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 8-Oct-2018 更新 ] 牽情日記 ~ 有一本日記,它記下了一份遺憾的單戀,得不到的緣份

foontradson 2010-4-3 07:55 PM

[ 8-Oct-2018 更新 ] 牽情日記 ~ 有一本日記,它記下了一份遺憾的單戀,得不到的緣份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1989年2月10日[/font][font=新細明體] , 星期五 , 天晴。今天 , 依然是農曆新年假期 , 距離上學日尚有五天。雖然是假期 , 但是 , 今天較為早了一點起床 , 可能是心裡有點不安 , 令我不能酣睡吧。昨天 , 劉虹舞的致電 , 告知我林碧雯因病入了醫院 , 並相約今天下午3點一起去探病………】[/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天亮了 , 陽光穿過我的眼簾告訴我今天開始了 , 並叮囑著今天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正等待著我去做。我看看手錶 , 才差不多8點 , 還記得之前幾天的早上8點 , 我仍在睡得一塌糊塗 , 但現在 , 我因為記掛著今天下午探病的事而忘記了〝冬日被窩〞的滋味。[/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費了一輪功夫去裝扮好自己 , 我看著鏡子 , 依然找不到一處可令人欣賞的地方 , 但是 , 就這樣面對自己的時候 , 我可卻認為足夠了。我就是經常如此地看著鏡子內的我。鏡子內的我 , 絕對由我控制著 , 我了解他;現實的我 , 卻非事如心想 , 我掌握不到。就好像今天一樣 , 跟劉虹舞相約一起到醫院探望林碧雯 , 原定是下午3點的事 , 而現在 , 才早上9點多 , 我已不自控地準備好一切 , 只待出發 , 有點違反常理吧? 真奇怪 , 我為何如此緊張? 緊張得失控了? 那麼 , 是什麼在控制我? 因為林碧雯的事? 我被碧雯控制了? 真有趣 , 一個人竟然可以不受自己控制而被別人支配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早上十時許 , 我終於又不自控地致電給劉虹舞………[/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唔該搵劉虹舞吖。」[/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等陣… 』應該是她弟弟的聲音。[/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邊個?』一副開朗的腔調 , 是劉虹舞的一貫風格。[/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我呀 , 阿玄呀。」[/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咩事?』[/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冇呀 , 我地今日咪約咗3點嘅 , 不過我屋企有啲事要我做 , 唔知3點攪唔攪得掂喎。」我作了一個較為笨拙的藉口。[/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你想點吖?』[/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不如咁啦 , 各自去啦 , 費事妳等啦 , 我盡快攪掂咪即刻嚟囉。」[/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 …… 冇辦法啦 , 你盡快到啦。』[/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得得得!我一攪掂就即刻嚟!」[/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OK , 等你喇 , 拜拜。』[/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拜拜。」 倒算順利的計劃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實在 , 家裡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事情必需我留下幫手。我掛了電話之後 , 轉身便準備步出家門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一天光你又走去邊呀?』媽媽又慣常地以嘮叨的語氣查問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冇呀 , 有個朋友入咗醫院 , 我去探佢之嘛。」[/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返唔返嚟食飯架?』媽媽這樣問 , 即是不反對我出街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返架喇。」於是我便轉身開門。[/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夜晚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夜晚梗返啦 , 我行喇 , 拜拜!」………[/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走到離家不遠的一個街角上 , 面前的紅綠燈制止了我的腳步。在等待之際 , 我突然想起銀幕上的慣例場面 ~ 去探病的人總是會買些什麼去送給病人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望望自已空空的兩手 , 就不禁無奈地搖了一搖頭。但就在這搖頭的瞬間 , 一些花朵的影像卻投入了我的眼角內 , 我把視線再集中地看清楚 , 發現了原來有一間花店 , 一間平凡的花店 , 就距離我身旁不遠。 這 , 可真是一個極為不錯的提議 , 我一邊走近這間花店 , 一邊就點算著自己的錢包 , 終於 , 便站在了這間花店的面前打量著………[/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foontradson 於 2018-10-8 06:23 PM 編輯 [/i]]

foontradson 2010-4-3 07:58 PM

[img]http://public.blu.livefilestore.com/y1pCW8DbfGbVDG1w4aTZGDPNgRH1r4SgC9mXKxHh5eglmGVJvYmX_XeyCNc19WKBgBpoXWtSW3oMtMxEIyi6oTekw/mirror1.JPG[/img]

foontradson 2010-4-3 08:00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先生 , 想買啲咩花呀?』一個二十來歲相貌不俗的姐姐 , 相信是店主吧 , 因為眼見花店內就只得她一人打點。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而我 , 被人稱呼為〝先生〞, 還是第一次呢 , 於是猶豫了一會道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探病 … 唔知送咩花好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康乃馨啦。』她倒爽快地答了我這個問題。[/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康乃馨 … 探病都啱用咩?」我一直以為康乃馨是母親節才用得著的。[/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梗係得啦!康乃馨表示慰問同關懷吖嘛。』她邊說邊笑地 , 令我感到自己真是十分敷淺 , 唯有點著頭道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啊 … 咁點賣呀?我唔係有太多錢咋喎。」[/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她給了我一個同情的笑容 , 然後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嗱 , 見你探病用嘅咁就 …… 咁啦 , 幫你執一打再襯少少星花 , 包一包佢 , 收翻你四十蚊算啦。』[/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她這種寧願蝕本的口吻 , 相信是生意人必備的吧。雖然感覺如此 , 但我還是沒有跟她討價還價的興趣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好吖 , 咁就麻煩妳幫我攪一攪啦。」[/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四十元雖然算不上一個什麼數目 , 但是對於我這個學生而言 , 卻可說十分中用。不過 , 跟林碧雯自相識至今 , 也沒有碰上什麼機會去送禮物給她 , 正好今次 , 雖然是不幸的事情 , 但總算得到一次黃金機會呢。所以 , 當我拿著這束康乃馨在途上 , 越是接近目的地的時候 , 心裡就越是問著自己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四十蚊 …… 咁樣 …… 一束花。 喂 , 你會唔會好似 cheap 咗啲呀?人地嗰啲 …… 霉極都好似有舊幾水一扎喎!你 …… 點攪呀?」[/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這問題由我離開花店 , 到步入地下鐵的車廂內至列車一邊行駛 , 也不停的於腦海中浮游著 , 直至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下一個站係美孚 , The next station is Mei Foo . 』列車司機沒精打彩的聲音把我喚醒過來。我步出了地鐵站後 , 便憑著出門前在家裡複印了在腦袋內之地圖的指示 , 而向著目的地進發。步行了十數分鐘左右 , 我的視線才捕捉到醫院的所在。 原來 , 這所醫院是位於高地上 , 也可以說是一個小山丘之上吧 , 按這個距離 , 估計尚要步行多十數分鐘才可到達呢。 雖然 , 仍然是冬季的日子 , 但是沿著斜坡步行而上 , 再加上少許既緊張又興奮的心情 , 倒也令我滲著熱汗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好不容易地 , 我進入了醫院的範圍 , 可是卻發覺有點異樣 , 因為我是通過一條狹窄小路而來到的 , 而眼前亦只看見一幢幢相信是病房的樓宇 , 但就看不見正門、大堂、詢問處之類的地方。心想 , 可能是自己走錯了方向而來到醫院的後門之類吧。 我在這一幢幢如迷宮一般的樓宇之間穿梭著 , 就有點在冒險探索的感覺 , 倒是有趣 。未幾 , 我發現了一片新大陸 , 這裡 , 是一片草原平地 , 帶著花園式的環境設計 , 環繞著它的都是那病院的樓房 , 並且正在閒步聊天的病人亦不乏其中 。 按照推論 , 這裡該是醫院的中央了 , 也應該是病人休憩的場所。我邊走邊看著沿途四周的病人 , 發覺他們的神情動態有別於一般的病患者 , 令我產生怪異的感覺。看見他們離奇的言行 , 我不其然的說了一句:[/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都痴Q線嘅!」說罷 , 我的腦內立即閃電一觸 ~~~ 難道 , 這所是精神病院?不會吧?[/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foontradson 於 2010-4-3 08:03 PM 編輯 [/i]]

foontradson 2010-4-3 08:01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一邊猜想著 , 一邊在找大堂詢問處 , 可是這迷宮式的醫院弄得我茫無頭緒地轉來轉去 , 而結果都是落空。正當我無奈並帶點氣憤地繼續尋找之際 , 卻眼前一亮 , 剛好一位護士小姐迎面而至 , 於是我便上前向她查問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唔該 , 請問G座响邊度架?」[/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啊 , 你跟住呢條走廊行到盡頭轉右就見到架喇。』她回頭指一指方向告訴我之後便擦身而過。[/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呀!唔該 …… 」我又把她叫住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她回頭微笑地等待著我的發問。[/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冇呀 … 我想借問聲 , 呢度係 … 咪精神病院嚟架?」我猶疑地說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係呀!你 … 唔知嘅咩?』她奇怪地 , 然後打量了我一下又再道:[/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你係咪嚟探病架?』可能她以為我是白撞的吧。[/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係呀!係呀!我嚟探朋友架 , 不過我唔知佢原來入咗嚟精神病院啫!」我帶點辯護的語氣 , 並再補充一句:[/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佢病房响G座3樓4號嘅。」[/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她聽後點了一點頭回應我:[/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唔 , 咁你去到3樓再問一問嗰度啲護士啦 , 佢哋會帶你去見你朋友架喇。』[/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啊 , 唔該晒妳。」說罷 , 我和她便相背而去。[/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真的!真的是精神病院呢!怎麼會如此的!?[/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邊行邊想著 , 等一下見到林碧雯的時候 , 她會否跟我之前所見的病人一樣 “痴線了”! 我十分焦慮 , 為何會如此下場?[/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按著指示而來到G座地下的電梯大堂前 , 正當等候電梯的期間 , 不時也被周遭病人的「言行舉止」困擾著 , 令焦慮的我更加暗地裡咒罵著這醫院的「開放制度」 , 精神病院的病人竟可如此肆意地隨處亂走的……[/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叮 ~~~ 」電梯到了。幸運地 , 我還是獨個兒乘搭這電梯 , 不禁呼吸了一口大氣 , 隨即 , 又聽到「 叮 ~~~ 」 , 到達3樓了 , 電梯門緩緩的打開 , 我便垂頭呆盯著手中的一束廉價康乃馨而緩緩地步出 , 就在這瞬間 , 我被人在面前大喝一聲 : 「 喂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被嚇得彈了起來 , 抬頭一望 , 原來面前正站著一個人 , 一個少女“哈哈”地笑著 , 這少女正是我要找的 , 我想見到的人……[/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林碧雯 !?」我既驚且喜地叫了她的名字出來。[/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foontradson 於 2010-4-3 08:04 PM 編輯 [/i]]

foontradson 2010-4-3 08:05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哈哈 ~~~ 阿玄嚇到成個彈左起身喎 , 哈哈 ~~~ 』碧雯仍然在俏皮地笑著 , 我亦被她感染了而笑了起來 , 但她突然停止了笑聲而驚訝地叫了出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嘩!送俾我架?』原來碧雯此刻才發現我手中的一束花。[/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嗯……我都唔知買乜嚟探妳好……咁咪……總之送俾你啦 , 祝妳早日康復。」我笨笨鈍鈍地說著而遞上了這束廉價的康乃馨。[/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碧雯呆呆的看著我這樣子 , 靜默了十數秒鐘 , 突然又“哈哈”地笑了起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你……好老土呀!哈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碧雯笑得腰也彎了 , 而我則感到結了冰一樣的 , 硬生生的捧著這老土的東西 。 但又數十秒鐘之後 , 碧雯的笑聲突然地停止了 , 笑得彎曲的腰背也挺直過來 , 再輕輕地把我手中的一束康乃馨擁入自己懷裡。[/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講笑咋!其實你嚟探我 , 我已經好開心架喇 。 依家仲有花收添 , 我第一次收到花架咋!好開心呀!多謝你!』碧雯帶著燦爛的笑容對我說著 , 她給我的這個回報 , 在這一刻實在令我感到沒有得可以再美好的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嗯 , 不如去你病房擺好啲花先啦。」[/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好吖。』 碧雯點點頭然後轉身帶領我走著。[/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我一邊行 , 一邊在察看著她 , 只見她的動態根本如常人一樣 , 沒有大異 ; 衣冠端正 , 並且漂亮 ; 清[/font][font=新細明體]秀[/font][font=新細明體]的臉孔 , 依舊是我所喜愛的 。 根本找不出一處令我覺得她像個什麼精神病的。 到底發生什麼事?為什麼碧雯的爸爸媽媽也願意把她困在這裡……[/font][/size]

