道:「我想是時候告訴你我的故事了。」
「我其實也是人,不過從出生開始就在這一片森林,沒有父母。在我快奄奄一息的時候是山神救了我,不過這代價就是我在不可以接觸人類。」
語罷他看著自己的手說道:「這幅脆弱的身體其實我也不太想要了。」
木水一驚,在有那麼一瞬間正的很想要抱住他,可是她沒有,也不敢。至少自己知道崎骨對她來說是何等的重要。
可是崎骨卻突然之間抱住了她,木水甚至能夠感覺到他身體的熱度,她突如其來的幸福,卻來突如其來的悲痛。
他悄悄說了一句:「謝謝你,幫了我!」慢慢身體便的透明,最後只剩下衣服。
木水想她暫時不會那麼希望夏天的到來了。

pingping33 2016-9-11 09:45 PM

多謝分享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不可觸碰的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