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在熱氣球下與堅尼地共舞 (1-35, 更新結局35)

小木littlewood 2016-1-19 11:58 AM

在熱氣球下與堅尼地共舞 (1-35, 更新結局35)

一 出發

日光穿透多哈機場的落地玻璃照射到詩喬的照片上。她輕觸照片上兩個女生的燦爛笑靨,吸一口氣把旅遊日誌合上,起來轉機到土耳其開展遲來的畢業旅行。
這時她手機的短訊鈴聲響起 - 『聽說你出發了,萬事小心。』
詩喬淡然一笑,沒有回話便關上電話。
他終究還是和另一個女生去看天空之鏡。
這怪不得他。錯的是她,不……
她就是為了尋找答案而踏上這趟旅程。

也許是之前的航班太舒適了,詩喬甫上飛機便嗅到一陣不太討好的氣味,接著被眾多中東臉孔嚇著。
奇怪,這不是意料中事嗎?
她定一定神,找到自己的座位時發現鄰座坐著一個中年的中東麻甩。
麻甩,他真的是個麻甩 - 身上不但散發陣陣濃郁體味,還把鞋襪脫了,踩到前方椅子的扶手位置上。
熊熊怒火自她的心裡升起,但她默默地把隨身背包放到行李架上,發現那個麻甩一直盯著她不慎露出的腰間。
還是……算吧。
她盡量把身體靠向走廊,麻甩擱在扶手的手肘竟向她移去。
這時走廊另一邊的華藉男人輕拍她的手臂,以標準的英語低聲說:「要不要跟我換個位置?」
她未能從他的口音聽出他的國藉,只好以她的港式英語回答:「可以嗎?」
男人聳聳肩,帥氣地說: “Just a few hours, I can survive.”
他不算很帥,是個單眼皮小眼睛的高鼻男,可那一刻已正式成為她的男神。他以微笑接下她的道謝,爽快地和她掉換位置,接著伸出右手說:「我叫Kenny。」
她把手汗擦到腿上才握下去,「我叫SK。」
那個中東麻甩想必察覺她是因為討厭他才跟一個陌生男子換位,看了他們幾眼才不情願地把臭腳放下。
「SK?」Kenny沒有理會他。
「Si Kiu。我沒有英文名字,那是我中文名字的譯音縮寫。」
「你是香港人?」
她點點頭。 
他欣然一笑,以廣東話說:「我爸是香港人,我媽是韓國人,我在香港長大。」
她鬆一口氣,立刻轉到廣東話頻道,「那我們剛才坐同一班機了?」
「應該是。你去土耳其玩?」他笑問。
她發現他右邊臉頰上的單邊酒窩,對他更添好感,「對。」
「一個人?」
「嗯,一個人。」
他帶點讚賞地看看她,在紙巾寫上電話號碼遞過去,「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在那邊有事的話可以找我幫忙。」
她把那張寫有疑似香港手提號碼的字條夾進旅遊日誌,「你去土耳其公幹還是旅遊?」
「也是旅遊。」
「哦,那謝謝你了。」她奇怪漫遊費用那麼昂貴,他也選擇把電話號碼寫給她,卻就這樣結束對話,拿出眼罩和耳筒幫助入眠。

航機平穩地前行。如同許多乘客那樣,中東麻甩早早入睡,沒理會前方不遠處的嬰兒哭鬧聲,乘客進進出出地前往洗手間的聲音,還有每隔數個座位便出現的懸垂式電影熒幕所發出的光。
Kenny睡不著。他在等待轉機的時候便已經在機場休息室睡了好幾個小時,現在他只想飛機快點到埗讓他離開身邊的異味麻甩。
但見走廊另一邊的女生睡得安穩,這還算值得。
她不算漂亮,可看見她眉宇間忿忿不平卻又不敢開口的模樣,他便忍不住幫她。
他悄悄轉頭看她。
此刻她的眉目被蒙在眼罩下,沒塗唇膏的唇嘴半睜著,嘴角似有唾液快要流出。
這似乎是個完全不顧儀態的女生。

『你會永遠記住我,對不?』
詩喬驚醒,看見空中服務員正在問她想吃什麼。她尷尬地擦擦唇邊的口水,說:「雞肉,謝謝。也請給我一杯清水。」
「好的。」
那種尤在夢中的感覺很可怕,彷彿現在這個安逸的環境才是夢。儘管關於那個惡夢,詩喬只記得那句話。
『你會永遠記住我,對不?』
她趕緊拿出旅遊日誌把那模糊的臉容畫下,卻見男神,不,Kenny向她投下好奇目光。她微微一笑便又埋首在她的畫作裡,直至把記得的,困擾她的都畫出來。
有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也有人說夢可以把夢者和潛意識連接起來,甚至有人說死者會透過夢境傳遞說話。那這個夢可會代表什麼?
別人總叫詩喬別想太多。可是放不下就是放不下。既然無法不想,只好想得一清二楚才忘個一乾二淨。

[[i] 本帖最後由 小木littlewood 於 2016-9-20 11:36 AM 編輯 [/i]]

jan123jan 2016-1-20 03:08 PM

:loveliness:

小木littlewood 2016-1-21 11:28 AM

回覆 2# 的帖子

:smile_o05:

小木littlewood 2016-1-26 12:01 PM

二 這麼近、那麼遠

  在Kenny眼中,一個獨個兒去土耳其旅行的女人難得,不顧儀態地在機上死睡又會畫畫的女人更難得。
  可她好像對他沒興趣。
  飛機徐徐地降落酷熱的跑道上,他主動替她取回行李櫃架上的背包,又為她擋住中東麻甩讓她先走,但她竟然只道謝然後道別,完全沒有和他保持聯絡的意思。
  也罷,他不是為了溝女而幫她,更不是為了溝女而來土耳其。
  他鬆鬆脖子,瀟脫地穿過明亮的機場大堂,到地庫坐地鐵到伊斯坦堡的新城區。