foontradson 2010-4-3 08:06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跟著碧雯走 , 來到了走廊盡頭的一個大門前 , 她轉身對我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阿玄你入去呢間探病室度等我吖 , 病房唔俾外人入去架。』碧雯指著走廊旁邊的一個房間 。 於是我們便暫且分別一刻。[/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看見這探病室也頗為闊落 , 擺設有如茶座一般的 , 數張圓形的單腳式桌子 , 每張桌子都配有四或五張小餐椅。 房內其中一個角落的窗台下還設有一套L形的皮梳化 , 配上雲石面的茶几在前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今天 , 這個探病室可算熱鬧 , 不少病人及其親友都相聚於此 。 很幸運地 , 剛好有一桌子空著 , 於是我便把它暫時佔據下來 。 我一邊等待著碧雯 , 而另一邊則在觀察著 , 接收著周遭病人的情況 , 並且猜測著碧雯被送來這裡的原因 。 正當我想得入神之際 , 碧雯又給了我另一次驚嚇……[/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她突然在我耳邊大叫的同時 , 雙手亦快速的打落我兩肩上 , 但今次 , 因為我的反應過份遲鈍而弄得我好像沒被嚇倒似的。[/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嘿!你真係吖……次次都嚇得我倒…仲洗出嚟行嘅?」我氣定神閒的說。[/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唓!都唔好玩嘅…… 』碧雯扁了扁咀喃喃地坐下來我旁邊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係喎!點解你會知我入左嚟呢度嘅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啊 ~~~ 其實係劉虹舞佢… 」我還未說完便被碧雯打斷了話柄…[/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呀!係呀!尋日媽咪同我講過話阿舞今日會嚟探我架喎……嘻!乜點解變咗係你嘅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所以有啲失望咁喱 ?」我帶點幽默的語氣 , 其實後悔講了這句說話…[/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嗯 ~~~ 少少失望啦! 』碧雯亦很俏皮的回答了 , 但我的心卻較為認真地接收了這個意思……[/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洗失望喎 , 劉虹舞今日真係會嚟喎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你又知 ? 』 碧雯這一問令我有點心虛 , 怎能讓她知道我是存心撇開劉虹舞 , 以得到和她單獨共處的機會啊。[/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係呀 , 原本係佢約咗我一齊嚟嘅…嗯…不過後尾大家啲時間唔係咁夾…咁咪…所以我同佢各自嚟囉…就係咁囉… 」弄得我口吃吃地回答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啊 ~~~ 咁你知唔知佢幾時嚟呀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我諗三點掛大概…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大家靜默了一會 , 我禁不住要問碧雯了 , 於是壓低聲線悄悄地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呢 , 呢度精神病院嚟架喎 , 點解你會入咗嚟架?我頭先到依家見你咁耐都好正常喎 , 到底乜野事啫?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唉……其實我都唔想入嚟呢度架… 』碧雯托著腮 , 一臉無奈地……[/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07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玄……你都知啦 , 我上年開始都經常唔舒服請病假冇返學 , 其實一路都冇好過 , 近期媽咪帶我去檢查 , 醫生睇完報告話我耳水唔平衡 , 影響到個腦 , 所以會成日頭暈喎…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都唔洗話攪到要入嚟呢度架呀馬!」我禁不住有點氣憤地搶著說。[/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可能真係影響到個腦……我試過兩次 , 得我自己响屋企 , 諗下諗下就走咗上天台……行到圍牆邊望住落下面街 , 望望下諗住不如跳落去…… 』 碧雯呼了一口氣 , 斷斷續續的說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我聽後呆著了 , 反應不了 , 作不了聲…[/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我同醫生講過呢啲野 , 醫生話我有自殺傾向 , 係精神病徵……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大家又靜默了一會 , 然後我終於懂得反應過來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諗咩諗到要跳樓咁大鑊 ? 咩事咁唔開心呀 ? 可唔可以講嚟聽下 ? 我可唔可以同妳分擔啲? 一係好似我咁囉 , 啲唔開心嘢就咪鬼諗佢囉……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碧雯看著我一連串地說著 , 突然微笑地說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你咁緊張嘅 ? 你緊張我呀 ? 你…係咪緊張我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又來了 ! 聽到碧雯這些尷尬的問題 , 那莫名的緊張感覺又來了 ! 心跳突然加劇得很 ! 腦袋突然轉不到的 , 口齒也打震起來 :[/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 吓![/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嗯[/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我[/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其實我是很想對碧雯說 , 我當然是緊張她呀 , 還是要很緊張 ! 很緊張 ! 十分緊張那種 。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可惜碧雯見到我支吾以對的反應後 , 便收起了笑容冷冷的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得喇 , 我知喇 , 你講過我地朋友吖嘛 , 你關心朋友吖嘛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我……係呀……係囉…… 」周世玄你好失敗 , 你怕什麼呢 ? 如果碧雯真的是想要你親口說緊張她的話 , 那麼你又一次傷害了她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妳可唔可以講俾我聽咩事咁唔開心 ? 」 我怕碧雯會就這樣以為我在拒絕她 , 所以連忙地繼續要求她把心事告知我 , 希望她能感受到我實際的心意吧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可以……其實我真係好唔開心好大壓力呀 , 就係因為上年經常唔舒服請病假冇返學 , 成績差左逼住要留班…… 唉 ~~~ 你地個個依家都中四喇 , 我仲係中三…… 但係我到依家都仲係病緊呀 , 我好驚我今年又升唔到中四呀…… 』 原來碧雯是擔憂自已的學業 , 這我也理解的 , 由中二的復活節認識碧雯開始 , 都知道她是成績優良 , 名列前茅的那一類學生 , 要她如此地留級 , 確實是一個打擊 。 我能夠做的就只有緩和一下氣氛說說笑安慰她 :[/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 啊 ~~~ 原來呢樣嘢 , 咁…… 其實…開港都有話啦 , 學海無涯嘛 , [/font][font=新細明體]咁漫長嘅日子只不過期間[/font][font=新細明體]冧佢[/font][font=新細明體]一兩[/font][font=新細明體]年奘啫 , 冇理由咁睇唔開走去試玩“空中飛人”架呀馬…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09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碧雯聽到“試玩空中飛人”這字眼 , 不禁偷笑了一下 。 而我則繼續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讀書咋大佬 , 又唔係打仗 , 唔洗死人呀馬 。 其實我覺得 , 讀多一年~~~等於玩多一年~~~ 咪仲好 ! 況且你依家係因為病而留級喎 , 即係攞正牌玩多年啫 , 因病得福呀小姐 , 有得玩我都想玩多年啦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唉 ~~~ 你唔明架喇… 我屋企又唔係好有錢 , 病左成年睇醫生已經洗左唔少錢架喇 , 依家書又讀唔到 …… 我 …… 我真係唔想再負累屋企喇 … 』碧雯一邊說著 , 一邊雙眼已紅透泛起淚光 。 看見她這個樣子 , 我真的有點不懂應對了 , 我怕只會越說越糟…… 更無奈的是 , 碧雯的情緒就只管繼續沉下去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連媽咪尋日都鬧我…… 我都…唔…想架 , 我好努…力去做架喇 , 佢想我點…喎 ~~~ 』碧雯真的放聲哭了出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探病室內的人都好奇地被碧雯的哭泣聲吸引著了。 一個哭泣的少女 , 加一個無奈的少年 , 難怪差不多所有視線都集中在我和碧雯坐著的這張桌子上 , 我真的手足無措了 , 老實說 , 女性的眼淚 , 除了我媽媽之外 , 今次還真是第一次要應付 , 我不知如何是好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林碧雯呀 ~~~ 唔好咁啦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碧雯仍在哭泣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林碧雯呀 ~~~ 唔好喊啦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碧雯還是在哭泣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林碧雯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你喊到唔靚女喇 , 冇人鍾意喇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 碧雯很驚訝地停下來 , 沒哭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你吓咩呀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真係好醜樣呀 ? 』原來女孩子真的很緊張自己的容貌 , 碧雯也不例外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咁講下啫 , 妳點會係醜樣呀 ! 有排都未輪到妳啦 ! 」 當然啦 ! 碧雯在我心目中當然是最漂亮的啦![/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咁你即係話我靚女啦 ~~~ 』 碧雯連眼淚也未流完便喜悅的笑了出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 ! 妳睇妳吖 , 又喊又笑 , 冇晒妳符呀真係 … 」 看到碧雯笑了 , 我心也舒服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你即係讚我靚女啦 ~~~ 多謝 ! 嘻 ~~~ 』 碧雯仍是歡喜莫名的回味著我之前那句說話 , 似乎沒有理會我現在在說什麼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10 PM

[img]http://public.blu.livefilestore.com/y1paXvZBPF6fwAEQkwFACkz39SUjvp9jfVFuctBZl_jcLRPcINCCU3G3SkFsfsQ2h5vp2dSTn7Ycri4QEsoat7SzQ/grace1.JPG[/img]

