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濃情巧克力 (轉)

cabane 2013-11-21 12:22 AM

濃情巧克力 (轉)

符樓拜今天開除一個人,原本以為人走了,他會如釋重負,但他沒有。看著那個大男孩收拾包包離開,他突然有點傷感。晚上九點下班,他捨棄捷運不搭,決定走路回家。

颱風剛過的星期二晚上,他信步走著,腦海不斷想起那個離職同事。這一刻他在做什麼呢?明早起來,意識到自己不用上班,腦海會浮現什麼念頭?新生活怎麼開始呢?

對這些看似多餘的問題,符樓拜的老闆杜普蕾會告訴他,你不用操心。杜普蕾奉行搖蘋果理論,她認為一家公司就像一棵蘋果樹,定期把樹搖一搖,把爛蘋果搖下來,是經理人的天職。因為在競爭的社會,沒有人欠你飯碗,飯碗捧不住是你的事,不值得同情。

符樓拜當然懂。他只是不知道,那些被搖下來的爛蘋果最後都到哪兒去?把爛蘋果搖下來就算負責任嗎?每個人把家裡打掃乾淨,就不用關心「廢棄物」送到哪裡嗎?

也許是第一次開除人,也許是懊悔當初看走眼,也許覺得自己給大男孩時間太少,此刻符樓拜想到的不是大男孩表現不佳,而是過程中,自己少做了什麼。

大男孩做對事他是不是少給了讚美?做錯事,他又是不是少給了提醒呢?為什麼被開除的是他?身為主管,符樓拜難道沒有責任嗎?開除的決定會不會太武斷?有權給別人一份工作並將工作收回,是不是應該更謹慎一點呢?

找人進來的理由有千百種,但開除人的理由只有一種,就是不適任。在忙碌的資本社會,大家都自顧不暇,沒空等別人一下也沒時間幫別人。如果有人動作太慢,我們會給予警告,如果警告無效,就請他走路。因為一個沒有競爭力的人,會拖垮整個組織。

那似乎自然不過,大家都這樣。就算讓符樓拜在生鮮超市裡挑水果,不管是蘋果、蕃茄、芒果、香蕉……,他會放進購物袋的,絕對是那些看來鮮美可口的。長相差、看起來不甜美的,抱歉,購物袋不是它們的歸宿。它們只能留在架上慢慢腐去,然後變成折價品,繼續滯銷,下場就是走入廚餘桶。

工作幾年,符樓拜發現大家對於速度跟效率,有種偏執的信仰。什麼都快速大量生產,造成供給過剩,供給過剩只好降價,降價後利潤下滑,只好再加快推出新產品……明明是惡性循環,卻好像非得這麼做,不這麼做,對手會趁你偷懶的時候,搶走市場佔有率。

這是商業現實,商業現實就是:如果你溫情、天真,如果你考慮太多,你速度就會變慢,效率就會變差,然後就會失去競爭力。

只是,競爭力真的是一切問題的答案嗎?人們匆忙趕赴終點,真的會創造出更多的幸福嗎?

來到一個十字路口,遇見了紅燈,符樓拜抬起頭望向天空。一彎下弦月高掛,伴隨幾朵浮雲,月兒彎彎,幾乎看不出移動的跡象。千萬年來,月亮依照這樣的速度前進不曾改變,如果它想要更快繞地球一週,會發生什麼事呢?

綠燈亮了,但符樓拜的問題得不到回答。

有時候,一個得不到答案的問題是好的,它會成為一個美好的種子,在一個預期外的時間發芽、成長、開花。一直要等到很多年後,符樓拜創立起自己的事業,他才明白這一點。

那時,他離開完美基因,創立了一家小小的食品公司,專賣巧克力。他賣的是純度很濃的黑巧克力,可口美味吃了讓人開心,很適合送禮。他們賣得非常好,秘密在於一個獨特的成分,叫做「送禮者的甜蜜心意」。

符樓拜的巧克力叫「Memo Chocolate」,基本的產製流程是這樣:你到店裡或在網站訂購頁寫下你memo,他們就會把你的memo刻在巧克力上,不管是一句感謝、一句道歉、一句愛的告白,他們會刻在巧克力上,把你的memo變成口中的甜蜜,讓你的memo成為驚喜,成為獨一無二、好吃又美味的巧克力。

在這家公司,最常送出Memo Chocolate的就是符樓拜。每天他都把自己的關心,變成一片又一片Memo Chocolate送給同事。

特別的是,符樓拜挑選的員工,經常是在職場上失意過的人,因為競爭力不足被某家公司刷下來的人。為什麼有這種用人哲學,三言兩語也說不清。只能說,符樓拜看到一些我們看不見的東西,他看得見「爛蘋果」的價值。

是啊,爛蘋果埋對了土壤,會長成一株果實纍纍的蘋果樹。
頁: [1]
查看完整版本: 濃情巧克力 (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