  和Kenny坐乘同一班車到伊斯坦堡但比他早下車的詩喬發現這個城巿比她想像中先進和整潔。她只需個半小時便到達攘來熙往的舊城區巿中心,擠過無數大汗淋漓的男人和穿背心熱褲的女人進入公園。
  原來她不用在烈日下穿長衫長褲。
  跟據地圖,她預訂的旅館就在公園後面的古賽馬場附近。可是公園有幾個出口,出去之後又有幾條沒有街名的石板路,她完全搞不清楚方向。
  正午的伊斯坦堡又熱又曬,她帶著行李箱,背著背包,硬著頭皮繞了公園一圈才找到賽馬場石柱,接著又在石板路走了個多小時,吃過午飯才找到躲在小巷的旅館。
  那是一間稍稍遠離旅館和酒店區的小型旅館。旅館沒有正式的接待櫃台,接待員在樓梯旁邊的書桌下找出鎖匙,跟她聊了幾句便替她把行李搬上位於三樓的海景房。
  「這是你的幸運日。」他說:「經濟房客滿了,但海景房租不出去,所以我們免費讓你住上去。」
  她以微笑接受了他的好意,卻擔心離開時要自己把行李搬下來。然而當她敞開窗戶看見無數暗紅的瓦頂後面有片一望無際的大海時,她心動了。
  這便是你想看的風景嗎?
  怔怔的,她掉下淚來。

  電車把Kenny從甚具文化特色的舊城區帶到繁華的新城區。下了車,他穿過酒吧和名店街找到在多哈機場預訂好的旅館,登記和梳洗過後便又返回舊城區。
  看著車軌兩旁形態不一且色彩豐富的建築物,他鬆一口氣,心想這才是他想像中的伊斯坦堡,他希望見識的伊斯坦堡。
  不過如果去旅行是為了認識一個地方,預先為目的地設下形象不是很奇怪嗎?
  他搖頭失笑,尤如發現瑰寶那樣發現轉角一幢建築物上的大型畫作,接著看見塗鴉前方有一張熟悉的東方臉孔。
  竟然是她?
  電車軌把他們遠遠隔開。電車駛過之後她便失去了蹤影。他帶點失落地聳聳肩,繼續遊走這條遍佈伊斯蘭特色建築,卻又貼滿當代藝術展的海報的街。
  那些海報大多甚具異國風情 - 或善用伊斯蘭之藍、或善用豐富色彩、愛用簡單線條勾勒出正在跳舞的人體動作……看了幾個展覽,又看了些以遊客為對象的土耳其風景畫,Kenny更希望認識土耳其的傳統文化。這時他正好看見傳統迴旋舞表演的宣傳單張,便毫不猶豫地訂立了當晚的行程。
 
  他所不知道的是,有人跟他訂立了同一個行程。
  大意的詩喬在黃金角旁的Sirkeci Terminal等了又等才發現表演的售票處雖然就在Sirkeci Terminal,但表演場地在Hodjapasha Dance Theatre,一個她聽也沒聽說過的地方。
  這時距離表演只剩下半小時。
  她匆匆趕到大街,在路牌疏落、處處汽車的大路與小巷間,憑著票上的地址
問路,但那些不太懂英語的路人彷彿對Hodjapasha Dance Theatre和票上的地址一無所知。最後她走回Sirkeci Terminal,在遊客的指點下知道她一再錯過入口。
  累。
  一個人旅行很累,一個人到言語不通的地方旅行,更累。
  抱著這樣的想法,她坐到觀眾席上大嘆一口氣,發現自己又返回男神Kenny的身邊。
  那一刻,Kenny有點被觸動了,但隨著表演者陸續進場,他只能跟她交換一個傻笑便專心欣賞表演。

關於Hodjapasha Dance Theatre:
[url]https://www.hodjapasha.com/en/[/url]
  

小木littlewood 2016-2-2 12:50 PM

三 約會,在遠方的大排檔

  轉。
  原來土耳其傳統蘇菲教派的旋轉舞跟詩喬在別人遊記內看見的很不一樣,就是轉,只是轉 - 在簧管、手鼓和卡農琴的樂曲下,夾雜著籚笛所發出的沙沙風聲,吟唱者開始吟唱。早已各就各位的旋轉行者微微合上雙眼,頭往右傾,伸出雙手右手心向上,左手向下那樣開始旋轉。
  隨著白袍飄然轉動,旋轉行者解脫了肉體的束縛,與神接觸;隨著白袍飄然轉動,詩喬後悔不選擇遊記內看見的餐廳山寨版本。
  怎麼辦呢?大家都在專心地欣賞表演,可坐了那麼久飛機,拖了那麼久行李,千辛萬苦地來到這個舞蹈中心看這莊嚴的宗教舞蹈儀式的她,好想睡。
  這時她不經意地和Kenny對望。看樣子他也有點無奈。他看看手錶,接著狡黠地一瞄表演場地的出口。
  她猶豫了。這樣中途離場好像很不尊重他人的宗教。但她無法開口,而他已靜靜拿起隨身袋,彎腰離開。
  她只好跟他走。

  門外,伊斯坦堡正值日落時分。他們不約而同地鬆一口氣,接著相視而笑。
  「不如去黃金角看日落?」Kenny提議。
  「好啊。」她萬萬想不到她第一次在伊斯坦堡渡過的黃昏竟有半個韓男相伴,不由得害羞起來,默不作聲地跟他走過酒吧、商店和古老的Sirkeci Terminal到著名的黃金角。
  「你覺不覺得這兒跟維多利亞海港有點像?」Kenny停在欄前問。
  她放眼望向紫藍的海上那抹金黃色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海港更深更闊,我覺得這兒比較浪漫,沒有維港那股硬梆梆又死氣沉沉的氣氛。」     
  他低頭一笑。在微弱的光線下,她依然看得見他微鬈的頭髮和單邊酒窩,連忙轉頭看對岸沒太多燈火的建築物剪影。
  「聽說以前這兒十分繁榮。因為這個海港帶來的經濟效益,人們才把她喚作Golden Horn。」他轉個話題說。
  「我寧願相信她的名字源自這個美麗的日落。」
  「可惜我們逃得太遲。」
  「嗯。」要是早點來到這兒的話,想必可以看見直正的黃金日落。
  「你會在伊堡逗留多久?」他問。
  「我打算明晚坐夜車走。」
  「那……」
  「我餓了。要不要一起吃晚飯?」她沒有讓他說下去。
  「哦,好啊。」他明顯想相約她同遊伊堡,她卻首先約他吃晚飯。他不明白她的心思,望向她翹起雙手離開黃金角的背影,匆匆跟上。