foontradson 2010-4-3 08:11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碧雯以前的情緒不會如此波動的 , 我開始感到這會否可能也是她的精神病徵 , 真的令我有點憂慮 …… 我不禁嘆了一口氣躺在椅背上 , 雙手不其然的插入外套的側袋內 , 突然就發覺衣袋內原來裝著一些東西呢 ! 拿出來看看 , 原來是數粒杏仁糖 , 是電視經常賣廣告唱著“送俾你最錫嗰幾個”那款杏仁糖 , 我醒起了 , 是昨天翻開了親友拜年送來的禮物中 , 慣性地取出來放於衣袋內以備不時之需的 , 果然 , 時機到了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林碧雯 , 請你食糖吖 , 不過你要抹乾淨啲眼淚先個播 。」 我用哄小孩子的語氣把這些杏仁糖遞過去。[/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 碧雯亦故作小孩般 , 揩一揩眼角便把杏仁糖拿過去滋味地吃著 。 我看著碧雯吃糖的樣子 , 就發覺真的有點孩子氣 , 令我不禁地淺笑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隨意地看了一看手錶 , 才知道不經不覺間已經下午一時半有多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原來成點半鐘架嗱 ! 喂 , 妳夠鐘食飯未呀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夠鐘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呀 , 醫院唔係包早午晚三餐嘅咩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你話呢度嘅 lunch 呀 , 過晒鐘嚕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吔 … 攪到妳飯都冇得食添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 , 你唔講我都唔覺餓 , 不如去食 d 嘢咯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邊度有得食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有 canteen 架嘛 , 我返去 locker 攞返銀包先 。 』 碧雯說罷便轉身走出探病室去 , 我連忙地追上前把她拉住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攞乜鬼吖 , 我累到妳冇飯食 , 我請啦 。 」 我一邊說 , 一邊就拉著碧雯的衣袖走向電梯大堂那邊 , 讓她沒有反對的機會 。 始終 , 我都覺得“付賬”這項任務應該由男性去負責才像樣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又好 , 咁就你請啦 。 喂 , 但係你依家拉我去邊度啫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去食嘢囉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你知 canteen 喺邊咩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係喎 … canteen 喺邊架 ? 」我才突然醒過來 , 原來我是不熟悉這裡的 , 於是便放開了碧雯的衣袖 , 手不其然的掃一掃後腦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哈哈 ~~~ ! 癡線佬呀 ~~~~ 唔識路都拉住人地係咁行喎 。 』 碧雯捧腹大笑了 , 然後反過來挽著我的手臂笑著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等我帶你去啦 , 癡線佬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不得了 !! 再被碧雯挽著了我的手臂了! 腦袋又轉不到了 ! 呼吸要窒息了 ! 雖然隔著厚厚的外衣 , 但仍是感受到一陣陣溫暖由她溫柔的雙手滲出 , 直達我的心房 , 這種感覺彷彿被她攻陷了 , 入侵了 , 佔據了 …… 整個人就像雲遊似的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13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直到碧雯的雙手鬆開了 , 我才清醒過來 , 發現原來已經來到了醫院內的食堂 。 我和碧雯一起走到餐牌板前瀏覽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嘩 ! 平Q到喊呀 ! 真定假呀 ? 」 我看到餐牌板上的價錢 , 不禁的震驚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咩 !? 唔係吖 ~~~ 都唔見你喊 。 』 碧雯還真懂玩食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玩嘢呀 …… 」我喃喃地笑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大佬 ~~~ 十六蚊個餐 , 又麵包又湯又扒又意粉又凍飲 , 我睇錯定佢玩我呀大佬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你試下就知佢流定堅啦 , 呀大叔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好 ! 就等阿叔嚟同佢過兩招 ! 我食C ! C餐 ! 妳呢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你好食唔食 … 食C … 哈哈哈哈 ~~~ 』 碧雯又捧腹大笑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殊 ~~~~ 檢點啲啦 … 公眾場所嚟架 … 」 我故作嚴肅的表情 , 壓低聲線地說 , 碧雯見到我這副樣子 , 更加哈哈地笑得停不下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喂喂喂 ~ 好喇好喇 ~ 唔玩喇唔玩喇 ~ 再笑多陣人地收工冇嘢食賣架喇 , 快啲講妳食乜先啦?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咁我食 … 我食我食 … 我食 G 啦 , 你食C , 我加多兩劃 , 食 G 。 嘻 ~ 』 碧雯吸了一口大氣把笑聲遏止下來 , 再看著餐牌板猶疑了一會地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好 ! 食 G
! OK ! 但係你想食邊G ? 食呢G定食嗰G ? 你唔講我點G ? 」 我也忍不住來一個玩食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好衰架 … 叫人唔好笑自己又要玩 … 哈哈 ~~~ 』 碧雯笑著說 , 還打了我的手臂幾下子。[/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喇係喇 ~ 唔玩喇 ~ 你去搵個位吖 , 我去買嘢食先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套餐買回來了 , 看見這兩個售價十六元的套餐的用料和份量 , 真的不得不用“超值”來形容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佢真係冇玩我喎 … 洗唔洗咁抵食夾大件呀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呀 , 好抵食架 ! 多啲嚟陪我食吖 ! 』 聽到碧雯的這句說話 , 令到我的心當下甜了起來 , 她要我多些來與她進餐 , 有沒有在對我暗示什麼呢 ? 是否在給我機會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抵食就要嚟架喇咩 , 車錢唔使計呀 ? 」 到底我在說什麼 , 我真的恨我自己 ! 為何會衝口而出的說了一句這麼傷人的說話出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15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碧雯默不作聲 , 我真的很內疚 , 很害怕傷害了她 , 很害怕她就這樣恨了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嘿 … 呢餐真係有排嘆 … 」 我慌忙找些東西說說 , 希望緩和一下氣氛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咪慢慢食囉 … 你要趕住走咩 … ? 』 碧雯語氣帶點怨恨 , 但我反而稍為鬆了一口氣 , 至少她還肯跟我說話嘛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冇 ~~~ ! 唔係 ~~~ ! 我梗係唔係趕住走啦 ! 不過 … 咩吖嘛 … 阿 …… 阿舞應該就到架喇 , 我地唔快啲食完返翻上去等佢點得呀 , 妳唔係好想見到佢咩 ? 」 趁碧雯還肯跟我說話 , 我把腦袋不斷的轉動來找些說話討好她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喎 ! 阿舞應該差唔多到架喇喎 ! 依家幾點呀阿玄 ? 』 碧雯真的有點淡忘了我之前那一句涼薄的說話呢![/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兩點半喇就 ! 仲慢慢嘆呀 !? 要嗱嗱聲啦直頭 ! 」 我笑著笑著地說 , 希望把氣氛再攪好一點。[/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好吖 , 咁我地鬥快食 , 輸咗嗰個打籮柚 , 嘻 ! 』 太好了 ! 碧雯臉上又泛起笑容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嗱 ! 妳講架 ! 咪唔認數呀 ! 到時唔好話我鹹濕妳呀 , 嘿嘿 ~~~ 」 我裝出一副豺狼的容貌。[/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我都未講完 , 如果我食唔晒嘅話你要幫我食埋佢架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咁點計都係我輸啫 … 老屈呀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就這樣地 , 氣氛好轉了 , 我們一邊進餐 , 一邊談天說地 。 話題由彼此的過去 , 走到現在 , 以至將來 ; 由學業 , 推展到工作 , 延伸夢想 。 實在 , 由認識碧雯以來都沒有試過單獨跟她一起用膳 , 再加上已好一段時間沒有跟她見面 , 所以 , 我實在很用心地享受著頃刻 , 細心的聽聽碧雯的內心世界 …… 不經不覺間 , 這頓午餐已賜予了我一個多小時與碧雯相聚的時光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三點八架嗱 ! 死喇 ! 阿舞可能到咗喇 ! 』 原來碧雯無意間看到了牆壁上的掛鐘。[/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係喎 , 咁行喇 , 返上去喇 。 」 我站起來準備走出食堂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你又行先呀 ? 你識路架嗱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吔 … 唔係好識 … 衰咗 … 」 我把神情呆起來喃喃地說 。 當然吧 ! 我剛才是雲遊地來到這裡的 , 又怎會清楚如何回去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嘻 ~ 傻佬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今次 , 碧雯沒有牽著我而行 , 我只跟在她身旁一直回到電梯大堂 。 正當等待電梯的時候 , 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GRACE !! 〕 GRACE是碧雯的英文名字 , 而傳來的聲線就正是劉虹舞……[/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17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阿舞 ~~~ 我等咗妳好耐喇 ! 依家先至嚟到架 ! 』 碧雯莫名的歡喜 , 轉身便奔向劉虹舞那邊 , 我亦徐徐的跟著行過去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 --- 呀 ~~~ 要攪掂埋屋企啲垃雜嘢先至嚟得吖嘛 ! 妳夠係啦 ! 都唔知妳走左去邊? 我响探病室等左妳半個鐘喇小姐 ! ] 劉虹舞好像有點生氣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咦 !? 阿玄乜你仲早過我嘅 !? ] 原來劉虹舞此刻才發現我的存在 , 看來我真的平凡得有如一個臨時演員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係呀 , 我都話咗講唔定架嘛 , 咁 …… 攪掂晒啲嘢行得咯 , 咪 … 嚟先囉! 」 劉虹舞這一問 , 令我有點心虛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碧雯帶著莫名奇妙的眼神但是微笑的看著我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喂 ~ 不如上翻探病室坐低先傾啦 。 ] 幸好啊 ! 劉虹舞沒有追問我到底什麼時候來 , 為什麼如此早過來也不通知她 , 來了這麼久與碧雯做過什麼 , 諸如此類的尷尬問題 , 真的抹一額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好 ! 」 『 好 ! 』 我和碧雯不約而同的說了出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洗唔洗咁齊心呀你地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嗯 … 咁啱啫 。 」 『 嘻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又回到探病室了 , 現在這裡明顯地沒有之前中午那麼熱鬧了 , 只得三五數人 , 可說得上是冷清吧! 不過 , 我們這邊卻不愁寂寞 , 因為由電梯內至步出走廊到探病室然後坐下來 , 碧雯與劉虹舞的熾熱交談從未間斷過 。 而我 , 則靜默地做一位觀眾 , 不過 , 偶爾我也會做些反應甚或加插[/font][font=新細明體]一兩[/font][font=新細明體]句對白 , 以表示我也正在參與著她們的話題 , 說實話 , 我這種角色真的不就是一個臨時演員嗎!? 好像還有點厚面皮呢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劉虹舞在引導話題方面也倒有技巧 , 總沒有帶起碧雯不安的情緒 , 只見她倆歡暢笑談的 , 跟今天早上碧雯對著我哭泣的情況相比 , 感覺實在極端 。 或者 , 始終還是女孩子會了解女孩子的心態吧 , 更何況劉虹舞和碧雯根本已是一對要好的朋友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GRACE , 妳响呢度冇嘢做咁悶 , 不如下次我攞啲書嚟俾妳解下悶啦 。 〕 劉虹舞也頗細心呢 , 連這些微也照顧周到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都好喎 ~~~ 有咩書先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嗱 , 有一套漫畫啦 , 仲有本小說 , 都係我依家睇緊嘅 , 都幾好睇架 ! 借俾你睇先吖。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咁本小說講咩架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吖 ! 我講錯咗 , 其實呢本唔應該叫小說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即係咩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嘻–呢本書係專講男性心理嘅論文 , 喂–GRACE , 我睇左啲都覺得講得幾準喎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真係 ~~~ !? 』 碧雯帶著好奇而期待的表情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 ~~~~~ ] 劉虹舞一本正經的點著頭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接著她倆再不約而同的以詭異的眼神投向我身上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18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嗱 ! 咩事先 !? 咪啤啤貢喎 ! 妳地有乜可能睇到我啲心理先得格 , 我癡線架嘛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劉虹舞和碧雯見到我如此緊張的反應 , 都雙雙嘻哈大笑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原來你真係癡線佬嚟架 ? 唔得 , 等我即刻叫醫生捉埋你入嚟陪我先得 , 哈哈 ~~~ 』 碧雯邊笑邊指著我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好搵唔搵 ! 搵個癡線嘅陪妳 !? 吖妳真係 short short地冇有識死喎妳 … 」 我亦不客氣的跟碧雯開個玩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乜你唔知呢度係精神病院嚟嘅咩 ? 我住得喺度就梗係 short架啦 , 你新嚟架? 』 碧雯也得意忘形得拿自己的不幸來開玩笑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連我係新嚟嘅妳都知 ? 吖咁妳又 short 唔晒喎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正當我和碧雯說得興高采烈之際 , 劉虹舞就突然給我倆來一個降溫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喂 ~~~ ! 有冇咁好笑呀你兩個 ? 〕 劉虹舞的語氣好像有點妒忌呢 , 然後她再挨近碧雯的身旁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差唔多五點半喇 , GRACE , 我要走喇 , 要返屋企煮飯呀 , 聽日或者後日再攞埋啲書嚟探妳吖。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好啦 …… 咁 … 阿玄你都應該係同阿舞一齊走架啦呵 ? 』 碧雯顯然有點不捨的神情。[/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 …… 係啦 … 都五點半咯 , 我都差唔多喇 … 」 我邊說邊看著手錶
, 強忍的避開碧雯不捨的眼神 , 實在 , 我又何嘗捨得離去 ? 可是 , 若果不與劉虹舞一起折返而繼續留下的話 , 就任誰也知我的居心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 … 嘻 ~ 我送你地吖 ! 睇你地都唔係咁熟路架嘞 。 』 碧雯始終還是要給我們一個笑容來道別。[/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好吖 , 咁我地又可以傾多陣啫 。 ] 劉虹舞又慣常地使出她開朗的腔調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到了醫院大門前 , 道別了 , 我和劉虹舞徐步離去 , 可是我見到碧雯沒有回病房 , 只呆站在大門前 , 目送我和劉虹舞 …… 這情景令我感受到碧雯此刻的孤單 , 內心很不舒服 , 就像有一對無形的手狠狠地握住了心臟不讓牠跳動一樣 。 沿途上 , 我的情緒亦越來越沉重 , 默不作聲 , 然而 , 一向健談的劉虹舞可能沒有感受到我的心情吧 , 在歸途上 , 她依舊不斷的打開話題 , 談天說地 , 而我 , 為免抹煞她這個興緻 , 只好敷衍的應對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19 PM

[font=Times New Roman][size=3][/size][/font]
[size=3][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1989年2月10日[/font][font=新細明體] , 星期五 ……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回到家裡 , 已差不多七時了 , 天色亦已黑齊 。 家裡就只得哥哥正在埋頭苦幹著他的學業 , 爸爸慣常地未有下班回來 , 而媽媽亦不在家 , 應該是新年慣常的蔴雀耍樂當中吧 。 於是我擦擦手掌 , 便到廚房去做準備晚飯的工作 。 我一邊做一邊就回味著今天跟碧雯一起的每一刻 , 正當想得出神的時候 , 就被一下開門的聲音喚醒回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洗咗米未 ? 』 媽媽回來的第一句開場白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洗咗嚕 , 依家洗緊菜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 , 好啦 , 你返出嚟等我攪啦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 我把手抹一抹乾 , 便走出去大廳的梳化上躺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看看牆上的掛鐘 , 七時半有多了 , 於是我也慣常地去收看電視節目 , 然後又一個慣常地爸爸下班回來了 , 一家人聚首一堂共進晚餐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阿玄 , 乜有同學入咗醫院咩 ? 〕 爸爸好像不經意的問道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呀 … 」 我把答覆盡量簡短 , 以免惹來更多查問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啊 ~~~ !? 邊個出咗事呀 ? 〕 想避也避不了 , 爸媽的這一類尋根式問題 , 總會令我覺得很不耐煩。[/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唏 … 講你都唔識啦 … 」 若果被爸媽知道是女孩子的話 , 相信我又要被訓話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你唔講 , 老豆又點會識呀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我沒作聲的只管吃飯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佢冇乜事吖嘛 ? 〕 爸爸仍然不肯放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冇事 ~~~ 小病痛啫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又會小病痛都要入醫院咁奇怪嘅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唉 ~~ 好心你食飯就唔好吟吟尋尋啦 ~~~ 阿仔老豆 … 』 媽媽救了我一命呢 ! 感謝天啊![/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得啦 , 既然冇乜事嘅話 , 探過病就算喇 , 新年大流咪成日去醫院呀 ! 唔利事架 !〕 終於爸爸還是不肯放過最後一個說教的機會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對我來說 , 就算是簡單一個朋友入了醫院也該去探望慰問一下吧 ! 更何況現在有問題的是碧雯呢! 為何家長總不能豁達一些去理解下一代的心思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晚飯後 , 我再度慣常的留在電視機前 , 但是 , 無論今晚螢光幕上的節目是如何精彩 , 我還是有點心不在弦的 , 因為 , 腦海內不停的上演著今天跟碧雯一起的片段 , 最深刻的 , 就是被她突如其來的挽著手臂的一幕 … 那種莫名的溫柔和溫暖 , 都非要我瘋癲不可 ! 但是 , 我內心真的很享受這瘋癲的感覺 , 就像中了毒引一樣 … 因此 , 到了深夜 , 我便把這瘋癲得要死的感覺記錄於日記內 …… 其實 , 今次已經是第三次中毒了 , 我不禁的翻查著日記 , 找出了之前兩次中毒的記錄 , 細細的回味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24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 [/font][font=新細明體]1987年11月27日[/font][font=新細明體] , 星期五 , 天晴 , 好開心的一天 。 今天如常的清早6點左右起床 , 梳洗好後便上學去 。 但是今天的心情特別緊張而帶點興奮的 , 總是幻想能夠有一個“快進”的按鈕 , 按下去便可以把白天的時間加快的飛去 , 讓星夜早點降臨 。 很期待著今晚的到來呢 , 昨天下午林碧雯竟然的致電邀請我今晚一起參加她朋友安排的燒烤派對! 又要寫多一次“開心得要命”呀 ! 真的 , 原來第一次被女孩子邀約的感覺是如此要命的 ! 看到什麼事 , 遇到什麼事 , 都是美好的 , 有趣的 , 令我笑得出來的 ……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早上六時五十分 , 出發了 , 揹起書包上學去了 ! 我如常由太子步行到九龍塘上學 , 但今天好像衝勁十足的 , 走得好像快人一步的 , 幹勁的香港人啊 ! 哈 ! 如此有幹勁的年青人 , 是否暗示著他日能夠成為商界的人才 ? 哈 ! 就這樣胡思亂想的 , 我經過了一處令我窩心的地方 , 一處看著我成長的地方 ~ 花墟公園 ~ 由我兒時開始它已給我快樂 … 滑梯 , 韆鞦 , 鋼架 , 氹氹轉 … 直到現在 , 花墟公園都已記錄了很多有關我的喜與悲 , 最重要的是 , 它見證了我與林碧雯的邂逅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img]http://public.blu.livefilestore.com/y1pLg5aTnX-ouP3AvirgW8SR_hV0YbLN8FZrHw6bTqBg1oVQuHWnSw7wnjW2kOSPiU7AaxpXKEyQSa7wKnM8tLJ3g/image2.JPG[/img][/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font=新細明體]我不其然的走進公園內 , 很奇妙地 , 每經過公園內的一個角落 , 它就會播放出一段我與林碧雯共處的片段讓我回味 …… 我終於看完了整齣戲 , 依依不捨的走出了花墟公園 , 繼續上學的路途中 。 早上七時四十分左右 , 差不多回到學校了 , 就在學校附近的足球場前 , 碰到了同班的死黨阿熙 ……[/font]
[font=新細明體]
『 喂 ! 阿玄 ! 』 阿熙拍拍我肩膀 。[/font]
[font=新細明體]
「 咦喂 ! 攪乜Q你又咁晏嘅 ? 」 我和阿熙通常都七時半前便回到學校打滾 , 但是因為我剛才在花墟公園留連了一會所以遲了 , 殊不知阿熙也不約而同遲了十數分鐘呢 。[/font]
[font=新細明體]
『 嘩 ! 頂 ~~~ 你條友吖 ! 又 GEL 到個頭咁高 , 尋日春叔先至“小”完你個頭嚟 , 你今日又 GEL 到個頭咁衡 !? 你早會小心啲呀 … 』 春叔是我校訓導主任的花名 。[/font]
[font=新細明體]
「 哈 ! 得啦 ! 我識走位喎 ! 咁易俾條粉腸捉到咩 !? 就算俾佢捉到呀 , 咪俾佢捉囉 ~~~ 我豪俾佢呀 ! 反正我今日心情靚喎 ! 」 很難明白 , 為何著重外表 , 追上潮流打扮的就一定不會是好學生 ? 但算了 , 我今天根本沒興趣去跟那些死板的訓導主任去計較 , 因為我腦裡只記著今夜的來臨 。[/font]
[font=新細明體]
終於 , 我左閃右避的上了班房 , 沒有在早會上被訓導主任捉到 , 好幸運呢 ! 可是 , 接著六個小時的課堂對於我來說簡直慘痛得有如六十年一樣 … [/font]
[font=新細明體] [/font]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25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第一是英文堂 , 它就要我在這監獄裡捱了十年 , 這十年裡我不斷的看著那一段段英文似的火星文字 , 兼且有一個貌似火星人的生物不斷重複的在講解這些火星文章 , 像洗腦一樣的要我進化成火星人 , 才沒這麼容易呢 , 我腦裡只幻想著今晚與林碧雯一起約會的片段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啊 ~~~ 好了 ! 捱過了這火星的浩劫 , 可是轉眼間又受到物理攻擊 , 我被 Magnetic Field 及 Force Field 困住了 , 再被 Parallel Circuits 電擊 , 足足電了十五年 , 算吧 , 可能這是跟林碧雯約會之前要付出的代價吧 , 值得的 , 我欣然的豁出去 …… 電吧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被電得體無完膚之後 , 馬上就被捉拿去到給歷史批判 , 眼見項羽受不了屈辱自盡後又到韓信被謀害 , 終於 , 我也因為未能在十年刑期內回答出獄長的審問而被判罰以最少三千字去描寫劉邦的成功之道 , 標點符號不算在內 , 這簡直是文字獄 ! 好 ! 沒問題 , 反正此刻我滿腦子都是跟林碧雯一起的詩情畫意 , 我應該可以把這篇文章創作得扣人心弦的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被歷史批判過後 , 又墮進了一個數字黑洞 , 只看見一望無際的數字堆及無限長的方程式鎖鏈 , 找不到盡頭的 , 突然 , 數學狂魔就在這黑洞的深處冒了出來 , 它的頭很大 , 因為太多數字和方程式都擠滿在它的腦袋內了 , 而這也得令它煩躁發狂 , 非要把大量的數字和方程式也灌入我腦裡不可 , 讓我的頭也非要發漲不可似的 。 我又豈能讓這狂魔得逞 , 難道我今晚要以畸形發漲的頭顱臉孔去見林碧雯嗎 ! 說實話 , 數字 、 推理 、 方程式都是我的強項 , 於是我便拚死跟這數學狂魔力抗到底 ! 當它灌入大堆數字時我便將之堆砌組合 , 濃縮成為單一個體 ; 當它灌入方程式時我便抽絲剝繭 , 令其瓦解得灰飛煙滅 … 就這樣 , 我與數學狂魔戰鬥了十五年 , 終於 , 它不是味兒地帶著黑洞黯然地離去了 , 而我與林碧雯的約會期限亦越來越近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來到最後一關了 , 這一關比起被歷史批判還要難受 , 我彷彿身處寺廟 , 突然走出來一個年邁但時尚的尼姑 , 手執一本集齊所有已故知名人士遺作的經書 , 不曾理會他人感受 , 自我澎湃的抑揚頓挫地諗讀著 , 而這本經書好像叫什麼“中國語文”似的 。 我聽得有點毛骨悚然 , 有點懷疑這個時尚的尼姑是否在“喊驚”為經書內已故的知名作家打齋超渡 … 他媽的我準備好今晚喜上眉梢地跟林碧雯約會 , 現在這婆娘竟然在我大喜之日做白事 !受不了 ! 佛都有火 ! 我對旁座的阿熙打了個眼色 , 暗示我倆是否需要出去做個“破地獄”儀式才能了結這場法事 ! 阿熙莫名其妙的為何我今天會如此不耐煩 , 因為以往我的性格都是逆來順受的那種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鈴 ~~~~~~~~~ 》放學的鐘聲終於響起了 , 我終於捱過了十年般漫長的最後一課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foontradson 於 2010-4-3 08:26 PM 編輯 [/i]]

foontradson 2010-4-3 08:28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阿玄 , 牛津場齊人呀 ! 開波喇出去 。 』 下課後 , 阿熙慣常地通知我 , 學校旁邊的球場又有召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唔得呀 , 趕住返歸有野攪呀 , 你射多兩球入我數啦吓 。 」 我連忙的揹起書包便準備離開班房。[/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有咩攪咁巴X閉呀死仔 ? 溝女呀 ? 』 竟然被阿熙猜中了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溝女點敢唔預你呀 ! 屎忽鬼 ! 仲有呀 , 陣間嗰兩球你射唔X入既話就咪 X入我數呀死仔! 唔講喇 , 拜 ~ 拜 ! 你條尾 ! 」 粗言穢語可說是我們這群站在善與惡之間的邊緣學生閒時愛好的溝通方式 , 說罷我便匆忙的離去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 [/font][font=新細明體]1987年11月27日[/font][font=新細明體] , 星期五 ……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下課後我如火箭般的飛了回家 , 為的 , 就是要等林碧雯的來電 , 落實會合的時間和地點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三點五十三分 , 回家後喝了杯水 , 才過了五分鐘左右 … 「 唉 … 乜仲未有電話嚟架 … 唏 ~~~ 啱啱放學啫 … 等下啦咁心急 ~ 嘻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四點十分 , 看著架在床邊才僅僅的幾套衫褲 , 根本唯一勉強能稱得上“戰衣”的就只有上個月在“女人街”買的一件“蝙蝠袖”外套和一條黑色“大蘿蔔”, 但我仍似個發瘋的 : 「 吖 … 呢件衫夾唔到呢條褲喎 … 外套就肯定係新買呢件冇走雞啦 … 襯呢件裇衫好似型啲喎 … 頂 … 淨係得呢條新褲見得下人咋喎 … 弊 ! 對鞋殘到仆街 ! 陣間記得要擦擦佢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四點三十五分 , 慣性地打開電視 , 剛剛開始播放“430穿梭機”… 「 睇下430先啦 … 個個放學都係做下功課睇下430架啦 , 你急乜Q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五點三十分 , 精彩的動畫都已看完 … 「 嘩 … 攪乜架 ? 仲未打嚟架 …… 唔係放飛機掛 ~~~ ? 唓 … 咁架 … 咪嘞 , 不如打電話俾佢問下啦 。 」 於是我便急不及待的拿起聽筒 , 就當我撥了三個號碼之際 , 就被一下開門聲制止住了 , 原來是哥哥不合時機的撞回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Hello ! 我返嚟喇 ! 咦 !? 阿玄 , 打電話俾邊個呀 ? 』 哥哥果然是一個風騷的每事問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唔係喀 , 唔係打電話喀 , 啱啱同個同學收線之嘛 …… 」 我被逼的掛斷了電話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咁你仲用唔用電話呀 ? 你唔用到我用架喇 。 』 仍是一個風騷的哥哥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用喇 ! 唔用喇 ! 我去做 sit up 呀 , 你慢慢用啦吓 ~~~ 」 我怕了哥哥這種風騷的態度! 心想 , 反正林碧雯仍未有消息 , 就趁這段時間做我每天都要求自己一定要做的鍛鍊動作吧 。[/size][/font][font=新細明體][size=3]
  就當我專心的做 sit up 做到一百二十多下左右 , 電話鈴聲突然響起了 ……[/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foontradson 於 2010-4-3 08:29 PM 編輯 [/i]]