  入夜後的伊斯坦堡比他們想像中熱鬧。無數遊客和當地人在他們周圍穿梭而過,每間餐廳都有侍應拿著餐牌向他們招手。詩喬選了像一間大牌檔那樣的餐廳,被侍應領到一所清真寺旁的摺枱前。
  “Are you sure you wanna dine here?”
  侍應放下餐牌後,Kenny忽然冒出這句英文,詩喬有些意外。
  「你不喜歡?」
  「不,只是我不認識願意去大排檔的女生。」
  她不禁失笑,「你認識的女生實在太少了。」
  「是嗎?」他尷尬地笑了。
  「對啊。潮州打冷、炭爐邊爐、煲仔飯……都是人間美食。我和我的朋友經常去。」她打開餐牌說。
  「同意。另加幾支啤酒和汽水,一個晚上很快便過。」
  「那我們今天晚上要不要來幾瓶土耳其啤酒?」她大膽提議。
  他揚一揚眉,「好啊。也叫一些döner kebabs好嗎?你吃不吃牛和羊?」
  「吃牛不吃羊。我還要一個沙律。」
  他們爽快地訂下菜單,恰巧聽見清真寺傳來誦經的聲音。他猶豫要不要把侍應喚來,卻見所有人如常工作和談話,便繼續點菜。
  菜點好了,經文還是如歌地播著。詩喬問:「你猜這是廣播,還是真的有人在唱?」
  Kenny還來不及回答,經文便中斷了,一下尤如咪高峰掉到地上的聲音使他們忍俊不禁。
  「這真是個有趣的地方。」他說。
  「嗯。」她點頭贊同,彷彿迷失在石板小路、尋找表演埸地和看迴旋舞的納悶都變成旅行趣事。
  「待會要不要去藍色清真寺看看?聽說入夜之後那兒十分漂亮。」他看著她說。
  「好啊,反正我住的旅館就在附近。」
  他笑了,那單邊酒窩在霓虹光管下一樣吸引。這時侍應把食物端來,為他們把氣氛維持在融洽的友人聚會中。

關於蘇菲教派(Sufism)與旋轉祭禮Whirling Dervishes (中文介紹):
[url]http://www.lcsd.gov.hk/CE/CulturalService/FestivalOffice/medifestival/b5/prog/read_whirling2.html[/url]
關於黃金角(Golden Horn):
[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Golden_Horn[/url]
關於döner kebabs:
[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D[/url]öner_kebab

小木littlewood 2016-2-9 03:33 PM

四 夜遊伊斯坦堡

  大排檔的約會一直到九時多才結束。Kenny望望因為酒精而臉頰微紅的詩喬,小心護著她前往藍色清真寺。
  電車在電車軌上行駛,遊人在已關燈的店門散步,大家似乎沒有歸家的意思。他們緩緩地走過高高低低的路,去到賽馬場石柱發現許多當地人都帶著伴侶或小孩在廣場上玩,頓感窩心。
  帶有酒意的詩喬看上去格外溫柔,就是眉宇間似有股愁緒在訴說什麼心事。
  Kenny想,也許會一個人遠走土耳其旅行的人,總有理由。
  「你看。」她指著不遠處一幢亮著燈光的建築物說。
  「那便是藍色清真寺?」他一面取出他的單面反光相機,一面問。
  「對,我今天經過這兒,錯不了。」她也把她的數碼相機拿出來,趁他專心拍照的時候把他的側面拍下。
  「這兒白天的時候漂亮嗎?」他問,把相機掛到脖子上。
  「漂亮啊,我打算明天再來。」
  「那我們一起來如何?」
  本來沒打算邀請他的詩喬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只得大方答應。
  其實她並不介意與他同行,她只是不想令這次旅行的本質有所改變。
  或者是她想太多。不過是萍水相逢的兩個人恰巧有相同的目的地,因而同行,why not?
  是醉了,才會忽然想說英文吧。
  記得以前阿琳說過,她喝醉了便會說外語,有時候是英文,有時候是國語,學日文的那段日子更是滔滔不絕地說些阿琳毫不明白的話。
  她心裡一痛,坐到地上仰望天上的月亮。
  “You just call out my name, and you know, wherever I am, I’ll come running, to see you again......”
  Kenny蹲下來陪她唱,“Winter, spring, summer or fall, all you got to do is call, and I'll be there, yes I will, you've got a friend......"
  「這是我中四的時候,和朋友一起參加校內歌唱比賽的歌。」詩喬說。
  「有贏嗎?」Kenny輕輕問。
  她搖頭一笑,「輸了給一隊模仿F4的組合。」
  「F4。」他也笑了,「那些年的潮流。」
  「嗯,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Kenny坐到她身旁,輕輕撥一下頭髮,再把臉湊到她跟前說:「溫柔的星空,應該讓你感動。我在你身後,為你佈置一片天空。」
  她仰頭大笑,「你是粉絲嗎?歌詞記得這麼清楚?」
  「那個年代,總要學一兩首來追女孩子。」
  她看他一眼,心想以他這樣的背景、笑容、談吐,應該可以追到不少女孩子。
  這夜,月色正好,地點正好,也許她應該放鬆一下,讓心事溶化在無亙的夜空裡。
  她的腦海卻浮現出阿琳的臉容。
  不、不、不、不、不……
  怎麼她的眼睛好像有點紅?
  Kenny竟有衝動把她懊惱的側面拍下,卻怕唐突,只好坐下陪她一起賞月。
  這個時候……也許他應該拿出腳架來拍攝月亮。這樣既可一止技癢,又可以給予她喘息的空間。
  過了好一會兒,詩喬終於整頓好心情,以輕鬆的語調問他,「你很喜歡拍照嗎?」
  「對。不過畢業之後沒有什麼機會碰相機,決定來這兒之後我檢查器材,發現竟有些鏡頭發霉了。」他一臉可惜地說。
  「噢。」對於攝影,她一曉不通,可她倒是很喜歡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那麼她便可以繼續消化她的愁緒。
  想來這是她在土耳其渡過的第一個夜。這樣的她捱得到去奇石林嗎?
  但要說捱不到,她還可以去哪兒?香港,土耳其,要傷心內疚,去哪兒都一樣。
  只是和一個萍水相逢的男人坐在亮著射燈清真寺前曬著月光那樣……
  她原該多喝幾罐啤酒,醉到離開餐廳便要回家的程度才好。

關於藍色清真寺(Sultanahmet Camii):
[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Sultan_Ahmed_Mosque[/url]

happy5270 2016-2-9 10:44 PM

新年快樂,雖然已經放咗幾日假,但上一篇仲睇緊@@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n2.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小木littlewood 2016-2-11 01:08 PM

回覆 7# 的帖子

Haha, hope you like it!

小木littlewood 2016-2-16 11:46 AM

五 遊園

  電話響個不停。
  詩喬起床按掉電話的響鈴,起床打開窗簾迎接早晨的陽光,竟然看見Kenny在拍攝圍牆上的野貓。她連忙離開窗口位置,迅速梳洗,接著邀他進旅館的餐廳吃早餐。
  她入住的旅館小小的,位於二樓的餐廳也只擠得下幾張桌子,卻佈置得很有格調 - 餐廳以淡橙色為主;牆上最顯眼的位置懸掛著以風景為圖案的土耳其地毯;桌子或八角型、或四方、或長方,總之都用白桌布,並放有簡單暖色圖案的桌旗;椅子是木製的,椅背編上藤繩。餐廳的其中一邊是開放式露台,暖暖的陽光把餐廳曬得十分舒服,看上去格外整潔。從那兒詩喬可以看見Kenny剛才站著的位置和那幾隻小貓。
  她轉頭看見Kenny捧著兩杯咖啡回來。
  「你要土司或牛角包嗎?那邊有還幾款芝士,果醬和穀物片。」他問。
  「謝謝,我自己來可以了。」她說。
  「哦,好。」他坐下為他的咖啡添上啡糖,待她取過早餐才出去拿自己的份。
  她不太習慣他的風度。從來,她的男性朋友都比較隨性,不會過分照顧女生。提早到約定的地方、幫忙開門、拿早餐等動作,都只會在大家真正交往之後才有機會出現。可他看起來就只是有風度而已,她完全看不出他有別的意思 。
  「你在香港讀國際學校嗎?」她開腔。
  「是啊,怎麼這樣問?」
  「好奇而已。」她想了想,「我好奇混血兒是不是普遍都選國際學校。」
  「我認識的好像都是。」他轉個話題,「藍色清真寺附近有幾個景點,你會不會想去?」
  「想啊。」她說。
  「那不如我們從皇宮開始?早點去人潮可能會少一些。」
  「好。」她把最後一口多士塞進嘴裡,說要先上樓搬行李退宿,被他截住。
  「待我們吃完早餐我再幫你搬行李。」
  「不用了,我可以的。」想到那條狹窄的樓梯,詩喬不禁說得猶豫。
  「不是這個問題。」他不想過分專橫,「搬行李對我而言很簡單,你還是留些體力去玩吧。」
  「可我住在三樓呢。」她臉有難色。
  「那更不應該由你來搬。」他看看手錶,「時間還早,我們慢慢吃完再搬好嗎?」
  「嗯。」她終於接受他的好意,默默坐下享受她未喝完的咖啡。

  才九時多,太陽已在啡啡灰灰的石板路上曬出分明的影子。詩喬帶點失望地看看四周的旅行團,隨Kenny繞過人群走,但他們找來找去也找不到皇宮的入口。
  走到一個石雕松鼠前,Kenny停下來說:「不如我們進去看看?這是皇宮外院Gülhane Park,我想裡面會有皇宮入口。」
  「哦。」詩喬欣然地和他走進看似安靜的公園。
  公園的佔地甚廣,由一條兩旁種滿大樹的小徑貫穿,左邊疏落地排著一、兩層高的建築物,右邊似是城牆。
  若說這是以前的皇宮後院,感覺略嫌冷清了些,沒什麼好遊覽。詩喬卻喜歡這兒的綠意和寧靜。偶爾的鳥鳴和長凳上談情的男女為這兒更添情調。
  嗯,情調,用於她和Kenny身上有些奇怪。
  她不經意地想起正熙。
  那個人最值得她欣賞的一點,是只要有她在場,他的焦點便一定會集中在她身上,而不會像Kenny那樣只顧拍照。
  不過那是以前的事了。
  自那個她沒有回覆的短訊之後,他便沒有再找她。相比起難過和失望,她更感唏噓。
  果然人在外地,對舊事的感覺會更淡。然而她還是無法忘掉那封纏繞她已好幾年的信函,也無法原諒此刻愉快地和男生遊園的自己。
  「你看!」Kenny放下掛在脖子的照相機,指著不遠一個擁有全海景的咖啡廳。
  「怎麼一個人也沒有?」詩喬深感奇怪。
  「可能還有沒開始營業吧。」他快步走向閃著陽光的大海,按下快門。
  「這便是愛琴海嗎?」她問。
  「我想是。跟昨天的一樣。」
  她留在樹蔭下,左顧右盼地等他拍完照回來,恰巧看見兩個士兵模樣的男人守在城牆的入口。
  「那好像是皇宮入口。」她對趕回來的Kenny說。
  他笑了,再次露出他的單邊酒窩。