foontradson 2010-4-3 08:30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鈴 ~~ 鈴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阿哥頭先唔係用緊電話嘅咩 ? 乜咁快講完嘅 ? ] 我一邊做 sit up 一邊心裡猜想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周公館 ! 』 哥哥又風騷地開著玩笑去接電話 , 可能爸媽都不在家令他得意忘形了吧。[/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周世玄呀 ? 周世玄閉緊關做 sit up 喎 。 』 確實的 , 我自己訂立了做 sit up 時必須一口氣做完 300 下 , 中途不能因任何事而停頓的 , 所以用閉關來形容也很貼切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呀 , 唔會聽電話架 , 佢做 sit up 火燭都唔理架 。 』 哥哥繼續跟來電的人在搭訕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妖 ! 有冇誇X張啲呀 ! 到底邊個搵我呀 ? 唔係咁轎林碧雯呀馬 ? 頂 … 〕 我心裡說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好吖 , 咁我陣間話俾佢聽
林․碧․雯․ 搵過佢啦吓 ~~~ 哦 , 拜拜咯喎 。 』 哥哥故意高調的把林碧雯三個字叫出來 , 引我注意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頂 ! 真係林碧雯 … 等成十年都唔打嚟 ! 偏偏吼人地做 sit up 做到一半先打嚟 , 仲要俾阿哥接左佢電話兼且知道咗佢個名 …… 仆街啦真係 ! 〕 我越想越氣憤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終於做完了 300 下 sit up , 於是便馬上衝出房間趕著去回電話給林碧雯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阿玄哥仔 ~~~ 頭先 … 』 我討厭林碧雯的名字再從哥哥的口中呼叫出來 , 所以他一開口 , 我便立即堵住他而說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得喇得喇 ! 知喇 ! 你講電話講到咁大聲 , 响尖沙咀都聽到邊個搵我啦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做咩咁惡啫 … 溝女咪溝女囉 ~~~ 好正常啫 , 你家陣怕醜咩吓 ~ 』 哥哥喋喋不休的 , 我真的煩得要死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吔 ~~~~! 係喇係喇 ! 怕咗你呀 ! 我做完 sit up 喇 , 俾翻間房你用呀 , 你返入房做你嘅功課啦 ! 拜下你呀 ! 」 我邊講邊把哥哥推進房裡去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OK ! OK ! 唔阻你嘞 , 你慢慢同你條女傾電話 , 我唔偷聽 , OK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我已沒興趣再跟哥哥繼續糾纏 , 所以一聲不響的便把房門關起來好讓哥哥困在房內 , 然後我便轉身準備去致電給林碧雯 … 殊不知哥哥卻突然閃電的打開一線門縫並伸出半邊頭來 , 如狙擊我一般的問道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阿玄 ! 林碧雯靚唔靚女架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我頂 … 你個臭 …… 」 我氣得隨手就在客廳的梳化上執起一個咕臣掉過去 ! 哥哥看見如此 , 便把半邊頭閃電的縮回並嘭的一聲把那一線門縫也關上來避過我這攻擊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 唉 ~~~ ! 過癮 ! 過癮呀 ! 』 哥哥如戰勝沙場般神氣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沉默的呆站在客廳靜待了一會兒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終於哥哥真的沒有再狙擊我了 , 於是我便安心的走到電話前 , 興奮地拿起電話筒 , 撥出林碧雯家的電話號碼 ……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31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嘟 ~ 嘟 ~~~ 嘟 ~ 嘟 ~~~ 嘟 ~ 嘟 ~~~ 》電話正在接通著 , 同時 , 我的心也跟隨著聽筒的音頻而在跳動著 , 感覺如臨大敵一樣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搵邊位 ? 』 一把怪怪的聲音 , 很深沉的 , 可能是林碧雯的媽媽 , 但又好像不太相似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 , 搵林碧雯吖唔該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林碧雯 … 你邊個搵佢呀 ? 』 有點質問的語氣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啊 ~ 我叫周世玄 , 係佢朋友 , 唔該 。 」 我很禮貌地 , 因為不確定聽筒內是林碧雯的哪位親人。[/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周世玄 !? 佢朋友 !? 我未聽過嘅 !? 男朋友呀 !? 』 語氣升級成凶狠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唔係呀 ! 唔係 ! 唔係男朋友呀 ! 唔好誤會呀 ! 我不過 … 」 就正當我慌忙之際 , 聽筒內的她就放聲的笑出來了 , 聲音也變了 , 變成嬌甜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阿玄咁都俾我呃到喎 ! 唉 ~~~~ 哈哈 ~~~ 好蠢呀 ~~~ 』啊! 我聽出來了 , 原來聽筒內的就是林碧雯 , 真的完全地上了她的當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嘿 ! 叻喇 ~~~ 家陣識得玩嘢添 ! 幾好玩喎都 ! 」 剛剛就是為了林碧雯而被哥哥戲弄了一翻 , 接著竟然又正正的被林碧雯戲弄了 , 內心真的很氣憤並且帶點酸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阿玄驚到 …… 』 林碧雯似乎沒有感受到我的心情 , 繼續在嘲笑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有冇咁好笑呀 ? 仲要笑幾耐 ? 」 我完全不是味兒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唓 … 唔笑囉 … 咁惡架 … 嬲呀 ? 』 林碧雯終於意會到我的不滿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冇喀 …… 」 任誰也知我這個回應是晦氣的反話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好嬲啦 … 阿玄 , 玩下之嘛 … 對唔住囉 … 』 林碧雯很溫婉地向我賠個不是 , 我的心當下軟得溶化了 , 完全不懂得氣憤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等咗妳好耐喇 , 依家先打嚟架 … 陣間點架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 乜原來你等咗我好耐咩 ? 咁等咗幾耐呀 ? 但係我頭先打嚟你阿哥又話你做緊 sit …… 』 一聽到林碧雯提起我哥 , 我又不自控的火燒心起上來 , 堵住了她的說話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唉 ! 唔好講呢啲先啦 ! 我問今晚點樣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哦 , 陣間約左7點鐘响“英美藥房”門口等 , 我仲有一個同學同我地一齊去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唔係掛 !? 7點 !? 」 我看看掛鐘 . 已是六點二十五分了 , 還剩三十五分鐘左右 , 我還得要洗頭 , 沐浴 , 吹頭髮 , 裝身 , 如何趕得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係呀 , 7點呀 , 你唔得咩 ? 依家先6點半咋喎 。 』 林碧雯有點驚訝的問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就係6點半 ~ 弊在我啱啱做完 sit up 咋 , 仲要洗頭沖涼 , 點趕呀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唓 , 洗頭沖涼要幾耐啫 ? 唉 ~~~ 好心你男仔之家就咪咁姿整啦 … 』 林碧雯帶點責備的語氣 , 令我再一次的傷心裡帶著氣憤 , 枉我一放學便乖乖的等待著她的來電 , 等得人也呆了 , 現在她霎時電話一來便要我按時出現 , 還要把我的難處說成不是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吔 … 唔講咁多喇 , 再講就更加冇時間喇 , 我依家即刻洗頭沖涼啦 , 陣間見囉 。拜拜喇 。 」 我一來時間無多 , 二來也不想多捱林碧雯的冷言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好啦好啦 , 拜拜喇 …… 喂你記住快啲呀 ! 』 唉 ~~~ 林碧雯竟然在掛線之前一刻仍要多打我一鞭 , 我又不是驛馬 ……[/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foontradson 於 2013-7-18 05:26 AM 編輯 [/i]]