關於Gülhane Park:
[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G%C3%BClhane_Park[/url]
  

小木littlewood 2016-2-23 12:25 PM

六 發現

  Topkapı Palace只開放了最重要的地方予遊人參觀,佔地不廣,也不算宏偉,但每道牆壁、支柱和屋頂都極重細節,光是欣賞其獨特的圖案已花去詩喬不少時間。
  她奇怪怎麼幾座主要建築物的風格都不一樣,有些金碧輝煌,有些則純淨簡潔,而且好像沒有主題圖案 - 瑰麗的雕花、田園風的花草、圓形、六角形、格仔、純白……什麼都有,令各個建築物呈現出不同的韻味,彷彿它們不是建於相同時代那樣。
  到處拍照的Kenny不時會回到她身邊,看看可會悶壞她,但每次都見她看得津津有味。最後那次,她隨口說出她的疑惑,沒料到Kenny竟給予她一個清楚的答案:「這皇宮雖然由穆罕默德二世制訂基礎設計,但後來經過不同建築師,甚至不同國藉的建築師的改動、地震和火災後的整修,令皇宮的整體設計變得不均勻。這皇宮連動工和完工的日子也有不同說法。」
  見詩喬毫不掩飾她的驚嘆,他取出背包裡的旅遊書說:「我習慣去每個地方之前都看些相關資料。」
  她沒有把旅遊書接下,「也不代表你會記得啊。」
  他想了想,「可能因為我讀過建築學,所以對這類資料的記性會好一些?」
  詩喬恍然大悟,「再告訴我一些。」 
  Kenny笑問:「你指我的背景還是Topkapı Palace?」
  她也笑了,「Topkapı Palace。」
  他好好整理還記得的細節,帶著詩喬邊走邊說:「這皇宮主要分為四個庭院和後宮,是居所,也是政府的所在地。另外還有學校、圖書館和清真寺等的功能性的地方。所有宮廷人員出入都受到嚴格管制,每個庭院都由高牆和閘門隔開,外面還有多個庭院和臨海的第五庭院。今早我們逛的是以前的皇宮御花園。如你所見,這皇宮在結構上並不統一,但所有建築物都圍著庭院而建,以迴廊和通道連結,而且門窗都向著庭院,中間建有花園和水池,方便散熱。」
  經他一說,詩喬把注意力從建築物的細節轉到整體結構和分佈,從先前不協調的感覺整理出規律,頓覺這皇宮的可觀性大得多。
  他繼續說:「有趣的是,穆罕默德二世把隔絕帝王與外界的聯繫,還有把宮廷人員的職責、階層和禮節系統化訂為法典的大原則,把不得在內庭言談列在法典裡。因此皇宮的建築師得確保帝王一家在宮內享有最大的私隱和行動自由,並建造出有格子的窗戶和秘密通道。」
  詩喬忽然笑了,「你說書的時候和平時的語氣很不一樣。」
  Kenny沒好氣地說:「是你說想多聽一些我才緊張兮兮地拋書包的。」
  「你哪有緊張?最多只是認真了些,和昨夜唱F4的形象截然不同。」
  他不再搭理她,和她匆匆逛過第五庭院便離開皇宮,出發到附近的藍色清真寺去。到達的時候他卻發現那是祈禱時間,清真寺不予開放。他滿懷歉意地跑回她身邊,但見她臉帶微笑遞上剛買的礦泉水,提議先去對面看聖索菲亞大教堂,避避暑然後一起吃午飯。
  換了是他以前那些女朋友的話,大概已黑著臉問他要怎麼辦,她竟氣定神閒地想好後著,還細心地替他買水解渴。
  不過,她不是他的女朋友,她是詩喬。別說她本來就比較隨和,她的焦點似乎從來沒有放到他身上,甚至沒有放到自己身上。從昨夜到現在,他既沒怎麼見過她自拍,也沒被她捉著拍照留念。
  這卻更勾起他的拍攝意慾 - 在教堂的幽暗大殿上、在融合了基督教和伊斯蘭風格的裝飾前、在多盞燈炮組成的圓型吊燈下……她像個迷途的女生那樣驚嘆著世界的另一個面貌。
  最後的那張照片,是她因為發現了他的鏡頭而轉頭過來的一刹。
  如果他可以開一個個人攝影展的話,那幀照片肯定會成為其中一幅他會展出的作品。

關於Topkapı Palace:
[url]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89%98%E5%8D%A1%E6%AF%94%E7%9A%87%E5%AE%AE[/url]

關於聖索亞教堂(Ayasofya):
[url]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C%A3%E7%B4%A2%E8%8F%B2%E4%BA%9A%E5%A4%A7%E6%95%99%E5%A0%82[/url]

hongkongboy2046 2016-2-23 12:45 PM

[quote]原帖由 [i]小木littlewood[/i] 於 2016-2-23 12:25 P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36455210&ptid=25467881][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六 發現

  Topkapı Palace只開放了最重要的地方予遊人參觀,佔地不廣,也不算宏偉,但每道牆壁、支柱和屋頂都極重細節,光是欣賞其獨特的圖案已花去詩喬不少時間。
  她奇怪怎麼幾座主要建築物的風格都 ... [/quote]

好好看,請加油。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n2.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小木littlewood 2016-2-23 11:24 PM

回覆 11# 的帖子

謝謝!我會努力的!:smile_o05:

happy5270 2016-3-1 12:31 AM

呢篇真實感勁好多,風格完全唔同:smile_o13:

小木littlewood 2016-3-1 04:03 PM

家有喜事,本週連載要暫停呀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n2.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hongkongboy2046 2016-3-1 04:18 PM

[quote]原帖由 [i]小木littlewood[/i] 於 2016-3-1 04:03 P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36918356&ptid=25467881][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家有喜事,本週連載要暫停呀
http://n2.hk/d/images/r10/mobile.jpg [/quote]

恭喜小木家有喜事!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n2.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小木littlewood 2016-3-3 10:46 PM

回覆 15# 的帖子

謝謝, 我回歸啦! 下星期二見!:smile_o05:

happy5270 2016-3-8 12:41 AM

請問女主角係咪你:smile_o01::smile_o01:

小木littlewood 2016-3-8 09:43 AM

回覆 17# 的帖子

我都想~~~

不過事實係去過土耳其.

小木littlewood 2016-3-8 09:44 AM

七 黑店、老車站與貓

  伊斯坦堡的舊城區到處都是食肆,亦到處都是拿著餐牌拉客的侍應。詩喬對這種宣傳不抱好感,但想這是地方文化,便隨意選擇一間位於大街旁邊的食店來躲避正午的陽光。
  這餐廳沒有什麼裝潢可言,而且幾乎只靠外面的陽光照明,可幸地方尚算乾淨。Kenny和詩喬坐下之後,侍應便立刻有禮地送上餐牌,讓詩喬留下好印象 - 直至她發現餐廳的所有熱食都放在櫥窗前。別說在這炎熱天氣下,這種處理食物的方法不太衛生,再好的菜餚放得久了也不會好吃。不過既然坐下來了,她便硬著頭皮試試看。
  她看著沒有圖片的餐牌跟Kenny討論了一會,索性起來到櫥窗那邊選了些看似靠得住的薯仔和雞肉,回到餐桌聽見鄰桌的白人男子正在和侍應爭執。
  那人拿出一張面額頗大的鈔票付帳,豈料侍應收了錢之後竟說他們的餐廳不設找贖。雙方爭拗了好幾分鐘,侍應才願意把鈔票退還給他,但由於那人身上沒有多餘零錢,結果還是多付了錢。
  見Kenny看得皺眉,詩喬坐到他的身邊低聲說:「別怕,單據上有列明價錢。我應該有足夠的零錢,待會我們算好了才結帳,只付相應的金額便是。」
  他欲語還休。他本來不打算讓她付帳,但他身上只得大面額紙幣,又怕在餐廳內跟侍應吵架會惹來麻煩,只好點頭同意。
  那頓飯的味道其實不壞,但他們都吃不出滋味來。他們懶理外面仍然猛烈的太陽,匆匆吃完便走。

  門外,Kenny輕呼一口氣說:「附近似乎沒有咖啡店。」
  「你還餓?」
  「不,想去喝點東西來舒解悶氣。」
  詩喬想了想,「我知道有個地方。不過你不是想去藍色清真寺的嗎?」
  他看看手錶,「對,看了清真寺再說吧。」
  「差點忘了,我還得去買票。」
  「什麼票?」
  「去綿花堡的車票。」
  他不願就這樣和她分開,鼓起勇氣挺起胸膛說:「你要不要多個護衛同行?」
  她笑了,剛經歷差點被黑店吃錢的事情,心想有個不能打也能說說笑話,搬搬行李的護衛好像不錯,便不再避忌,爽快地答應了他。

  他們到達清真寺的時候,祈禱時間已經結束,卻仍然黑壓壓的站滿信徒和遊客。Kenny和詩喬上前看看裡面的情況便懶得擠進去,離去買車票和嘆咖啡。
  其實詩喬對伊斯坦堡的認識不比Kenny多,她不過是在等待迴旋舞表演期間仔細地逛遍Sirkeci Terminal,才知道那兒的舊火車軌旁邊有間看似咖啡店的食肆。
  看著他興致勃勃地為這個古老的,以暗磗紅色、粉紅色和蝦肉色做主色的火車站拍照,她自覺來對了。
  「我昨天來的時候便很喜歡這個地方。」她一邊陪他重新遊覽車站,一邊說。
  「我在旅遊書見過這兒,但沒想過要來。幸好你帶我來了。這個地方真的很特別。」在寬敞的大堂內按了幾下快門,他的視線落在幾隻流浪小貓身上,又拍了幾張照片。
  「你喜歡貓?」詩喬問。
  「還好。」他說:「你不覺得伊斯坦堡的貓兒都特別慵懶?而且都很乾淨。」
  她看著一隻虎紋小貓躺在圓形玻璃窗照射到的地板上伸伸懶腰,同意說:「嗯。」
  阿琳也養過貓。詩喬最後一次見牠的時候,牠不斷靜靜地注視她,一雙清澈且冷酷的藍眼睛似在告訴她牠什麼也知道。自此,她每每和牠們對上目光也不寒而悚。
  「你說的咖啡店在哪兒?」
  「就在外面的火車軌旁。」她撓起雙手說。
  他察覺到她的不安,以為她怕貓便趕快和她離開。可惜的是,那間咖啡店其實是一間著名的餐廳。午後只會在開放露天的座位供應簡單飲料。Kenny看見餐牌上的罐裝飲料和熱飲,又想到她怕貓,便決定和她提早離開,到黃金角的巿集逛逛。
  
關於Sirkeci Terminal:
[url]https://en.wikipedia.org/wiki/%C4%B0stanbul_Sirkeci_Terminal[/url]

hongkongboy2046 2016-3-8 02:17 PM

[quote]原帖由 [i]小木littlewood[/i] 於 2016-3-8 09:44 A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37350916&ptid=25467881][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七 黑店、老車站與貓

  伊斯坦堡的舊城區到處都是食肆,亦到處都是拿著餐牌拉客的侍應。詩喬對這種宣傳不抱好感,但想這是地方文化,便隨意選擇一間位於大街旁邊的食店來躲避正午的陽光。
  這餐廳沒有什麼 ... [/quote]