foontradson 2010-4-3 08:33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掛了電話之後我便急趕的去洗頭沐浴 , 雖然剛剛電視上的天氣報告已說明現時只有攝氏十二度的氣溫 , 奈何我已沒有時間再去燒一煲水倒進浴盤去慢慢的享受一個熱水浴了 , 只好熱血的衝入浴室就扭開花灑讓水花猛力地打在自己身體上沖洗汗污 …… 水溫的確很冷啊 !攝氏十二度的氣溫還要被冷水沖身 , 情景好像很可憐似的 , 為什麼我要落得如此下場呢 …… 越想越無奈 , 明明是十分美好的一天 , 明明在白天的時間無論看到什麼事 , 遇到什麼事 , 都是美好的 , 有趣的 , 令我笑得出來的 。 可是由傍晚開始 , 正是最期待的節目就要來臨之前 , 卻接二連三的要我遇上不愉快的事 , 要我氣憤 , 要我傷感 , 更要我身體吃苦 …… 難道也要我笑出來去欣然承受這種種的遭遇嗎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算啦周世玄 , 有女仔肯約你去街你仲想點 ? 得到開心之前梗係要付出代價架啦 , 捱呢少少苦又有乜所謂吖 , 啲阿伯阿婆都游冬泳啦 , 你唔係咁都頂唔順呀馬 ? 」 我一邊抵著冷水洗頭沐浴 , 一邊自言自語安慰著自己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差不多可以捱畢這個冷水“獄”了 , 就忽然聽到了電話鈴聲響起一陣子 , 之後又停了下來 , 未幾便聽到哥哥在外面叫嚷著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阿玄哥 ~~~ 又係林碧雯搵你呀 ~~~ 聽唔聽呀 ? 』 哥哥這個口訊令我吃了一驚 !我心想為什麼林碧雯這麼快又打電話來呢 ? 難道已經七時了 ? 怎可能 !? 我怎可能已經捱了半小時的冷水“獄”!? 我連忙的打開半扇門探頭出來輕聲問道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哥 … 依家幾點呀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6點9 , 咁又點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唓 ! 都未到7點 ! 你幫我問佢咩事吖 ? 」 我赤裸著不能出來接電話 , 只好叫哥哥代言。[/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好喀 。 喂 , 佢仲沖緊涼未出得嚟喎 , 佢問妳咩事喎 ? 』 …… 隔了一會哥哥又向我這邊叫嚷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 佢話佢已經到咗“英美”門口等緊你 , 叫你快啲喎 ~~~ ! 』 我聽到哥哥這個通傳 , 方才平伏了的不悅心情當下又再度惡化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34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到底林碧雯是否有意為難我!? 要做到七時赴約 , 對我來說已是趕得要命 , 她現在竟然還要把時間撥快十五分鐘 , 六時四十五分就在約定地點等我 , 讓我添上更大的壓力 , 我真的有點憤怒 , 不禁喃喃的咒罵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妖 … 去死啦 ! 都癡線嘅 … 」 殊不知這些咒罵卻被哥哥聽到了 , 並瞬即得意洋洋地轉告聽筒內的人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喂 , 佢叫妳去死喎 ~~~ ! 』 肯定哥哥是存心作弄我的 ! 但去到這個程度則實在太過份了! 是否想弄得我被林碧雯取消對我的邀請才心安 ! 這實在令我要在剛剛燃起的憤怒上再加一把火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玩野呀 !? 好過火喎你 !! 講夠未呀你 !? 」 我的容忍已到極限 , 於是便毫不留情地放聲痛罵著哥哥 , 同時也藉此希望林碧雯能在聽筒裡聽到我對哥哥的責罵 , 讓她知道我對她的咒罵是假的 , 只是誤會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吔 ~ 喂 , 聽唔聽到呀 ? 阿玄好惡架 ! 我都係唔幫妳做傳話嘞 , 唔係陣間命都冇呀! 有咩你地陣間見面再傾啦吓 ! 唔 , 唔 , OK , 拜拜 。 』 聽到哥哥以這段說話對林碧雯作總結 , 我真的氣得想殺人了 ! 明明林碧雯是我的朋友 , 是第一個邀我赴約的女孩 , 現在哥哥竟然兩下子便攪得跟她這麼熟落 , 我卻像個局外人一樣 ! 我怒瞪著哥哥 , 由他離開電話旁邊直到他返回房間後我才罷休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嘭 ! 》 我猛力地把浴室門關上 , 以示我對哥哥的極度不滿 。 然後氣沖沖地了結這個冷水“獄”。終於可以步出浴室了 , 看看掛鐘 , 已經是六時五十五分有多 , 心裡計算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唉 … 林碧雯已經等咗十幾分鐘 … 快手喇周世玄 ! 〕 於是我便極速的走進房裡去 , 拿起風筒和噴髮膠就拚命的一邊為頭髮造型 , 一邊監察著手錶為自己報時並催促自己 , 完全沒有心情和時間去理會那討厭的哥哥在幹什麼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好了 , 終於用了十六分鐘便把髮型弄好了 , 破了記錄呢 ! 其實平時都必得花上半小時左右才能弄得妥當的 , 因為我的髮質奇差 , 頭髮又乾又粗兼且會無方向性的雜亂地自動扭曲的 , 不花時間整理的話便難看死了 。 我絕對不可讓林碧雯見到我這副頭上披著如離草般的亂髮的長相 , 唯有難為她多等十六分鐘好了 。 不過 , 我又花多了一分鐘時間去確認一下髮型是否已無瑕疵 … 然後心裡又計算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大檸樂啦 ! 林碧雯已經等咗半個鐘喇喎 ! 整乜電話都冇個打嚟追嘅 ? 唔係走咗唔等我呀馬 !? 〕 我越想越焦急 , 趕得鞋帶沒索緊 , 外套僅穿了半邊 , 便跳撞跌碰地慌忙的飛奔出門 , 升降機也等不及了 , 就去到樓梯間施展畢生所學的輕功直衝到大廈的鐵閘大門 , 再蠻牛般的把鐵閘大門撞開 , 然後光速一樣的奔往林碧雯跟我約定的會合地點 , 就是離我家不遠的 , 在街角上的一間藥房 --- 英美藥房的門前 。 可是 , 當我越是接近目的地時 , 心裡就越是緊張 ! 很害怕林碧雯已走了 ! 很害怕林碧雯因為足足等我等了半小時 , 等得不耐煩所以撇下我一個而走了 !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35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來到了藥房門前 , 再看看手錶 , 已是七時二十分左右 , 我一邊喘著氣一邊東張西望地去尋找林碧雯的身影 。 啊 ! 太好了 ! 見到林碧雯了 ! 她沒有撇下我 , 還在等著呢! 她也看見我了 , 於是我趕快的走到她面前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你咁遲架 !!! 我等咗好耐喇 !! 真係準備想唔等你走架嘞 ! 』 林碧雯一見我便氣得面紅耳赤 , 緊握雙拳的把我痛罵 。 也難怪的 , 要一個女孩呆等了一個男孩半個多小時 , 真的太難為了 ! 我也很內疚 … 可是話說回來 , 約會的時間既沒有預先講好 , 也非由我定出的 , 兼且林碧雯自己更提早了十五分鐘到達 , 真的有點“錯非在我”啊 … 現在還要被她痛罵 , 真的反而自覺有點受害感 , 吃力不討好的 … 但無論如何 , 始終能夠趕及跟林碧雯相約一起的夜遊了 , 是一件天大的開心事 , 見面了就別再介意之前那些不愉快的經歷吧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唉 ~~~ Sorry啦 , 我已經仆晒街咁仆倒咁快嚟架喇 , 妳都見我家陣上氣唔接下氣 , 下氣唔接小腸氣個衰樣架啦 … 唔好嬲啦 ~~~ 」 為了緩和氣氛 , 我只好連忙打打手勢 , 說說笑話 , 道道歉吧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衰你個頭呀 ! 鬼得閒嬲你呀 ! 過晒鐘喇 ! 行啦 ! 』 果然 , 林碧雯被我的笑話引得邊罵邊想笑的。[/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好喀 , 行咯 … 咦 ? 妳又話有個同學一齊去嘅 , 人呢 ? 」 我滿心歡喜的 , 以為林碧雯已息怒了 , 可是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仲好講 … 我約咗佢响巴士站等呀 ! 你依家攪到我都遲到埋呀 ! 』 原來電視劇裡的戀愛情節是真的 , 女孩子是很會追究的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吔 … 對唔住啦 … 我都話 sorry咯 … 依家行快啲去巴士站會合佢咪係囉 … 」我壓抑著自己的情緒沒有跟林碧雯對咀 , 免得釀成口角 , 破壞氣氛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林碧雯也沒有再多加埋怨 , 默不作聲的只管急步而行 , 可能她也知道再多說就只會令大家都不愉快吧 …… 因此 , 我也乖乖的靜靜跟在她身旁 , 隨她引路而去 。 走了五分鐘左右 , 終於來到一個頗陌生的巴士站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志達 ! 』 林碧雯朝著巴士站那邊呼喊了一聲 , 隨即就見到一個相貌嚴肅的男孩反應地看過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 仲有冇遲啲呀小姐 ~~~ ? ] 這男孩給林碧雯的第一句竟然就是不耐煩和責備 … 我很內疚 , 連累了林碧雯令她捱罵 , 於是我便搶著解釋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 係呀 ~~~ 唔好意思呀 ! 其實係 … 」 就當我企圖解釋之際 , 卻突然被林碧雯堵住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唏 ~~~ 都唔係遲咗好多啫 ! 我頭先要幫媽咪手浪埋啲衫先行得呀 , 所以咪遲咗啲囉 , 學似你咩 ? 話出街就出街 , 乜都唔使做 … 』 我意想不到的 ! 林碧雯竟然還肯替我辯護 , 替我頂罪 , 她剛才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嗎 ? 她這翻說話實在令我感到莫名的溫暖 , 打從心底裡暖出來 , 難以形容的感覺 , 但又知道一定是喜悅的感覺 , 可是 , 竟然喜悅得連眼眶都濕透了的 , 就不知該用什麼字句去形容 ……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36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吖係嘞 , 我嚟介紹先 , 呢個我朋友周世玄 。』 林碧雯一邊面向她的同學一邊則手指向我。[/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周 …… 又細又圓 … 咁大鑊 !? 〕 這個相貌嚴肅的男孩原來很會開玩笑的 , 真的被他的外表騙到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你心邪啦你 ! 講埋晒啲核突嘢 ! 』 林碧雯又一次維護著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冇緊要 , 唔講冇得笑 , 反正我都好爛口 , 哈 ~ 」 其實我也不過是粗人一個 , 又怎會介懷呢 , 只是心裡的另一邊就有點在意林碧雯所說的同學原來是個男的 , 感情還好像很要好似的 , 令我害怕自己於今晚這個約會其實只是多出來的一個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咁你兩個啱晒 key 啦 ! 呀 , 阿玄 , 佢叫張志達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喂 ~~~ ! 你好呀達哥 ~~~ 」 我主動去握著張志達的手表示善意 , 藉此也可以間接告知林碧雯今晚餘下的時間不需擔憂我和張志達是否合得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達仔得喇 , 阿玄哥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都係一句啫 … 都係一句啫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林碧雯見我二人如此投契亦欣然地微笑起來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係呢架車喇 , 上喇 。 〕 剛好有一架巴士到站 , 張志達就突然的通知我和林碧雯要趕上車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係咩 ? 係呢架車咩 ? 幾多號呀 ? 去邊架 ? 」 我很好奇的問著 , 因為 , 原來我除了知道今晚是被林碧雯邀請出來參加派對之外 , 其他的一切卻全不知曉 … 派對的地點在哪裡 ? 不知道 … 出席派對的是什麼人 ? 有多少人 ? 不知道 … 只是燒烤派對嗎 ? 會否有額外環節 ? 不知道 … 派對是什麼時候開始 ? 什麼時候結束 ? 不知道 ! 不知道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快啲上車啦 ! 問咁多 , 驚我哋拐你去賣咩 ? 傻佬 … 』 林碧雯很雀躍的把我推了上車。[/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喂 ~ 喂 ~ 喂 ~ 咪推啦 ! 咁入幾多錢呀 ? 」 我被趕得手忙腳亂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入錢機有價錢牌架玄哥 ! 第一日搭巴士咩 ? 有冇申請半價證呀 ? ] 張志達還真的老實不客氣地取笑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你唔講我真係唔記得 , 半價證 … 」 我恍然地連忙取出車船優惠證件示向司機並把散錢投入收錢機內。[/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阿玄 … 傻佬加鄉吓佬 … 阿燦 ! 哈哈 ~~~ 』 林碧雯看見我這副傻頭傻腦的模樣 , 情緒似乎很高漲呢 ! 高漲得連說話也沒有顧及我的感受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車上所有乘客的注意力都被我這三個年輕人的喧嘩而吸引著 … 我內心突然很失落 , 心想 , 今晚我們三個之中 , 我除了是多出來的一個之外 , 原來還是一個丑角 , 一個讓人戲弄的小丑而已 … 但算吧 , 難得能與林碧雯第一次上夜街 , 難得看見林碧雯笑得如此開懷 , 千萬別破壞氣氛啊 ! 周世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仲好講 ! 人地啱啱鄉下出嚟人生路不熟吖嘛 ! 你兩條契弟都唔睇住下啲老人家 , 仲响度笑! 」 我強忍不悅 , 繼續跟他們開著玩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 ~~~ 阿玄叔 , 唔好意思 ! 唔好意思 ! 呢邊呢邊 , 我地上樓上慢慢傾 。 慢慢喎 … ] 張志達也鬼馬地閃到階梯口的旁邊向我打著迎接的手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囉 ~~~ 睇住下啲老人家吖嘛 ! 」 眼見劇情發展至如此 , 我也順勢裝著一拐一拐的走到階梯口那裡 , 然後讓張志達撐扶到巴士上層 … 忽然間 , 原本不愉快的心情也因為這一幕鬧劇而變得舒暢了 … 就這緣故 , 我突然內心領悟到 , 原來要令自己快樂的話 , 首要的 , 是要讓自己豁達地面對譏諷 、 嘲笑 、 侮辱 、 甚至危難 … 很玄啊 ! 我好像開始明白爸爸給我“世玄”這個名字的意思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48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在巴士上 , 我跟張志達越講越投契 , 可能 , 原來大家都只不過是粗人一個吧 。 可是這卻顯得林碧雯彷彿被孤立了似的 , 整個車程中她都牽強地作為我和張志達的觀眾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叮 ! 》 突然林碧雯走去按了落車的提示鐘 , 並回頭向我和張志達呼喚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到喇 ! 你兩個仲掛住講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終於下車了 , 林碧雯就走在最前面帶領著我和張志達 , 這實在弄得我摸不著頭腦 … 剛才明明是張志達帶領我和林碧雯乘車的 , 怎麼現在竟然又輪到林碧雯引路 !? 到底誰才是領頭人 ? 張志達懂得引路 , 林碧雯又懂得引路 , 唯獨是我一個在懵然的什麼也不知道 , 只懂跟著他倆個走 …… 內心又一次強烈地感覺到自己是多出來的一個 , 今晚這個約會 , 我的出現與否根本都好像無關痛癢 … 也算吧 , 反正已跟到這裡來 , 就別再胡亂猜忌了 , 林碧雯也沒有必要為了要我難堪而專程邀請我出來呀 , 不如用心珍惜今晚與她一起的時光吧 ! 剛剛不還是提醒了自己要豁達的嗎 ! [/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就這樣地 , 自我纏作出來的心結又自我解開了 , 於是便再度投入旅程中 , 才發覺這裡也頗為僻靜 , 雖然之前林碧雯和張志達都故作神秘的沒告訴我目的地在哪裡 , 不過 , 剛才我留意到巴士沿途經過的地方 , 其實也知道這裡是新界 , 應該是沙田與大埔之間左右。 我們沿著馬路行了[/font][font=新細明體]五分鐘左右[/font][font=Times New Roman] , [/font][font=新細明體]見到了前方不遠有一條分叉小路[/font][font=Times New Roman] , [/font][font=新細明體]林[/font][font=新細明體]碧雯邊行邊回頭喜悅地跟我和張志達說 :[/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
『 轉入前面條路行多10分鐘左右就到架喇 !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仲要行10分鐘 !? ] 「 哦 ! 好喀 ! 」 張志達和我同一時間作出了不同的回應。 [/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我沿著這[/font][font=新細明體]條小路看進去[/font][font=Times New Roman] , [/font][font=新細明體]發現原來是通往一個山坡上的[/font][font=Times New Roman] , [/font][font=新細明體]而山坡上就充滿著點點的燈火[/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應該沒錯了[/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那裡應該就是我聽聞已久的圍村村屋之類吧[/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我還是第一次涉足這種勝地呢[/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 我更看見這[/font][font=新細明體]山坡上有[/font][font=新細明體]很多地方都掛出了七彩繽紛的悅目燈飾 , 在這十一月底的日子看到這個觸目的景象 , 霎時令我感受到很濃厚的聖誕氣氛啊 ! 覺得這裡的燈飾比起彌敦道的更要燦爛呢 ! [/font][font=新細明體]原來[/font][font=Times New Roman] , “[/font][font=新細明體]村屋[/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這個守舊的稱謂[/font][font=Times New Roman] , [/font][font=新細明體]實際上一點也不落後呀[/font][font=Times New Roman] [/font][font=新細明體]! 我的心情也漸漸興奮起來 , 盼望著這些燦爛的聖誕燈飾會給予我和林碧雯渡過一個浪漫的晚上 ……[/font][/size]