和情人一起在異地閒逛,實在很溫馨。不要給貓破壞氣氛啊。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n2.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小木littlewood 2016-3-9 10:32 AM

回覆 20# 的帖子

可惜貓貓永遠在不適當的時候搶鏡.

happy5270 2016-3-12 02:13 AM

[quote]原帖由 [i]小木littlewood[/i] 於 2016-3-8 09:43 AM 發表 [url=http://ladies.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37350842&ptid=25467881][img]http://ladies.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我都想~~~

不過事實係去過土耳其. [/quote]

竟然為咗呢個故仔而去轉土耳其,佩服佩服:smile_o12:

小木littlewood 2016-3-14 10:31 AM

回覆 22# 的帖子

梗係唔係啦, 去土耳其係好耐之前既事.
只係而家諗返起想寫個用土耳其做背景既事.
我都想我有朝一日有錢到可以為一個無錢收既故事比咁大筆旅費去搵靈感.

小木littlewood 2016-3-15 12:09 PM

八 意外

  伊斯坦堡是一個色彩豐富的城巿 - 多姿多彩的舊城中心、遍佈淺棕色石板路的古蹟區、裡裡外外都用不同紅色的Sirkeci Terminal、會隨著日光變色的Golden Horn……而午後的Golden Horn,是屬於藍色的。
  在湛藍的天空和大海下,淺灰色的石橋和Yeni Camii看上去都好像帶了點藍色,人潮再多也使人看得舒服。
  詩喬看著站滿白鴿的Yeni Camii和電線,正自驚嘆,忽爾督見碼頭旁邊的臨時巿集。她跟Kenny說了一聲便趕過去。他連忙跟上,在人群中護著她的同時又要小心不觸碰到她的身體,驟覺帶她去巿集不會是個好選擇。
  她既沒有留意四周對她的注目禮,也沒有察覺Kenny正在努力地保護她,饒有趣味地停在一個攤位面前。
  那個攤位主要出售畫作。藝術家正在攤位內輕鬆地舞動筆桿,在流動的溶液勾出美麗圖案。Kenny以為她會掏出錢包,她卻走到旁邊的攤檔欣賞陶瓷做的香薰座。
  「這些比巿內的漂亮很多。」她說。
  「嗯。」他看著她手上一個圓鼓鼓的,畫著精緻花紋的藍色香薰座說:「我送你好嗎?」
  她有些愕然,「不。幹麼忽然想送禮物給我?」
  他趕快從她手裡把香薰座拿起,「這是你剛才請我吃飯的賀禮。一起旅行,每餐AA制的話有點麻煩。」
  「那你下次請我也可以啊!」
  他笑說:「誰知道我們下餐會吃什麼?而且你喜歡這香薰座啊。」
  她想到剛才那頓飯的價錢如果除二的話,應該跟香薰座的價錢差不多,而她也確實喜歡這香薰座,於是便不再阻止他,珍而重之地從售貨員的手裡接過購物袋,抱到胸前,和他繼續逛其他檔攤。
  對於朋友之間該由誰來付帳,她向來小心。她不喜歡讓男生覺得她是那種一定要男人付帳的人。再說她家裡的位置不多,所以她很少買擺設,朋友也大多送她實用的東西。
  不過,如果是那個理由的話,收下了也沒有所謂吧。
  她心不在焉地和他逛過其他檔攤,花了幾番唇舌也未能說服他和他各自回去拿行李,只得先隨他到位於新城區的民宿拿他的行李,再去她住的民宿拿她的,這才一起到大街吃快餐再才去等夜車。
  
  夜裡的伊斯坦堡巴士站沒有太多燈光。巴士站周圍都是票站,人很多,但閒雜人等也多。大家四處穿插、趕車、佔位置……很多人都對他們兩張東方面孔多望兩眼。詩喬戰戰競競地跟著Kenny去票站問明登車位置後便上洗手間。
  這時距離巴士開車的時候有半個鐘,他並不擔心錯過班次,只擔心她的安危。女生上洗手間的時間總是長的,排隊的時間也長。可她進去已十數分鐘了,除非上大號,否則說什麼也該出來了吧?
  終於,好不容易地,他等到了,她卻渾身都濕透兼一臉委屈的。
  「我……沖水的水缸掉下來了。」她說,尷尬得想哭。
  「有沒有受傷?」他連忙把她扶到一旁。
  她搖搖頭,苦笑說:「幸好水缸是塑膠造的,不然我準要進醫院了吧?」
  看見她惹人憐愛的樣子,他忍住『傻瓜』二字不說,從背包裡面翻出一條洗面巾給她,「這個你用來抹身,我拿水和紙巾給你抹臉。」
  「你要不要先上廁所?」
  她感激他的細心,他則感激她在這個時候還關乎他的需要,「不用了,我剛才在快餐店去過。」
  「對不起。」她低聲說。
  「傻瓜。」他終於還是說了出口,連忙蹲下來為她抹拭小腿上的污漬遮醜。
  「不、不用了,我自己抹可以了。」
  他這才想到這個舉動也有不妥,只得站起來一邊看顧行李,一邊張望登車的位置。
  「車還沒來,你慢慢吧。」他說。
  她無意令他難堪,她只是不好意思再麻煩他,也介意讓他近距離看自己髒兮兮的腳。
  拿著那條帶有肥皂香的面巾,她不由得覺得有他在真好。

hongkongboy2046 2016-3-16 10:28 AM

[quote]原帖由 [i]小木littlewood[/i] 於 2016-3-15 12:09 PM 發表 [url=http://www.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37778206&ptid=25467881][img]http://www.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八 意外

  伊斯坦堡是一個色彩豐富的城巿 - 多姿多彩的舊城中心、遍佈淺棕色石板路的古蹟區、裡裡外外都用不同紅色的Sirkeci Terminal、會隨著日光變色的Golden Horn……而午後的Golden Horn,是屬於藍色的 ...
拿著那條帶有肥皂香的面巾,她不由得覺得有他在真好。
[/quote]

詩喬的心陷得越來越深了...

支持小木。



[url=http://m.discuss.com.hk][img=100,23]http://n2.hk/d/images/r10/mobile.jpg[/img][/url]

小木littlewood 2016-3-16 11:02 AM

回覆 25# 的帖子

謝謝支持!!!:smile_o13:

happy5270 2016-3-21 12:17 AM

[quote]原帖由 [i]小木littlewood[/i] 於 2016-3-14 10:31 AM 發表 [url=http://ladies.discuss.com.hk/redirect.php?goto=findpost&pid=437716018&ptid=25467881][img]http://ladies.discuss.com.hk/images/common/back.gif[/img][/url]
梗係唔係啦, 去土耳其係好耐之前既事.
只係而家諗返起想寫個用土耳其做背景既事.
我都想我有朝一日有錢到可以為一個無錢收既故事比咁大筆旅費去搵靈感. [/quote]

你o既願望總會實現,加油:smile_o12:

小木littlewood 2016-3-21 10:39 AM

回覆 27# 的帖子

哈哈, 多謝!

有心幫你 2016-3-21 08:27 PM

***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

小木littlewood 2016-3-22 12:39 PM

九 伴

  經過那麼糟糕的意外,舒適、冷氣充足而且附有wifi和小食的夜車對詩喬來說彷如天堂。她沒有購買當地通話和數據咭,一開wifi,來電、短訊和社交網絡通知便蜂擁而至,煩得她只向家人報了平安,又看看旅館那邊有沒有發過電郵給她便把電話關上。
  「你有預訂綿花堡的旅館嗎?」Kenny問她。
  她如夢初醒,想到他應該沒有預訂那邊的住宿,「有。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房間出租?」
  「你把資料發給我,我問一下。」
  她想了想,拿出一整個文件夾把相關文件找給他。
  其實Kenny傾向到達之後才慢慢找旅館。一來他懶得做準備,二來總覺得有房間可看會安心些,可他想到詩喬習慣把所有事情,甚至連車票也預先安排好,為免浪費她的時間也只好勤力一下。
  趁他看得專心,她趕緊寫上當天的旅行日誌,但多了個會看中文字的人在身邊,她寫得很不自在,結果只匆匆填上行程和剛才的小意外便把日誌收起。
  這時Kenny已撥電話過去訂下她住的旅館。
  「搞定了,他會看看能否把我們的房間安排在附近。」他笑得安心,她不知怎的有點害羞,又俯身翻出背包拿出披肩和眼罩。
  「冷嗎?」他問。
  「還好。」她想,就是後悔穿拖鞋上車,雙腳沒東西包著,又冷,又怕車上有小昆蟲爬上去。
  他把他的風衣放到腿上,「我不冷,若你不夠衣服的話可問我借。」
  「謝謝。」
  這是另一個有伴同行的好處,卻響起她心裡的警號 - 她不是想要這樣的旅程。
  這是為她要為阿琳,不,為她們完成的旅程。她應該在沒有騷擾和阻撓的情況下懷念阿琳,應該吃些苦頭,最好藉此解開心結,怎麼可以被土耳其的風光和酒窩男纏住思緒?
  胡思亂想間,她睡著了。夢裡出現的不是琳,而是為他蓋好披子然後專注地看著她的Kenny。她醒過來看見Kenny正背著她睡,頓感寬心,卻隱隱感到惆悵,連忙轉臉看著車外漆黑的山影嘗試入睡。
  這樣的一幕,該怎麼把他畫出來?
  一雙溫柔的、關切的眼睛?那樣的眼神令人覺得很舒服很舒服,舒服得想大哭一場。
  不過,那不是Kenny的吧?是她把她內心渴望的投射到這個她認識不深的男人去。
  她渴望愛。
  所以才會自私地想要把琳留在身邊,最後因為內疚離開正熙。
  她應該離開Kenny。這樣的依賴是虛幻的,她只是一時軟弱。而她已經因為軟弱而鑄下大錯。
  
  流著淚,她睡著了,一直睡到陽光直射到她的臉上。
  她醒來的時候,車廂依然既幽暗又安靜。她輕輕呼一口氣,透過沾上霧氣的車窗看著窗外荒蕪的世界,心情平靜得很。
  這趟旅程比她想像中舒適。一來這兒的座位比機艙裡的寬敞和舒適,二來這兒不會有氣流之類的問題,三來她不用擔心行李和人身安全。
  這又是Kenny的功勞。
  緩緩地,她轉頭看見他睡眼惺忪地看著她身後的風景。迷濛的眼神配上他的招牌笑容,有點迷人。
  「早。」他輕輕說。
  她心裡一動,調整一下坐姿說:「好像快到Denizili了。」
  「我想我們到了。」
  「這便是巴士站?」看著只有荒地和公路的四周,她有些疑惑。
  「對。得準備起行。」他伸伸懶腰說:「待會我去拿行李,你問問司機去哪兒坐小巴去Pammukale好嗎?」
  「哦。」她吸一口氣清醒腦筋,趕緊上前問路。

  下了車,詩喬和Kenny趕上緊接的小巴班次,大約二十分鐘便到達Pammukale。半夜紮醒的詩喬睏倦得很,對衝上來的幾個旅遊從業員顯得不知所措。她見Kenny饒有趣味地看著一處古蹟的宣傳單張,便靠過去看。
  「你想去?」她問。
  「好像比去巿內的古蹟有趣。」他把單張遞給她。
  她心想這或許是她再度獨自上路的好時機,鼓勵他說:「那就去啊。」
  「你會去嗎?」
  看著他的期盼眼神,她一呆,也不知道算不算違心地衝口而出:「嗯,好啊。」
頁: [1] 2 3 4 5
查看完整版本: 在熱氣球下與堅尼地共舞 (1-35, 更新結局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