foontradson 2010-4-3 08:51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們沿著小路往山坡上去 , 越往上走就越聞到有濃烈的燒烤氣味 , 我猜想著 , 原來圍村的人是如此喜歡燒烤的嗎?[/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好勁燒野食啲味喎 ! 呢度啲人好鍾意燒野食架 ? 晚晚燒 ? 」 我禁不住查問起來 , 因為燒烤對我來說是一種大形的喜慶活動 , 例如學校大旅行才會燒烤 ; 例如大節日中秋節 、 聖誕節之類才會燒烤 , 還得要有發起人積極推行才能成事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又唔係晚晚燒 ~~~ 不過呢度地方夠大嘛 ! 每間屋前面都有一噠空地咁滯 , 咁多數都梗係愛嚟燒野食呀 , 開大食會咁啦 … 』 林碧雯好像很熟悉這裡的環境 , 彷彿她就住在這裡似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喂 ! 差唔多行咗10分鐘個囉喎 , 仲未到嘅 ? 仲要行幾耐架 ? 唔係要行到最頂呀馬? ] 張志達擺出一副勞累辛苦的表情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 ! 你又知嘅 ? 就係要行到最頂 , 果度地方最大 , 今晚最少都起四個燒烤爐 , 任燒任食唔嬲 , 嘻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 妳頭先又話行10分鐘就到嘅 ! 大隻講呀 !? 呢度再去到最頂起碼行多10分鐘啦!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唓 ~ 我係女仔都未出聲嗌攰呀 , 你就响度嘈嘈閉 , 喳就喳啦你 ! 你睇下阿玄吖 , 聲都冇聲過啦 。 』 林碧雯一邊說著 , 一邊突然挨近我並讓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8:54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很暖 … 我突然間覺得全身都很溫暖 …… 暖得近乎發熱 , 連心跳也加速著 , 腦袋就一片凌亂的 … 是這樣的嗎 ? 原來女孩子有這樣的威力的嗎 ? 就單單被林碧雯這溫柔的一觸 , 便足教我的身心運作混亂起來 , 為什麼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唔唔唔 … 唔係 ! 其 … 其實我啱啱都 … 都想問仲要行幾耐架 , 不過俾阿 … 阿達哥早過我開聲之嘛 。 」 我混亂得連說話也口吃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你做乜口窒窒嘅 ? 好凍呀你 ? 凍到口都震埋 ? 』 林碧雯瞬即讓原先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移到我的額頭上輕按著。 天 ! 我快受不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姐姐仔 ! 妳搭完佢膊頭仲要摸埋佢額頭 , 佢仲點會凍吖 ? 慶合合就有份 ! 〕 這該死的張志達! 被他說穿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吖 ~~~ 你條友吖 ! 亂Q咁噏 ! 係咁咦揩兩揩又話慶合合 , 你當我青頭仔呀家陣 !?」 我當然要反駁 , 不然的話我和林碧雯都要尷尬死了 , 我更加顏面無存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都話左你心邪就心邪啦 ! 成日講埋晒啲無無謂謂野 , 又話攰 !? 慳返啖氣行把啦你 。』 林碧雯也向張志達稍為作出責備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噯喲 ~~~ 好齊心啊 ~~~ 夫唱婦隨啊 ~~~ 〕 張志達仍沒罷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哼 … 廢事采你 … 』 林碧雯加快了步伐 , 拋離著我們走了在前頭 , 看來她真的有點生氣呢。 我向張志達打了個眼色 , 著意他快快上前平息林碧雯的怒氣 , 但他只回我一個愛理不理的咋舌表情 。 眼見如此 , 我忍不住的唯有自己追上去 , 試試跟林碧雯說說笑 , 希望可以緩和一下氣氛吧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林碧雯! 咪行咁快啦! 就下啲阿伯啦! 我行唔得快呀!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 ~ 乜依家啲阿伯都著蝙蝠袖同大蘿蔔嘅咩 ? 』 林碧雯放緩了腳步回頭跟我開玩笑的說著。 太好了 , 這代表她已沒有在生氣了 , 或者 , 她根本都沒有在生氣 , 只是我自己過份憂慮吧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img]http://public.blu.livefilestore.com/y1p_WiXUBTU6TWkaP_tKc736M5w8NGRH2vuX1HE5kSfG7DlJEw2NtLUr7DlndhmzXUrU-lWVbAlJMetlmoXFPjeyQ/go%20with%20grace%20%202.JPG[/img][/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噓 ~~~ 梗係 ! 阿伯都要緊貼潮流都要型架嘛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行快啲啦 ! 阿潮流型伯 , 行得慢唔型架會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 行得慢會唔型架咩 !? 咁大鑊 !? 咁本條老命都要同妳行快啲佢得啦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叫你行快啲啫 , 唔洗搏老命呀馬 ? 你仲要留翻條老命去燒嘢食架 ! 阿伯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嘿 ! 妳舖話法吖真係 … 就係燒嘢食先要搏老命跑快兩步 ! 陣間仲要搏多佢幾條老命去燒多佢老闆幾隻雞翼嚟補翻下添呀! 妳有冇聽過吖 ? 阿伯唔補就好易冇呀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咁阿型伯你放心都得嘞 , 陣間啲嘢食多到呢 ~~~ 補到你由冇變有都得呀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咁仲大鑊 ! 我唔多想心口無啦啦多兩舊嘢喎大佬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哈 ~~~ ! 咁咪啱晒你囉 ! 你要型吖嘛 , 阿伯心口有兩舊嘢仲唔型到痺 !? 哈哈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咁又係 ~~~ 型就真係幾型嘅 ~~~ 之不過我恐防會重咗啲囉 , 我未必承受得起喎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你得架你得架 ! 哈哈 ~~ 突多幾舊你都受得起呀 ! 到時你型到要去博物館呀! 哈哈哈 ~~~ ! 』 林碧雯大笑得步伐也不穩的 , 而我則有點出奇 , 這話題真的可以引人發笑到這個程度嗎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 ~ 有冇咁好笑呀妳真係 ? 喂 , 唔好笑住先啦 , 就嚟行到盡頭喇 , 係咪就係前面盡頭嗰間屋呀? 」 我指著小路盡頭的一座三層高複式別墅 , 由於它身上掛滿著的聖誕燈飾十分出眾 , 特別光亮悅目 , 因此令我不其然的希望目的地最好便是那兒吧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一估就中 , 都話咗你得架啦阿型伯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 ! 咁你識啲朋友都好有米下喎 ! 」 我一邊跟林碧雯說著 , 一邊就回頭探望跟在後面沒有了聲色的張志達 , 因為這下子好像冷落了他似的 , 內心忽然有點不安 , 於是便主動跟他寒暄一下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阿達爺 ~~ 阿達爺 ~~ 唔使攰到冇晒聲喎 ! 到喇終於 , 前面就係喇喂 !冇囉唆嘞掛家陣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冇囉唆喎 ~~~ 阿玄哥 , 不過見你兩個傾得咁 happy , 廢事做電燈膽啦呀馬 ~~~ 係咪先 ? 〕 殊不知張志達仍是不願放過取笑我和林碧雯的每一個機會 … 還是 … 其實他在妒忌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吖 ! 你條友吖 … 又嚟玩呢招 … 」 我開玩笑地打了張志達手臂一拳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你咁傻先采佢嘅啫 , 我就真係冇佢咁好氣 … 』 林碧雯滿不在乎的語氣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咪係囉 ! 都傻傻地 … 〕 張志達竟然順勢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嘩唉 ~~~ ! 阿達爺你都好識走位下喎 ! 踢開中場架你 ? 」 我唯有回他一個諷刺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 碧雯 ~~~ ! 咁遲架 ! 快啲過嚟啦 ! 》 突然傳來一把婦人的聲音 , 高聲地呼喚著林碧雯 。 我和張志達都不約而同地朝著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 正是那三層高的複式別墅 , 於是我們三人便急步的走到那別墅前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09:57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啊 ! 林碧雯沒有誇大呢 ! 真的開了四個燒烤爐 ! 而這裡確實十分熱鬧 , 男女老幼差不多有四十人 , 濟濟一堂的 , 看來四個燒烤爐也未必應付得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等妳好耐喇碧雯 , 快啲同妳同學仔過嗰邊個爐 , 嗰個爐全部都係妳啲唐兄弟姊妹後生仔女 , 特登叫佢哋留定位俾妳架喇 , 費事同啲老嘢坐埋一堆悶親啦可 。 》 剛才呼喚林碧雯的那個婦人很熱情地說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坐邊都冇所謂啦姑姐 ! 』 林碧雯客氣地回應說 。 原來這個婦人是她的姑姐 , 原來這次是林碧雯的親戚家裡舉行的一個燒烤晚會 , 並不是什麼朋友攪的燒烤派對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吖 ! 碧雯妳冇叫埋阿舞嚟咩 ? 》 林碧雯的姑姐向我們三個人的範圍內環顧了一下然後問道。[/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有叫過 ~~ 不過佢不嬲都唔出夜街嘅 , 所以冇嚟囉 。 呀 ! 係呀係呀! 姑姐 , 同妳介紹先 , 呢兩個我同學 , 呢個張志達 , 妳應該見過架喇 … 』 林碧雯好像差點忘記了要向她姑姐介紹我們這兩個男孩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Auntie妳好 , 仲記唔記我呀 ? 〕 張志達變回了一本正經的面孔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啊 ~~~ ! 係呀係呀 ! 阿志達吖嘛 , 上次嚟你哋學校開放日你招呼過我嘅 , 認得 ~~~ 認得 ~ ! 你今晚唔好客氣喎 ! 記得幫Auntie食多啲嘢唔好剩喎吓 ! 玩得開心啲 ! 》 看來林碧雯的姑姐對張志達十分有好感 , 很熟落的喋喋不休 , 跟呆站旁邊的我形成了一個強烈對比 , 不禁又令我覺得自己是多出來的一個 , 如過客似的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碧雯 , 姑姐唔係好認得呢個哥哥仔喎 , 介紹下吖 。 》 林碧雯的姑姐終於發現了我的存在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嘻 ~ 妳都未見過佢 , 又點會認得呀 。 妳叫佢阿玄得架喇 。 』 林碧雯也真是頗隨便的便把我介紹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你好呀阿“元”, 你個“元”係咪一蚊兩蚊 , 幾多錢嗰個“元”? 》 林碧雯的姑姐好奇地向我問起來。[/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 ~ 唔係呀Auntie , 我叫周世玄 , 世界個“世”, 玄武門、玄機、玄學嗰個“玄”。多多指教 。 」 我向林碧雯的姑姐微微彎身鞠了一個躬以表禮貌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啊 ~~~ ! 周世玄 , 唔 ! 個名好有意思喎 ! 又易寫 , 真係俾先生罰抄個名一千次都唔洗驚喎 , 哈哈 ~ 》 這 … 也該算得上是一個笑話吧 … 雖然是納悶了一點 , 但也得賞面做些反應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 ~ 咁又係呀 ! 小學嗰時個個先生都係咁講架 ! 所以佢哋根本唔會罰我抄個名咁著數囉 , 哈哈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哈哈 ~ 咁咪嘥晒 ! 唉 ~~~ 哈哈哈哈 ~ 》 似乎真的很好笑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哈哈 ~ 有冇咁好笑呀姑姐 ? 我地去燒嘢食喇 , 唔使招呼我哋喎 , 我哋自己攪掂得架喇 , OK ? 』 林碧雯替這一幕門面戲劃上了句號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OK ! 咁你哋玩得開心啲啦 ! 尤其是係妳呀碧雯 , 今晚唔多唔少都係為妳而設架 ! 玩夜啲唔驚啦 , 聽日又唔使返學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梗係玩夜啲啦 ! 呢度咁熱鬧 ! 我都未試過咁多親戚朋友一齊燒嘢食架喎 ! 嘻 ~ 』 林碧雯很雀躍的回應。 其實我也沒試過參與如此盛大的場面 , 此刻我的心情也跟林碧雯一樣的雀躍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咦 ? 乜今晚個party為妳而設嘅咩 ? 咩咁高興 ? 妳中六合彩呀? 」 我好奇的向林碧雯追問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唔話你聽 , 你口疏 , 嘻 ~ 行啦 , 快啲埋位燒嘢食啦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咪就係 ! 依家我個肚唔係打鼓係打緊樁喇玄哥 ! 食飽先再發揮你啲好奇心啦好冇 ? 〕 又被張志達順勢的加了張咀 ……[/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係嘅係嘅 ! Sorry ! Sorry ! 我錯我錯 。 Let[/font][font=Times New Roman]’[/font][font=新細明體]s go ! 」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們三人走到林碧雯姑姐所指的“年輕人專用”燒烤爐那裡去 , 我一看之下便心感不妙了 , 因為這裡只剩下兩個座位 …… 我還未來得及反應之際 , 張志達已閃身地坐下來佔據了一席位 , 繼而林碧雯亦應她的唐兄弟姊妹招待而入座了 , 剩下我一個呆站在這充滿歡樂氣氛的燒烤爐旁邊 , 呆呆的 … 呆呆的 … 內心只懂想著 : 好了 ~~~ ! 連上天也要讓我清楚知道我的的確確是多出來的一個 , 什麼希望渡過一個浪漫的晚上 … 哈哈 ! 周世玄 , 留待睡夢中尋覓會較好吧 ……[/size][/font]

[[i] 本帖最後由 foontradson 於 2010-4-3 09:59 PM 編輯 [/i]]

foontradson 2010-4-3 10:01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哎吔 ! 唔夠位呀 ! 阿玄冇位呀 ! 』 林碧雯看著我而高呼著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 我無奈得不知說什麼好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喂 ~~ 點算好呀 ? 冇位俾我朋友呀 ! 』 林碧雯向她的唐兄弟姊妹求助 , 他們看見這情況都顯得有點惆悵的四處打量著。[/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咦 ! 喂 ! 嗰邊個爐有個空位喎 ! 呢 ~~ 叫妳朋友過嗰邊燒啦 。 》 其中一個唐姊妹突然發現了一個解決辦法 , 但這個辦法好像對我有點藐視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咁都得 !? 分開坐呀 ? 唔好掛 ! 嗰邊佢一個人都唔識架喎 ! 』 幸好仍得到林碧雯的重視 , 令我立時覺得很滿足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哦 ~~~ 唔緊要啦 ! 冇所謂喎 , 我過嗰邊啦 , 唔識傾到識嘅啫 , 我過去喇 。」 其實我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 , 難道要坐下了的張志達離開讓座給我嗎 ? 這樣對他更不公平 , 更加沒可能要求林碧雯的唐兄弟姊妹任何一位離開讓座給我 , 這裡是他們的地方 , 他們是主人家 , 我又豈能反客為主要他們遷就呢 ! 只好乖乖的聽從主人家的指示 , 前往那陌生的一角吧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來到這陌生的圈子裡 , 我看見這堆人的打扮都較為有品味的 , 全部都大概二十歲至三十歲左右的哥哥姐姐 , 應該是花費得起去裝扮的青年上班族吧 。 我繃硬的向他們點點頭打個招呼 , 可是他們卻反應冷淡 , 有的牽強地給我一個笑容 , 有的根本完全沒理會我 , 沒有一個有興趣提出要知我姓什名誰 , 就連簡單的寒喧一句也沒有 , 令我感到十分孤立 , 十分尷尬 。 我只好強裝若無其事地在燒烤爐旁邊的食物桌上拿過燒烤叉 , 漫無意識的隨便亂叉一些食物 , 再坐到燒烤爐前茫茫然的把食物烤調著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看著這班人說說笑笑的 , 我也很想參與其中 , 免得自己如同一個厚顏的不速之客。 可是 , 他們的話題全都是環繞著非我這年紀能熟悉的上班工作社交世界 , 根本沒有讓我融入發言的空間 。 我能做的 , 就只有不斷重複的把食物插在叉上、烤熟、吃掉 ; 又再插上、烤熟、吃掉 。 還可以做的 , 就是裝出興奮又好奇的樣子東張西望 , 樂在其中似的 。 但其實內心難過得很 , 這邊廂看著這群哥哥姐姐有他們的談天說地 , 那邊廂就看見張志達和林碧雯的一群在興高采烈的 , 而我 , 就只剩下我一個 … 我突然很後悔來了這裡 ……[/size][/font]

foontradson 2010-4-3 10:02 PM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滿懷失落的心情令我很想叫這個晚會盡快結束 , 倒不如讓我早些歸家吧 … 看看手錶 , 原來都已十一時有多了 , 我又再無奈的凝望向林碧雯那邊 , 只見她笑逐顏開 , 看來真的玩得很開心呢 , 哪裡還會記得有我這個閒人存在 … 就正當我呆著的頃刻 , 卻突然聽到好像有把聲音在叫喚著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 ! 哥哥仔 ! 喂喂 ~~~ 哥哥仔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我跟著聲音的方向回過頭來看看 , 發現對座的一位姐姐正在注視著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叫緊你呀 , 個頭 gel 到高飛曲墜嗰個哥哥仔呀 。 》 她向著我笑笑地說 , 而其他人聽到“個頭 gel 到高飛曲墜”這形容字眼時 , 都禁不住大笑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 我 ? 妳叫我 ? 」 我驚訝地指著自己說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係呀 , 叫你呀 , 見你成晚都唔出聲嘅 ? 好悶呀 ? 》 終於 , 有人發現了我的存在。[/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好悶 !? 哈 ~ 唔係喀 … OK喎 ! 」 由於男孩愛逞強的心態 , 令到明明是很寂寞的我不其然地擺出一副瀟灑的態度。[/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OK !? 嗰邊唔夠位 , 俾人踢咗過嚟呢邊孤伶伶喎 ! 見到你個樣都覺得你慘啦哥哥仔 !仲死撐 … 》 實在一針見血的說話 , 不過這些說話令我攪不清楚這個姐姐到底是想關心我還是在嘲諷我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冇吖 ~~~ 我冇撐喎 ! 其實我一邊燒嘢食一邊聽下你哋講你哋工作上啲嘢 , 都幾得意吖! 唔悶喎 ! OK喎 ! 」 怎能輕易地承認自己是被遺棄 , 是無奈的一個呢 ! 我當然要堅持著瀟灑到底呀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OK點解你又會成晚都冇厘心機咁望住碧雯嗰邊嘅呢吓 ? 》 原來這個姐姐一直都有留意著我的 , 真是意外的驚喜呢 ! 可是被她如此步步進逼地盤問著 , 實在令我感到有點苦惱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係咩 ? 有咩 ? 唔係吖 … 唔係喀 …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呢 ~~~ 你睇你 ! 你睇你 ~~~ ! 一講碧雯你就口都窒埋 。 哈 ~ 哈 ! 你到底同碧雯咩關係? 你同佢好熟架 ? 點解佢會帶你嚟嘅 ? 我以前都冇見過你架喎 ! 乜佢咁秘密收得你咁埋嘅 ? 》 不得了 ! 這個姐姐對我作出了連環重擊呢 ! 她的口吻好像已認定了我跟林碧雯是有親密關係的 , 同坐的一眾人也靜了下來欣賞這一段精彩的小插曲 , 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我身上 , 等待著我的回應 , 這下子我猶如遭到十面埋伏似的 , 實在令我方寸失亂 , 不過 , 其實我卻是暗地裡感到無比的喜悅啊 ! 數分鐘前 , 我連一粒細小的微塵也不如 , 一瞬間 , 卻搖身一變成為觸目的男主角 。 而更加教我雀躍的是 , 這班人把我說得彷彿就是林碧雯的秘密情人一樣 , 把我內心的渴望都呼喚了出來 , 令我有點飄飄然得不能說話呢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喂 , 做乜呆咗响度唔出聲呀 ? 我哋全世界停晒等緊你發表喎 ! 你走唔甩架喇 , 哈哈哈 ~~~ 》 看來這個姐姐非要我回應這個尷尬的問題不可 , 就連在旁的一眾人也為她吶喊助威 , 擾攘得使我一時間不懂應對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吓 !? 咩話 ? 」 我唯有送她一個裝聾扮傻的反應 , 稍作回避 , 好讓自己喘息一下。[/size][/font]
[size=3][font=新細明體]
《 廣東話呀 , 咩話 , 仲响度詐傻扮懵添呀馬 ? 快啲從實招來呀你 。 [/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 吓[/font][font=新細明體] , [/font][font=新細明體]哦[/font][font=新細明體] ~~~ [/font][font=新細明體]咩呀 [/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我哋普通朋友之嘛 [/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普通朋友咋 [/font][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font][font=新細明體][/font][/size]
[size=3][font=新細明體]
[/font][font=新細明體]《 啊 ~~~ 普通朋友 ~~~ 明啦 ~~~ 通常話係普通朋友嗰啲呢 , 就即係男朋友嚟架啦 ! 唔使怕醜喎阿男朋友仔! 喂大家話係咪嘞 ? 》[/font][/size]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咪係 ! 〉〉 〈〈 一定係男朋友呀 ! 〉〉 〈〈 認咗佢啦哥哥仔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噢 ~~~ 男朋友仔啊 ~~~~ 〉〉 …… 這班人高調地你一言我一語 , 令我真的擔心這樣被林碧雯聽見了的話 , 不知道她會如何反應 , 可能會很怒氣 , 以後也跟我避而不見 ; 若被林碧雯的那些年長的長輩聽見了的話 , 我相信會更加遭殃了 , 消息必定會傳到林碧雯的父母那裡 , 到時甚至禁止我們來往 。 想到這裡 , 我的情緒便激動起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 喂你哋咪亂講呀 ! 我唔係呀 ! 我同佢冇嘢架 ! 我唔係佢男朋友呀 ! 你哋唔好老屈呀嗱! 」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哎喲 ~~~ 唔使咁惡架呀馬哥哥仔 ? 咩事先依家 ? 乜碧雯好失禮你咩依家? 》 聽到這個姐姐如此一說 , 我才醒覺自己剛才的說話實在過火了 , 太衝動了 … 可是 , 話已說出 , 已經不能收回了 ……[/size][/font]
[font=新細明體][size=3] [/size][/font]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查看完整版本: [ 8-Oct-2018 更新 ] 牽情日記 ~ 有一本日記,它記下了一份遺憾的單戀,得不到的緣份